烨木堇看着茱淼淼委屈的小表情,解释道:“长白师父,真的不能怪淼淼和楚伊她们,您是不知道我们碰到了鬼打墙,那个毒手老太很是厉害,把我们都给迷惑住了!”

说着,烨木堇掀开许焕歌的胳膊,道:“长白师父,您看焕歌身上那一潭血迹,就是毒手老太伤得,不管她们二人有没有进来,我们都是很难全身而退的,实在是这个乌极山太邪门了!”

长白师父微微一笑,拍了拍茱淼淼的肩膀笑道:“好了好了,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也知道这乌极山很是阴邪,里面幻境重重,也是我没有思虑周全。”

茱淼淼含着泪点了点头,忽脑中飘过一个人的名字,急切问道:“那您说的您的徒弟清泉还会来帮我们吗?”

“我早已在进入乌极山时放出信号,他很快便会赶到。”

“清泉是林楚伊的师兄吗?”烨木堇八卦的问道。

“是啊,柳清泉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他秉性纯良,天资聪颖,对草木很有研究,此番必定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那他和林楚伊是师兄妹?”

“是的,他和楚伊二人小时候便已相识,儿时还经常一同习武练剑,现在长大了反而见面机会少了,话说二人也是许久未见了。”

“哦,这样啊!”烨木堇挑眉笑着点了点头。

烨木堇看着许焕歌的背脊,微微一笑。这清泉师兄一来,似乎好戏就要上演咯。

茱淼淼觉得很是奇怪,眼睛一直盯着前方,揉了揉眼睛疑惑道:“长白师父,是我眼睛不好吗?我怎么看外面的树木是弯弯曲曲的样子?”

“我给这周围化了一层结界,这样冤魂便看不见我们了。”说着,长白师父用手碰了一下周边,一个半圆形的纯色透明的防护罩围在四周。

“哦,原来如此啊。”

这时,许焕歌和林楚伊二人突然同时翻了一个身,二人脸上突然变得红润起来。

烨木堇和茱淼淼相互对视了一眼,这是什么情况?这俩人不会发烧了吧?

茱淼淼连忙用手摸了一下许焕歌和林楚伊的额头和面颊,额温是正常的,但面颊却发着烫,手臂温度也是正常的。

好像不像是发烧。

这嘴角为何还挂着一丝微笑?在梦境中是遇上什么高兴的事了?

茱淼淼奇怪地看着烨木堇,烨木堇憋了憋嘴,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长白师父喝了一口酒,捋着胡子发出一阵笑声。

“长白师父您笑什么?这二人怎么回事,面颊怎的突然如此烫呢?”茱淼淼疑惑地问道。

“都说这幻境重重,真假难寻。哪知道这二人在幻境里经历了什么,惹得面颊如此红润呢?你俩应该是有经验啊,想想你们在这幻境里经历过什么呢?”长白师父捋着胡须挑眉笑道。

“我们……”

茱淼淼顿时结巴。忽想起那个漫天繁星的晚上,烨木堇凑近的脸颊,放大的眼眸,呼吸的热气,轻声的低喃,以及自己加倍的心跳。

茱淼淼转眼看到烨木槿正静静地看着自己,顿时尴尬得低下眼眸,脸色微微发红。

烨木堇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

这时一阵风吹过,一个人影出现在天际。

“那是……”

一袭白衫,身形欣长,长衫袖口镶嵌着绿色流云纹路滚边,腰间束着一条翠绿色锦带,银冠束发,一双乌黑漆亮的眸子,两顶柳叶细长的眉尖,嘴角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人如其名,清泉,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清泉雅致之感,令人温暖舒适。

“清泉师兄?”

清泉师兄如期而至。

“师父,我来晚了!”一阵温润的男声。

只见清泉师兄左手将宝剑放于背脊之上,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对准长白师父所化结界化了一个符咒,结界出现一个裂口,清泉师兄纵身飞了进去。

“清泉,你来了!”长白师父笑道。

“师父,在接到您的灵符传书后,我立即赶来,途中斩杀了一些女魂魄,所以来晚了。”柳清泉解释道。

“你就是清泉师兄?”茱淼淼突然眼睛放出了光芒。

果然是风度翩翩、仪表堂堂的美男子。

柳清泉笑着点了点头,道:“请问你们二位是?”

“我叫茱淼淼。”

“烨木堇。”烨木堇斜眼看着这柳清泉,温文尔雅,说话温润细雨,但第一印象不知为何心中无法产生好感,尤其是看到茱淼淼眼中的光芒,心中越觉得很是刺眼。

于是,一把拉着茱淼淼的胳膊,吃味道:“啧啧啧,怎么,现在忘了你的焕歌哥了?”

“哦,对了,焕歌哥。”茱淼淼立即回头查看躺在地上的二人。

只见二人脸色红润,依然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柳清泉往后抬眼一看,林楚伊静静地躺在地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楚伊师妹!你怎么了?你醒醒,快醒醒!”柳清泉立即跑上前去查看,摇了摇她的身体,依然毫无反应。忽瞥见躺在其身旁的许焕歌,上下打量皱眉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这是许焕歌。他们二人中了乌极山中女魂魄的幻术,现还一直沉陷在自己的梦境之中。”长白师父解释道。

“对了,清泉师兄,你也从乌极山上赶来,为何没有中女魂魄的幻术?”茱淼淼疑惑道,随后转眼看着长白师父,“还有长白师父也是,为何你们二人都未中幻术?”

“哈哈哈——”长白师父笑着捋了捋下巴的胡子,看着柳清泉道:“让你带着的东西带了吗?”

