远远便看见客栈的厨房灯火通明。

这么晚了,是谁和我一样跑到这儿寻酒喝吗?

“轰隆”一声,烨木堇一脚踢开了厨房的大门。

“哎呦!”林楚伊拿着勺子的手一抖,差点将正在煮沸的药水打翻。

“唉,楚伊,怎么会是你?”

林楚伊转身一看,是烨木堇笑得一口白牙对着自己。

看着这罪魁祸首,看得一脸坏笑,毫无反省之心,林楚伊一时气结拿起手中的勺子便向烨木堇扔去。

没想到还正好打到了。

“哎呦,你下手怎么这么狠啊!”烨木堇摸着自己的头,绝对是红肿了,许焕歌真是说得一点没错,林楚伊下手是真的重。

烨木堇突然开始理解许焕歌为何这么惧怕惹林楚伊生气了。

“干什么?你这大晚上不睡觉来这做什么妖?我这幸幸苦苦煮的一锅药水差点被你吓到打翻!”林楚伊叫道。

“哎呦,楚伊你可真凶,你们女子要温柔一点才会招男人喜欢。”

“多管闲事!”林楚伊凶道。

“哦,你居然在煮药啊!”烨木堇伸了伸头,双手背在身后,一脸邪笑地走了过去。

“啧啧啧,能让我们楚伊公主亲手煮药的,会是谁呢?”

“你又在说什么胡话……”林楚伊一记白眼飞过。

“唉,白天不是还和我一起抱怨那庸医无用,这晚上怎么就开始相信他们的话了呢?还亲自动手?”

“人家毕竟救了我的命,我亲手煮药怎么了?”

“那可不够啊,不是有句话说,舍己救人无以为报,就应以身相许……”

“烨木堇!你信不信,你再说一句,我立马撕烂你的嘴!”林楚伊咬牙切齿道。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烨木堇一脸笑意,这凶巴巴的女人还是留给许焕歌慢慢消化吧!

烨木堇走到一边,开始到处翻找美酒。

噼里啪啦,锅碗瓢盆,一阵乱响。

林楚伊听了声响,无奈道:“你到底在找什么?”

“今晚菜齁咸,口干舌燥,想喝点酒解解渴,唉!找到了!”说着,便从橱柜里找出一壶酒水,扒开盖子,便往嘴里倒。

一股甘甜沁入心脾。

“啊,好酒!”烨木堇擦了擦嘴,看着林楚伊忙碌的身影,眼神一转,问道:“对了,有事问你呢。”

林楚伊头也没回,问道:“什么事。”

“你那清泉师兄为人怎么样?”

“很好啊,我和他自小便相识,长大后虽然很少见面,但他一直对我很好。怎么了?”

“哦,没什么,就是看他在你昏迷之时还挺关心你的。”烨木堇嬉笑道。

“你又开始八卦什么?清泉师兄温文尔雅,为人正直,不止对我关心有加,他对所有人都无微不至,为人处事都细致上心,是我师父最喜爱的徒弟,可能日后还会是我们未来的清阁派的门主。”

“哦,原来是这样,可能是我想多了。”烨木堇喃喃道。

“你一天到晚这个脑子想得事情可真是多,就是自己的事到现在八字还没一撇。”林楚伊突然转过身来,挑眉看着烨木堇。

“你,你说什么呢!我能有什么事?”烨木堇一阵语塞。

“哦,你和淼淼怎么样了?我和焕歌遇到了幻境,你们应该也遇到了吧?你们在那幻境里可发生什么了?这么好的机会,啊,可把握住了?”林楚伊朝着烨木堇眨了眨眼睛。

“什么好机会,我听不懂……”烨木堇突然一时尴尬,“唉,对了,说起幻境,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了。”烨木堇突然一脸坏笑。

“什么事?”林楚伊问道。

“咳咳,老实交代,为何你们昏迷之时,脸上突然泛红,我还当你们发烧了呢,说,在梦境里你们干了什么好事?”

林楚伊立即回转身形,轻咳一声道:“这药熬好了,我先走了……”

说着,林楚伊端起药水立即走了出去。

“唉,别急着走啊!问的事情还没回答呢……”烨木堇在后方一脸坏笑地调侃道。

看着林楚伊急匆匆逃走的身影,烨木堇笑着往嘴里又倒了一口酒,擦了擦嘴角未干的酒渍,啊,真爽。

幻境是假,情谊是真,这二人不知要兜兜转转到何时才能真正看清彼此呢?

