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雾气越来越浓了……”茱淼淼颤抖道。

“天也黑了……”

“我们迷路了,那现在放长白师父的信号弹吗?”烨木堇问道。

“我记得我们刚刚是绕着这个树的左边前行的,这次再向右边走走试试,如果又绕回来了再放吧!”许焕歌看着右边的路道。

“好,大家抓紧了,千万不要走散了。”

大家纷纷拿出可以照明的器具,照着前方的道路。

走着走着,突然,一个声音在林楚伊耳边拂过,林楚伊心脏一跳,虽然声音很小,但林楚伊听得很清楚。

“你来了……”一个轻飘飘的女声。

林楚伊迅速回转身形,脚下顿时没踩稳,牵住前方许焕歌衣袖的手松开了,整个人向前一栽。

一双强有力的手迅速扶住了林楚伊的肩膀,再抬眼,是许焕歌一双清澈眸子。

“你没事吧?”许焕歌关心道。

“没,没事。”林楚伊脸色一红迅速垂下眼眸,内心一暖。

“小心些。”

这时,茱淼淼颤颤巍巍的问道:“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你说什么呢?”烨木堇问道。

“就……就是刚刚有一个声音……”茱淼淼睁大眼睛道。

“没有啊,你出现幻听了吧。”

“我也没有听到。”许焕歌摇了摇头。

“我听到了,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林楚伊皱眉道。

“这么说,只有你和茱淼淼听到了?”许焕歌若有所思道。

茱淼淼突然眼孔放大,指着许焕歌的肩膀,颤抖道:“焕歌哥!你,你肩膀上是什么!像是一双手!”

许焕歌心头一颤,背脊顿时冷汗直冒。

林楚伊抬头定睛一看,用手在许焕歌的肩膀上拂去。

“是一片树叶而已。”

“淼淼,你可别疑神疑鬼的了。”烨木堇摇了摇头,拍了拍茱淼淼的肩膀。

“可是我刚刚看得真的很像啊……”

茱淼淼盯着地上的树叶看了好一会儿,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就是觉得这里好诡异……”

的确,这里雾气弥漫,阴气甚重,一米之间都飘散着各种阴霾,若不是手上触摸着真实的感觉,真的很难分辨真假。

“好了,大家还是不要过多臆想了,安全起见,我们手拉着前一个人的手前进吧。”

说着许焕歌紧紧拉着林楚伊的右手往前走。

在穿过一小片树林后,大家走进一片草地之间,此刻四周灰蒙蒙的,一片寂静。

茱淼淼突然停了下来,轻声道:“咦,好奇怪啊!”

“你又怎么了?”

“你们看地上的这些花,怎么全是黑色的?我还从未见过黑色的花朵。”

许焕歌拿起熏珠,顺着茱淼淼手指着的方向照去,没错,真的是黑色的,而且是纯正的黑色。

许焕歌顿时皱起了眉头,心道不好。

“怎么了?”林楚伊问道。

“黑色能吸收太阳光中的所有光能,在相同条件下吸收的热量也是最多的,花瓣组织脆弱,最容易受高温伤害,所以在平日里我们看到的花都不可能是纯黑色的。除非……”

“除非什么?”茱淼淼睁大双眼问道。

“除非这里不曾有过太阳……”许焕歌默默答道。

“不曾有过太阳?什么意思?”

许焕歌看着四周的景象,默默道:“我们还是进入幻境了。”

“什么?”

大家顿时慌张了,看着周围的景象顿时不知所措。

“现在该怎么办?我想回去……”茱淼淼颤声道。

“还是先别往前走了,就在这里放长白师父的信号弹吧!”

说着,许焕歌拿起袖中的信号弹,往上一抛,却并无任何反应。

“什么情况?信号弹在幻境里没反应?”林楚伊睁大双眼问道。

许焕歌看着天空中的浓雾,皱眉道:“可能是的……”

“没反应?那该如何是好?”茱淼淼颤声道。

烨木堇看着茱淼淼担心受怕的样子,调侃道:“早就说了这乌极山里危险四伏,我和许焕歌先来探路你们好好在外接应,偏不听,现在知道怕了?”

茱淼淼含着泪白了烨木堇两眼道:“要你管!”

林楚伊用胳膊顶了一下烨木堇,斜眼道:“你这张嘴,是要进猪笼才罢休?”

“嗯?”烨木堇笑着摇摇头,突然伸手握住茱淼淼的手,拍了拍胸脯认真道:“没事,淼淼,哥保护你!”

茱淼淼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烨木堇道:“你保护我?”

“嗯,没错。”烨木堇难得认真地看着茱淼淼。

“就你?保护我?”茱淼淼指着烨木堇的鼻子问道。

“没错。”

“完了完了完了,呜呜呜——天呐,没得指望了!”说着,茱淼淼还真哭了。

“唉,我说你……”

“好了好了,现在是闹的时候吗?”许焕歌白了一眼烨木堇,他看着四周的景象,道:“大家记住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幻象,不要乱碰周边的东西,不要相信周边的看到的东西。”

大家点了点头。

忽然前方薄雾慢慢散开,出现一抹白影,若影若现,看不清楚。耳边传来一阵女子的哼吟,异常诡异。

“我的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烨木堇一抖擞。

茱淼淼迅速拉着许焕歌的衣袖,颤抖道:“这是真人还是幻像啊!都说这里是老域主情人的葬身之地,这不会就是冤魂吧?”