“回师父,都带来了。”说着,柳清泉便从身上拿出一个方形小盒子。

“你们打开看看。”

烨木堇和茱淼淼相视一眼,缓缓打开了这个方形小盒子,一股奇特的刺鼻味道散出,但就一瞬间的味道,再用力吸入,就没有任何味道了。

二人定睛一看,是几片圆形的绿叶在盒子里。

茱淼淼从盒子里拿出一片绿叶,放在鼻子上用力闻了闻,疑惑道:“这是什么叶子,刚刚还有味道,怎么现在就闻不出了?”

柳清泉笑道:“这是滤镜草,第一次闻到这种草的人,会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之后便闻不到了。”

“哦,原来如此,那这个滤镜草有何之用?”茱淼淼问道。

柳清泉笑道:“师父灵符传书,命我将此草一齐携带至乌极山。滤镜草又名隐息草,而我之所以没有被女魂魄的幻术所迷惑,是因为将滤镜草放在身上可做掩盖人类气味之用,这样女魂魄便无法嗅到我的气息,便无法靠近我了。至于长白师父——”说着柳清泉抬眼看向长白师父道:“长白师父掌门金丹护体,任何孤魂野鬼都无法靠近。”

“好厉害啊!”

“在登山之前,我既已感知此山阴气盛重,孤魂散布,思及清泉近日种植的滤镜草,正值适用,便灵符传书给了清泉,让其速速赶来。”

“大家先将滤镜草佩戴在身上吧!”

只见柳清泉拿了一片叶子正准备放在林楚伊身上,烨木堇迅速从其手中将绿叶抽了出来,递给了茱淼淼,嬉笑道:“男女有别,还是让淼淼来吧。”

说着,便眼神示意了一下茱淼淼。

茱淼淼无奈地白了烨木堇一眼,抽身将滤镜草放入林楚伊怀中。

柳清泉笑着点了点头,从盒子里又拿出一片滤镜草正准备放在许焕哥身上,哪知烨木堇又从柳清泉手中将滤镜草夺下,嬉笑道:“焕哥兄弟身上有伤,还是我来吧!”

茱淼淼一胳膊肘顶了一下烨木堇,轻声道:“你别老是针对人家清泉师兄。”

烨木堇轻轻推了一下茱淼淼,轻声道:“别闹。”

到底谁在闹?茱淼淼无奈。

“轰隆——”天边一道惊雷闪过。

突然天色异变,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一般,黑压压地漫布在天边,耳边时不时传来几声震耳欲聋的雷声。

“天变了……”

“要下大雨了……”

茱淼淼看着依然沉睡的两人,抬头看着长白师父,道:“得找一处能躲雨的地方才行,不然都会淋湿……”

“师父,我途中在乌极山里路过一处古老建筑,虽年代已长,有部分地方被腐蚀,但尚可进入作躲雨之用。”柳清泉建议道。

长白师父抬头看了看黑蒙蒙的天空,点了点头道:“我们速速前去吧!”

说着,烨木堇和茱淼淼二人一把扶起沉睡中的许焕哥和林楚伊,柳清泉立即上前帮忙,这回烨木堇倒是没有拒绝。

“那就麻烦清泉师兄了。”烨木堇朝着柳清泉嬉笑道。

“应该的。”

只见长白师父右手一挥,口中默念:“呼飞呼语,开——”

琉仙毯迅速展开,三人将许焕哥和林楚伊小心扶了上去,柳清泉指引着方向,六人朝着古老建筑的方向飞了过去。

“就在那里!”柳清泉指着前方一处巨大的建筑遗骸。

放眼望去,正如柳清泉所述,此建筑占地面积极大,中间有一处巨大的凹陷,聚集着多年雨水的污浊,四周围墙已在多年的风雨中被腐蚀殆尽,多处已坑坑洼洼甚至断裂倒毁。

不过在此片建筑凹陷上方建有一处像是寺庙般的小型建筑,屋顶上的顶针尖锐突出,直插云霄。

“轰隆——”一声惊雷,啪啦啪啦大片的雨滴落下。

“我们就在那里躲雨吧!”柳清泉指着前方寺庙般的小建筑道。

琉仙毯快速朝着寺庙飞去。

“大家快进来!”

“呼——这场雨真是下得又大又急。”茱淼淼拍了拍身上的雨水,连忙给许焕哥和林楚伊擦了擦身。

烨木堇站起身来,四周环视着这个寺庙建筑,虽从建筑外观上看来是寺庙的模样,但从内部形态看来却无半点寺庙的特点,首先内部并无任何佛像,而是竖立着一个个挂着网纱的柱子。因为时间久远,悬挂的网纱已破损,布满了厚厚的灰尘,一阵风吹来,网纱随风飘动,一股浓浓的的霉味散布在空气中,那味道令人作呕。

再抬眼往上看去,一副巨大的壁画笼罩在上方,虽部分壁画内容已被风化,但仍可以看出这是一副美人出浴图。一众美女,形神各异,戏水游戏,千姿百态,犹如珠缨旋转星宿摇,花蔓抖擞龙蛇动。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烨木堇皱眉问道。

忽瞥见柳清泉一人现在寺庙外面,仰着头颅,皱着双眉,似乎在看什么东西。

“清泉师兄在看什么呢?”烨木堇问道,说着也跟着走了出去。

“你看。”柳清泉指着寺庙外沿上方斜倒着的牌匾。

烨木堇微微歪着头,斜眼看去,口中喃喃道:“四季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