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楚伊和烨木堇起身拿出弹珠流云球,准备立即启程。

长白师父将古书还给了小桑和小鱼,并嘱咐其好好收藏。

小桑和小鱼眼神中流露出众多不舍,虽早知大家相貌不凡,必定不是常人,但真当分离之时却是万分不舍。小桑哭丧着脸拉着许焕歌到旁边,担心道:“此趟凶险万分,你们真的要去吗?想清楚了吗?”

许焕歌点点头,笑道:“这一路谢谢你们了,你们赶快回去吧,师父该担心你们了。”

“能不能带上我一起同行?”小桑看着许焕歌突然说道,这时身旁的小鱼用手拉了拉小桑的衣角。

这一举动被许焕歌看在眼里,只见他笑着用手摸了摸小桑的头发,看着小桑和小鱼轻声道:“前途凶险,谁都不想冒险,除非万不得已。你们有家人守候,快些回去吧!”

小桑眼里顿时起了水雾,道:“焕歌哥,认识你真好,你们……一定要安全回来……”

“焕歌哥,这个丹药你们拿着,有清热解毒的疗效,希望对你们此行有帮助。”小鱼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许焕歌。

“谢谢小鱼!”许焕歌笑道。

这时,大家已准备好了弹珠流云球,烨木堇在后方催促道:“焕歌,快些,要走了!”

“知道了,马上来!”许焕歌答道,他转身朝着小鱼和小桑招手道:“我们走了,再见!”

“等等,焕歌哥,我们以后还会再见吗?”小桑含着泪问道。

小桑的提问突然让许焕歌愣了一下,虽是短暂的相遇,但人却有情。分离这件事他从未真正考虑过。莫名来到了月天极,和日天极的家人已离开这么久了,归家之心越来越强烈,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但回去的时刻又会与月极天的朋友再次分离。许焕歌一直是比较重情之人,看着含泪的小桑,他却是不忍心告诉她真相。

人生这么长,有千千万万的人相遇,就有千千万万的过客。

不要太坚决吧,留点余地也好。

“会的,再见。”

“再见,焕歌哥!”

许焕歌朝她们笑着招了招手,转身走了。

待他跑到烨木堇身边之时发现原地已只剩下他一人。

“其他人呢?”

烨木堇双手叉腰讪笑道:“先走了啊!”烨木堇想到林楚伊来不及驾驭弹珠流云球飞走了,定是看不得许焕歌和别的姑娘你侬我侬的样子,此刻是时候试探一下许焕歌了。

“我说你怎么和这两个小姑娘告个别花这么长时间啊,聊什么呢?”

“没什么,就告个别,有点不舍。”

“不舍?你不会是看上里面谁了吧?”烨木堇试探道。

“一边去,她们就像是我妹妹一样,你想什么呢?”许焕歌白了烨木堇一眼。这两个人的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在日天极里都属于未成年,谁会对未成年人有那种想法,那可是犯罪!

烨木堇听了心想,没看上也是好事,八卦地问道:“都不喜欢啊?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在问我这个问题?我在这里是不会喜欢任何女子的,我早晚是要回日天极的,你啊,收收你的八卦之心吧。”

“还有人问你?谁呀?”烨木堇眨眼问道。

“都说了收收你的八卦之心了,你还在问,咱们还是快走吧!”

也难怪许焕歌荤素不沾,六根清净。对于早晚要走之人,最怕留下的就是感情,许焕歌这样做也是没错,烨木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你愣在这里干嘛呢?还不赶快启程?”许焕歌催促道。

“得嘞,我们走吧!”

待二人快到乌极山时,长白师父等三人已停在山脚下瞻望。

当近距离观察乌极山,发现此山并非想象中的那么高大,其实就是一座几十米高的小山。

“长白师父,您在这里看什么呢?”许焕歌跳下云球问道。

长白师父指着一座刻有“乌极山”三个大字的石头,道:“你们看看这反面写着什么?”

许焕歌转到石头后方,读道:“诓骗当诛,常情封喉。”

大家面面相觑。

“这怨气还真的挺重啊!”许焕歌呵呵一笑。

的确像是怨妇的口吻,而且还是心狠手辣的那种。

“那现在我们进去吗?”茱淼淼问道。

此刻太阳当空,但乌极山中的阴雾却不受任何影响,一点都无消散的痕迹,看起来阴沉浓郁,从外向内看去,里面树木葱葱郁郁,若有若无,看得不太清楚,尤其风一吹,山里隐隐约约传来一些诡异的声响,让人不寒而栗。

烨木堇抬头看着这被阴雾缭绕的乌极山,右手手指点了点,似乎在算天象,皱眉道:“小桑和小鱼说得没错,此处果真阴阳失和,邪气充盈,若是强行进入怕是会跌入幻境之中,生死莫测。”

“你还会看天象?”茱淼淼挑眉道。

烨木堇笑道:“嘿,那是,我会的东西可多了。”

“那怎么办?可神木道谷就在里面啊,我们还要不要进去?”

“要不大家先留在这里,我一人先进入寻找。”许焕歌建议道。

“不行,你一个人进去太危险了。”长白师父反对道。

“没事儿,我现在可不是以前的我了,你们在这等我就行,我去看看情形再回来。”许焕歌笑道,说着,就准备进去。

林楚伊一把拉住了许焕歌的胳膊,看着许焕歌的眼睛道:“你那三脚猫功夫能降得住谁呢?”

“是啊,这也太危险了。”茱淼淼拉住许焕歌另一只胳膊。

这话从两个姑娘口里出来怎么就顿时变了味了呢?

