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大家认识就好。”长白师父在旁笑道。

“你们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长白师父上下打量着二人问道。

许焕哥伸了伸双臂,并无痛感,道:“之前遭受毒手老太袭击,但现在却并无痛感了。”

“我也并无异感。”林楚伊扭动了一下身子回道。

长白师父点了点头,笑道:“本为幻境,幻境破灭,疼痛自然消失。”

许焕歌上下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灵物,金香玉和月如石还在,但腰间的诸天血魂杖却不见踪影。

“我的诸天血魂杖呢?”许焕歌皱眉道。

茱淼淼和烨木堇相互对视一眼,结结巴巴道:“可能在乌极山中与毒手老太打斗时弄丢了……”

“什么……”

那只能稍后再寻找了……

这时,周边漂浮的女子幻影渐渐消逝,外面雷雨停歇,但天空依然一片黑蒙蒙。

“雨停了,雾散了,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去寻神木道谷吗?但也不知神木道谷到底在何处……”

许焕歌抬眼看了看四周,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一处古老的建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看着外面牌匾上写的是四季汤。”

“四季汤?!”许焕歌和林楚伊立即四目相对。

本想着寻找这个标志性建筑,没想到这竟在眼前。

“大家跟我来,我知道神木道谷在何处!”

许焕歌快速走出到建筑外,仔细一看,虽年代已久,建筑墙面部分倒塌损毁,但大致外形确实和梦中一样,特别是斜挂在外墙上那三个字的牌匾“四季汤”。

没错,这就是四季汤宝塔。

而外面这一大片坑坑洼洼的土地,便是梦中卫风形容用来蓄水的汤池。

“大家跟我来!”

许焕歌带着大家,绕过四季汤宝塔后方,一股阴冷之气弥漫在空气中,这片空地已不似梦中杂草丛生的样子,一脚下去满是泥涝,再抬眼,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那一排排树立在地上的无字墓碑,放眼望去,在一片灰暗寂寥中,显得孤苦伶仃,凄凄惨惨戚戚。

“这……这些是什么?”烨木堇大惊。

“这一排排的……该不会是……坟墓?”茱淼淼颤抖道。

林楚伊抬眼看着许焕歌,许焕歌回过眼眸,朝她点了点头。

这一片凄惨之地埋下的,怕是都是当年四季汤中的花房姑娘!

她们生前半边天堂,死后埋于此处,树立的那一排排无字墓碑,怕是她们所有的归宿。

而就在这一片阴冷灰暗之中,不远处竟耸立着一棵巨大的落地乔木,足有十几米高,树干粗壮呈四周延伸,树姿挺拔强韧,直插云霄。

“那便是道谷树,神木道谷即在其中!”

而就在这道谷树周围,围着一些稍显矮小的树木,看其枝叶形状和色泽,是风滚树无疑!

经过岁月的洗礼,风滚树已由细小枝芽长成参天大树,而这棵道谷树却也比梦境中显得更高更雄壮了。

烨木堇走上前去,疑惑道:“焕歌,你是怎知这道谷树生在这里的?”

“在梦里。”

“嗯?梦里?”烨木堇一脸惊讶。

“梦境似梦,真真假假,一切有因有果,必有渊源。”长白师父捋了捋胡须幽幽道。

许焕歌率先迈开长腿正准备往前走去,却被林楚伊一把拦下,道:“这么冒然往前走,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许焕歌看了一眼这四周一排排坟墓,道:“你们在此等候,我一个人前去取道谷。”

“你一个人?不行,太危险了!”林楚伊反对道。

烨木堇笑着拍了下许焕歌的肩膀道:“老规矩,兄弟我陪你!”

“这样也好,你们二人相伴前去有个照应,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前来应援。”长白师父建议道。

“这……”

烨木堇转身朝着茱淼淼和林楚伊眨眼道:“这次你俩就乖乖听话,安安静静地呆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林楚伊转过脸去冷哼一声。

“我们坐弹珠流云球飞去吧!”

说着,烨木堇便从袖中拿出弹珠流云球,正准备默念咒语,一只手拉住了他。

“等一下,不可乘坐弹珠流云球过去。”柳清泉阻止道。

“为何不可?”

“死者已逝,供奉信仰,最讲究三跪九叩,你们乘坐弹珠流云球站在坟墓上空,相当于脚踏死者之身,最为不敬,此乃触犯大忌,很容易引起死者不满,遭到报复。”

还有这些讲究?许焕歌和烨木堇相视一眼,看向长白师父。

“清泉说的也算有理,此地逝者汇聚,阴气十足,还是小心为好。”长白师父解释道。

“那我们走过去?”

“行中间路径最为妥当,切不可踩踏坟墓。”柳清泉提醒道。

“多谢清泉师兄提醒!”