“别乱想了!是不是冤魂一问便知。”许焕歌皱眉道。

“不会吧,你这是要过去问?”林楚伊惊讶道。

许焕歌看着不远处越来越清晰的白色背影,道:“我许焕歌做事向来坦坦荡荡,从不信什么鬼神之说,我倒是要问问看。”

说着,许焕歌慢慢往前走了几步,那道白色背影又消失不见了。

“不见了……”许焕歌喃喃道。

“焕歌,你走错了!在你右边!”烨木堇大喊道。

右边?突然鼻尖有一股香气直冲大脑,许焕歌捏着鼻子向右看去,

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长发女子背对着坐在地上,手里拎着一个竹篮,里面放着黑色的花朵,看着像是在采花,嘴上断断续续地哼吟着歌曲。

许焕歌嘴上虽说着不怕,但真正面对眼前场景时,心脏似乎要跳到嗓子眼上。只见他深深呼了一口气,对着那个白色身影,轻声问道:“这位姑娘,我们想寻神木道谷,你知道在哪里吗?”

耳边的哼吟声突然停止,许焕歌呼吸一顿,大气不敢出。

只见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慢慢转过声来,许焕歌早已做好面对一副骷髅头的准备,他紧紧握住手中的长剑,额上的冷汗直冒。

还好,有血有肉,是一个满脸皱纹、嘴唇干枯发紫的老太太。

但许焕歌明白,眼前这一切都是幻像,眼前这个老太太怕不是人。

许焕歌又问道:“这位老太太……”

老太太眼神缓缓看着许焕歌的后方,瞳孔突然放大,顿时举起血筋满布的右手,其右手指甲凸起10厘米长,满布褐色疮痍,只见其长臂一挥,将许焕歌扇到一旁,对准许焕歌后方飞去。

“不好,大家快躲开!”许焕歌朝着后方大叫道。

只见毒手老太纵身一跃,对准林楚伊的方向飞去。

林楚伊整个人似乎都吓傻了,整个人站在原地不动弹,全然忘记了反抗。

“楚伊,小心!”

许焕歌屏息聚力,从后方迅速跳起,腰间诸天血魂杖如霹雳般伸长至2米,其尖端刀口如飞镖般朝着毒手老太的方向迅速射出。

毒手老太翻身躲避,回身翻转,尖端刀口方向偏斜,朝着林楚伊的方向射入。

许焕歌大惊,用尽全身气力摄入诸天血魂杖末端,由末端气力顺着拉出的银色丝线传至尖端刀口,许焕歌迅速抬起右臂,将诸天血魂杖的刀口移到林楚伊右边树木之上。

“轰——”一声巨响,右边树木瞬间被诸天血魂杖的尖端刀口横直贯穿,由上至下轰然倒塌。

林楚伊被一股气力推到在地,整个人如木头般僵直。

但此刻毒手老太并不想放过林楚伊。只见其微微一笑,毒手向前一挥,朝着倒在地上的林楚伊袭去。

“楚伊,快起来!”许焕歌大叫道。

“不是我不想起来啊,我全身无法动弹!”林楚伊躺在地上大声回道。

眼看毒手老太的毒手即将打入林楚伊漂亮的脸颊,“嗖”一声,烨木堇长剑一挥,瞬间挡住了老太太的攻击。

毒手老太迅速回转,跳到了周边的一棵树上消失不见了。

许焕歌迅速将摔倒在地的林楚伊扶起,只见她根本无法坐起,整个身子坚硬无比,全然无法动弹,只能平躺在地上。

“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那毒手老太一回头,我全身就突然僵住无法动弹了。”

“我也是,我就看了一眼她的蓝色眼睛,整个身子就不能动了。”此刻站在一边的茱淼淼觉道。

“你也不能动了?”烨木堇皱着眉头,用手摇了摇茱淼淼的身体,抓了抓她的肩部,果真如岩石般坚硬。

“我难道还骗你不成?”茱淼淼一记白眼飞过。

“我们这是怎么了?”

“我们这是碰上什么冤魂了?”

“我们怕是碰上鬼打墙了……”

“鬼打墙?!”茱淼淼惊叫道。

“而且还专挑你们女子……”

“哗哗哗”忽然树林里一阵声响。

许焕歌轻轻放下林楚伊,烨木堇则默默站在茱淼淼的身边。

二人紧紧盯着树上的声响。

只听忽而左边一阵声响,忽而右边又传来一阵声响。

“她这是在和我们玩捉迷藏吗?”

突然后方一阵凌烈的寒风,许焕歌抬眼一看,毒手老太从后方攻击,且目标明确,是林楚伊和茱淼淼。

许焕歌对准毒手老太的胸膛立即甩出诸天血魂杖,“啪”一声前段刀口迅速钻入其满目疮痍的掌心,拉出的银丝一团团缠绕住了其右臂。

“打中了!”

许焕歌拉起血魂杖,迅速回转身形,扬起右臂,将毒手老太重重地甩在了周边的树木上。

只见毒手老太快速从地上爬起,立即拔出掌心血魂杖的刀刃,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许焕歌伸手收起诸天血魂杖银丝刀刃,仔细一看,竟没有一丝血迹。

许焕歌眉头紧锁。看来这的确是幻境,但为何如此真实?

忽然前方树林一阵异动,毒手老太又朝着站着的茱淼淼袭来。

“啊!她又过来了!”茱淼淼大叫道。

“别怕。”烨木堇皱着眉一把将茱淼淼挡在了身后。

茱淼淼斜眼看着烨木堇认真的模样,竟有点诧异。

许焕歌此刻站在林楚伊身旁,举起诸天血魂杖,对准毒手老太的胸膛甩出血魂杖前段尖口。

可刚瞄准上,毒手老太又不见了。

“她这是在耍我们吗?”烨木堇挑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