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脚踩实,伸手够下一支点,不要脚下虚踩,发力前要把腰肋顶到岩壁上,体重传到脚上。”

话音刚落,只见许焕歌已踩着岩壁的翘石往上爬。许焕歌平日里最喜欢的运动就是攀岩,曾几次在攀岩比赛中拿到名次,没想到现在竟派上了用场。

“不是吧?要往上爬啊?”木堇诧异道。

“在我看来,浦中位置不一定是洞穴的中心,也有可能是岩壁岔口的中心位置。而岩壁岔口的中心位置即在上面。竟然四周洞穴深不见底,何不尝试往上探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许焕歌笃定道。

只见二人抓着岩翘陡壁鼓起力气往上爬去,好几次木槿一脚踩空差点掉下去,都被许焕歌拉住了。不知爬了多久,越是往上,雾气越是浓郁,岩壁也慢慢变得平坦起来。

“焕歌,你看!这边居然长出了青苔!”烨木堇感觉自己手上触摸到软软的东西,定睛一看,居然是青苔。

“前面一定有出口!”许焕歌感觉希望越来越近。

终于,他们从岩壁里爬了出来。

雾气还是很浓郁,两米之内看不清前方道路。

许焕歌和烨木堇肩并肩往前走,大约走了五十米,雾气渐渐消散,他们慢慢看清了前方的道路。

前方出现了一面墙壁,墙壁上的图案慢慢显现,当场把许焕歌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图案中刻画的那些高楼大厦,那些交通设备,是许焕歌所处的世界才有的!

许焕歌不禁睁大了双眼,他可以确定,之前绝对有人和他一样来到了这里!

“这是什么图案?你见过?”烨木堇看到许焕歌瞪着大大的双眼问道。

还未等到许焕歌回答,只听 “呼”一声,一把长剑落在了二人的脖子上,触感冰凉。

“你们是何人?为何在此?” 一个女子的声音。

“女侠饶命,我们也不知为何会到此处。”烨木堇和许焕歌默默转了身,才看清拿剑指着自己的女人的模样。

是个有着异域风情的美女!唇色嫣红,浓眉大眼,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头上戴有挂着珍珠的长纱,身穿着大红长裙,长裙镶有金片,在微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古人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许焕歌和烨木堇顿时看傻了眼。

“看你们衣衫不整的样子,既知不是好人。”女子上下打量了二人,用力握住了剑柄。

“别别别,女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许焕歌吓得举起了双手。

女子突然睁大了双眼,用力抓住了许焕歌的左手。

“女侠,你知道我手上的图案?”许焕歌疑惑道。

女子没有放手,盯着许焕歌的左手图案看了几秒。

“没错,跟我来!”女子拽着许焕歌往前跑。

“哎,你们去哪儿?等等我!”烨木堇急忙跟去。

红衣女子将许焕歌带到了一个设有机关的内室。只见女子摸着墙壁一处机关,一道石门打开,许焕歌和烨木堇跟着女子走了进去。

许焕歌和烨木槿顿时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他们脚下是一圈又一圈的时间年轮,分为日月两极相伴,刻有各种神秘图案,由图案所折射出的影子像幻灯片一般在空中飘荡。当许焕歌靠近阳极最外面那一圈时,他看到了自己原来生活,那些高楼大厦,那些灯红酒绿。许焕歌不禁又靠近一些,许焕歌看到了自己前几天的生活场景,同事对他说的话语,父母的叮嘱,越来越多的声音络绎不绝,许焕歌突然头剧烈地疼了起来,他双手抱住了自己头部,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但依然于事无补,声音越来越嘈杂。

一只手将许焕歌拉了回来。

“不要靠太近,会被年轮反噬。”女子道。

许焕歌揉了揉发痛的神经,慢慢睁开眼睛,血丝满布。他盯着眼前的红衣女子,问道:“你到底是谁?”

女子默默地与许焕歌对视:“我乃奇门域主之女,林楚伊。”

“你带我来这里,想必知道我不属于这里。敢问女侠,我现在到底是处于什么状态?是生是死?”

林楚伊看着许焕歌,默默道:“你未死未生。”

“未生未死?”

“时间错位,天眼即开,肉魄相离,你的□□依然在你原来的世界,但你的三魂七魄主根来到了这里。”林楚伊幽幽答道。

“你什么意思?”许焕歌惊恐道。

“平行时空,日月相伴,魂魄相附,运转乾坤。这里是月天极,你的三魂七魄主根原属于你原来的日天极世界,但由于时间错位,天眼被迫打开,你的三魂七魄主根来到了这里,这里成为你思维的主世界,而原来世界中的你也会随着你在这里时间停留的长短而消失。”林楚伊指着脚下的时间年轮答道。

“你的意思是由于时间错位,天眼被打开,我的魂魄和我的□□分离了,现在有两个我,分别活在日天极和月天极两个世界,但三魂七魄主根跟着我来到了月天极,而我的身体还留在日天极?”许焕歌睁大眼睛重复道。

“的确如此。”

许焕歌想到自己在原来世界的最后印象是上了班车后坐在位置上昏昏欲睡,而睡着后便没有任何意识可言,按照林楚伊的说法,自己现在的□□依然在日天极中处于昏睡状态!

“等等,你说我会随着在这里停留时间的长短而在日天极中消失,这是什么意思?”

“当需要三魂七魄主根支撑但主根却不能及时归位时,你便会在日天极中永远消失。”林楚伊答道。

许焕歌睁大了双眼。当身体需要三魂七魄主根支撑时就是他在睡梦中醒来之时,那就是班车到公司的时候!而班车到公司一般需要一个半小时,但也不能排除遇到堵车或者早到的可能。而自己在这已经快三天了,是不是自己已经在日天极消失了?!

“你先别着急,按照时间的错位,你的身体应该还在日天极。”林楚伊看出许焕歌的焦急安慰道。

“可能吗?我已经在这边呆了快三天了!”许焕歌哭丧道。

“可能。因时间错位,这里的一天相当于你那个世界的一分钟。”

许焕歌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那这么算来,自己在日天极才睡了三分钟!在月天极里,距离自己醒来至少还有两个多月时间。那等于还有两个月时间可以找到方法回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