不过林楚伊说的也没错,自己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还有空为别人的事情操心。

烨木堇不禁摇了摇头,带着酒水,走出了厨房。

夜色当空,烨木堇喝着手中美味的酒水,顿时睡意全无,摇摇晃晃地踏着小步来到了客栈一处庭院中。

“嗖嗖嗖——”满地树叶飞舞,什么人在庭院中舞剑。

烨木堇拿着酒壶,轻轻地走上前去查看。

是柳清泉。

三更半夜不睡觉,居然在庭院中舞剑,有点意思。

只见柳清泉皱起眉头,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对准树枝的叶子,轻轻一挥,树叶漫天飞舞,柳清泉弯腰挺身,拉长剑柄,上前一跃而起,动作十分标准利落。

白天所发生的一切在柳清泉脑中不断闪现。

今晚他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想到无法入睡便前来庭院练剑。而这些事情,都与林楚伊有关。他想到儿时与林楚伊一起上课,一起学武,一起罚跪,那时候林楚伊会眯着眼睛笑着喊自己清泉师兄。儿时便将小小的心思隐藏在心上,想着长大便能开花结果。

但时间果真能改变一切,现在的林楚伊已经不是过去的她了,她长大了,变得有情感有思想,虽然这一切改变不是因为自己,而是碰到了某些人。

柳清泉自嘲似地笑了笑,手中长剑一挥,,他伸开长臂用尽全力向上一跃,万千树叶聚集于剑柄之上,翻身旋转,迅速收起长剑,漫天树叶迎风飘落。

余光忽瞥见远处一处闪光。柳清泉眉头一皱,举起长剑收起一片树叶,对准远处闪光的地方袭去。

“什么人?”

树叶如一记飞刀般袭入,烨木堇迅速翻身躲避。

“啪啪啪——”烨木堇笑着拍着手从黑暗处走来。

“清泉师兄果然好身手!”

“原来是木堇兄弟,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柳清泉笑道。

烨木堇举起手中的酒壶道:“突然想喝酒,便出来寻了,清泉师兄你呢,为何半夜不睡,突然这么有雅兴在此练剑?”

“今夜有些睡不着,便出来走走,看这夜色正好,便顺手练了一下。”柳清泉笑着应道。

“哦,睡不着?清泉师兄是有什么心事郁结于心吗?不妨分享?”烨木堇挑眉道。

“并无心事,晚上有些积食罢了。对了,刚刚实在抱歉,没弄伤你吧?”柳清泉问道。

“没有没有,不过清泉师兄的剑法果然了得,刚刚观赏一番,果然厉害。”

“雕虫小技罢了。”

“清泉师兄真是谦虚,清阁派真是人才辈出,长白师父果然没看错人,清阁派早晚将为你掌控,未来必定一片光明,到时候还得让清泉师兄多多照顾才是。”

烨木堇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清泉眉头微微一皱,看着烨木堇道:“清阁派弟子众多,等级森严,且掌门师父、师叔等一众长辈尚在,我等小小弟子并无任何能耐掌控大权,现在没有,未来也没有,不知木堇兄弟是否对我有所误解,若是清泉无意间多有得罪,还请木堇兄弟海涵,在此清泉向木堇兄弟赔礼了。”说着,柳清泉便双手合十,准备弯腰赔礼。

烨木堇一把降其拦了下来,笑道:“哎呦,没有没有,清泉师兄真是多虑了,我就是这张嘴,唉,随口一说罢了,是您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柳清泉笑着摇了摇头,道:“那天色也不早了,清泉先行回房歇息了,您请自便。”

烨木堇笑着点了点头,柳清泉附身告别后便转身往回走。

没走几步,烨木堇看着柳清泉背影突然喊了一声。

“清泉师兄。”

柳清泉停下了脚步,但并未回头。

“焕歌的身份还请保密。”

柳清泉顿了顿身形,道:“我柳清泉一向不是多嘴之人。”说着,便继续往前走消失在黑暗里。

烨木堇拿起手中的酒壶,往嘴中倒了一口酒,看着前方的黑暗道:“但愿如此。”

这个“同享缘”客栈真的很大,里面除了有庭院供客人休憩,前方还有一个别致的小池塘供客人观赏景色,而这个小池塘正好就在许焕歌客房的前方位置。

今夜良辰美景,既然睡不着,去小池塘喝个小酒,欣赏月色也别有一番滋味。

想着,烨木堇便拿着酒壶摇摇晃晃地往前庭池塘走去。

远远便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坐在池塘岩石上发着呆。

烨木堇一眼便看出是茱淼淼。

这大晚上的,大家都睡不着吗?

不对,茱淼淼好像一直在许焕歌房间照看,怎么这会儿出来了?

不过,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烨木堇暗自发笑。

烨木堇捡起地上一个石子,朝着茱淼淼前方的水池中轻轻抛去,随后便迅速隐藏在后方的假山里。

石子在池塘上划起一圈圈涟漪。

“谁?”茱淼淼着实被吓了一跳,慌忙从池塘岩石上站了起来往后看。

“是谁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