许焕歌憋了憋嘴。

“哎哟,都别说了,我陪你们焕歌哥去,你们放心好了。”烨木堇一把拉下了茱淼淼的胳膊,道:“去去去,一边儿等着去。”

“你!”茱淼淼气结。

“师父,您觉得会不会有危险?”林楚伊问道。

“哈哈哈——”长白师父捋着胡子,笑道:“ 俩小子一同随行先探个究竟,天黑前赶回来即可,我们在此等候,若有意外发这个信号弹即可。”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两个信号弹分别递给许焕歌和烨木堇。

许焕歌和烨木堇点了点头。

“还有,切记一定要在天黑前刚回来,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相信眼睛所看之物,可能都是幻觉。”

“记住了。”

二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薄雾里。

“别看了,人都走了。”长白师父捋着胡子,慢慢走向正在张望的林楚伊。

“我哪看了……”

“还嘴硬,我看你对这小子似是很在意,我前几日问了他几句……”长白师父话还没说完,只见林楚伊突然转头,急道:“您问他了?您问他什么了?”

长白师父茫然道:“问他是否婚配,问他是否有喜欢的女子……”

“哎呦!师父您真是……”林楚伊顿时一阵烦躁,加之刚刚烨木堇所述,现在和许焕歌单独进入乌极山中,怕是又要对着许焕歌问上一遍,许焕歌肯定会有所察觉,别真以为自己喜欢他……

这时,林间似有声响,林楚伊急道:“师父,我去去就来。”说着整个人冲进了乌极山中,长白师父拉都拉不住。

“唉,你别……”长白师父大惊道。

茱淼淼看着林楚伊冲进乌极山,自己也连忙跟着冲了进去。

“楚伊姐,等等我!”

“哎哟,你们……还真是……还真是用情至深……”长白师父无奈摇头。

顿时,只剩下长白师父一人站在山外,只见长白师父轻叹一口气,从腰间拿出了一个纸片,对着纸片轻轻用手写了几句,随后纸片便消失不见了。

当真正踏入山间之时,一股寒气侵入鼻尖,许焕歌顿时打了一个喷嚏。

“你没事吧?”

“没事,你可有看到道谷或者风滚树了吗?”许焕歌问道。

“哎,没有,我这一路盯着这些树木看,眼睛一刻没闲着。”烨木堇说着用手拍了拍身旁的这些树木,“我猜这附近可能没有,怕是要走到深山里去寻了。”烨木堇答道。

“是的……”

许焕歌抬头看了看天空,此刻天空灰蒙蒙的,看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现在几时了?”许焕歌问道。

“应该太阳快下山了吧?”

身边浓雾越来越厚,前方树木已看不清,突然,前方传来一阵诡异的声响,浓雾中有一些人影若影若现。

“要不我们先换个方向?”烨木堇看着前方浓雾,一把抓住许焕歌的胳膊轻声问道。

“我觉得你说得很对。”许焕歌迅速拉着烨木堇转身就跑。

“嗖嗖——”背后突然袭来两片飞叶,如闪电般袭入。

许焕歌和烨木堇两人迅速分开躲闪。

“什么人在这里?”

“是人是鬼的都给我出来!”烨木堇对着浓雾大叫道。

“烨木堇?”

一阵熟悉的声音。

“焕歌哥!”

“是我们!”

浓雾中的缓缓走出两个人,面孔渐渐清晰,原来是茱淼淼和林楚伊。

许焕歌和烨木堇深呼一口气,立刻放下身后的武器。

“你们怎么来了?长白师父呢?”许焕歌皱眉道。

“我们不放心,就跟进来了,长白师父还在外面。”林楚伊喘着粗气道。

真是胡来,不是说好太阳下山前就回去,怎么就跟着来了。但看着二人气喘吁吁的样子,许焕歌还是深呼吸一口气,无奈道:“看这雾气越来越浓郁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可是我们才进来啊,不寻道谷了吗?”茱淼淼问道。

“天色已暗,安全为先,这里面着实诡异,我们这样冒然再走进去会很危险,既已知道里面的样子,还是先回去和长白师父商量对策再说吧。”

“大家一定要紧紧抓住前方人的衣角。我打头,烨木堇你在最后。”

说着,许焕歌自然地拉着林楚伊的手放在自己腰间。

林楚伊低头看了看,脸色微微泛红,并未多言。

大家开始慢慢往回走。

往前走了一会儿,林楚伊突然凑到许焕歌耳边,脸色略显尴尬地轻声问道:“咳咳,那什么,你刚刚和烨木堇一起,他有没有问你什么奇怪的问题?”

许焕歌回头奇怪的看着林楚伊疑惑道:“奇怪的问题?没有啊!”

“没有?”

林楚伊回头疑惑地看了一眼烨木堇,烨木堇朝着她微微一笑,林楚伊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去。

“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

许焕歌挑了挑眉,并未多问,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只听烨木堇停下了脚步皱眉道:“不对劲啊!”

“怎么了?”茱淼淼睁大眼睛愣愣地问道。

许焕歌看着周边树木上熟悉的印记,淡定道:“我们还是迷路了。”

“这是我们刚刚做的标记,看来我们又绕回来了。

“可是我记得我们就从这里走过来的啊。”茱淼淼疑惑道。

“还记得长白师父说什么了吗?”

“不要相信眼睛所看之物,可能都是幻觉……那我们做的标记都是假的?”

“我们可能一直在边缘打转,根本没有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