“木堇,我在前走,你扶着我的肩膀在我身后,我们小心行走。”

“好!”

二人慢慢沿着坟墓中间的一条小道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虽说这片空地不大,但二人心中忐忑,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

放眼望去,这一片竖立的墓碑排的密密麻麻,却排列的前后有序,但据许焕歌观察,都是无字墓碑,每个墓碑上都空空荡荡。

没走一会儿,烨木堇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只见烨木堇站着一动不动地盯着一个墓碑看出了神。

这个墓碑与其他墓碑是有不同,它的正上方拴着一个红绳,看起来还挺别致。

“你身边有酒吗?”烨木堇突然问。

“酒?没有,我说你这时候突然想喝什么酒?”许焕歌无奈道。

“不是我喝……”

“不是你喝?那你要酒干什么?”

只见烨木堇突然朝着身后喊道:“长白师父,借您一壶酒一用!”

“烨木堇,都这时候了,你还喝什么酒?”茱淼淼大叫道。

“有用!”

长白师父一愣,但并未多问,拿起腰间半壶酒向烨木堇抛去。

“就剩这半壶酒水了,接着!”

烨木堇稳稳地接住了,回道:“多谢!”

“烨木堇,你去哪儿?”许焕歌一把抓住了烨木堇的胳膊焦急道。

“有点事,稍等片刻。”

只见烨木堇拿着那半壶酒朝着右边慢慢走去,在那挂有红绳的墓碑前停了下来。

烨木堇盯着这无字墓碑看去,那条红绳他不会认错,就是他在集市上买的那条良锦绳,他亲手戴在小柠的手上。

这个地下埋着的应该就是小柠了。

“小柠……”烨木堇朝着墓碑轻轻唤道。

喝着无味的“酒”,等一不归人,不知最终你有没有等到你心中的良人……

“不管你最后有没有等到,我烨木堇最后在此敬你一杯酒。”

说着,烨木堇打开长白师父的那壶酒水,朝着墓碑地下方撒去。

烨木堇倒下最后一滴酒后,将水壶放至墓碑旁边,深深地最后看了一眼无字墓碑,转身便离去。

当茱淼淼看到烨木堇前方墓碑上的红绳之时,瞬间明白了。

“你这是?”许焕歌看着烨木堇走了回来满脸疑问。

“梦中所遇,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许焕歌心中虽有疑惑,但时间紧迫,并未多问,继续和烨木堇往前走去。

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这一路走来很顺利,并无任何异样。

当终于站在道谷树旁时,这棵落地大树却比远看起来更为高大。

“神木道谷在哪?”

“长在道谷树的中央!那便是!”许焕歌指着树的中央惊喜道。

抬眼望去,只见道谷树五米高的树中央一颗碧绿色的树干鹤立其中,犹如绿草宝石般璀璨夺目,与梦境中一模一样。

“那就是神木道谷啊!”烨木堇眼神中透出异样的光彩。

“怎么样,找到了吗?”茱淼淼在对面大叫道。

“找到了!”许焕歌大声回道。

“给我一把小刀,我上去取下来。”

“一切小心行事,我在下接应。”烨木堇递给许焕歌一把小刀嘱咐道。

许焕歌点点头,抬头仰望树中央的那一抹翠绿,汇集体内元气,轻点脚尖,纵身往上一跳,轻轻落在了神木道谷树旁边的粗壮枝干旁。

许焕歌眼睛死死盯着碧绿色的神木道谷,慢慢伸出手中的小刀。

没够到,还差一点,许焕歌慢慢移动自己的身体,侧着身子往前移了一下,再次伸出右手。

还是够不到,许焕歌又往前移动了一下,伸出双手。

居然还是够不到。神木道谷即在眼前,怎么就够不到?怎么回事?

“等一下,焕歌,你坐着的树干怎么有点不对劲?”烨木堇在下方喊道。

不对劲?许焕歌低头看去。

“怎么感觉往下移动了一些?”烨木堇皱眉道。

“往下移动?啊——”许焕歌还未反应过来,坐着的树干突然往后伸缩,许焕歌整个人从五米高的地方突然落下。

“小心!”

许焕歌立即回转身形,在空中翻滚了一圈,前脚着地,总算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怎么了?”林楚伊在对面大叫道。

“没什么,摔了一下。”许焕歌回道。

再抬眼,只见刚刚伸缩的树干又再次伸展开来,变成原来的样子。

许焕歌与烨木堇睁大双眼相互对视,一脸茫然。

“这道谷树的树干会动?”

二人盯着这“会移动”的树干慢慢往后走去。

“这是……”许焕歌愣住了,睁大了双眼,心中不由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