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药堂老板告辞后,小鱼和小桑二人便笑着一蹦一跳地带着大家前往山间寻道谷藤。

一路上,小鱼和小桑似乎对许焕歌充满了兴趣,一左一右围在在他身旁,你一言我一语的问个不停。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小桑问道。

“我叫许焕歌。”

“你看起来不像是鲲山之人啊。”小鱼问道。

“是,是啊……”

“你们为什么想要寻找道谷藤?”小桑问道。

“就涨涨见识罢了……”

虽然被问得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但许焕歌都会温柔地笑着应着。

“唉,我说你俩问的怎么没完没了了,还不快点赶路,你看这天都要黑了。”茱淼淼也跟着凑热闹,催促着二人快些带路。

“哈哈,年轻人可真有活力。”身后的长白师父笑着摸着胡子走在后方。

烨木堇和林楚伊跟在最后面,烨木堇看着林楚伊憋嘴的表情,又看着前方的热闹,笑着对林楚伊调侃道:“哎我说,你们女子是不是都喜欢小白脸啊?哪天我也把脸抹白点。”

林楚伊白了一眼烨木堇,道:“你才喜欢!”

说着,便快速走到前方。

“哈哈!”烨木堇在身后发出一阵嘻笑。

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可以看出,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壤,周边树木绿草如茵。

小桑低着头似乎在寻找,终于在一处停下了脚步,从土里拔出一些枝叶道:“这便是你们要找的道谷藤了。”

“就是这个?”许焕歌拿起细弱的藤条查看,真的是一条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藤蔓了。

“没错。不过现在还不是采摘的季节,若是再过上几个月,等这些藤蔓开花结果后,便可以采收道谷种子了。”

许焕歌看着这一小片的藤蔓,问道:“这里为何只有这一株?”

“道谷藤蔓都分散于林间各个角落,我们一般会在这山间不同的地方寻找,一般它都会生长在通风良好的地方。”

许焕歌点了点头,还是道出了心中的疑惑:“其实我一直有所疑问,这真的是你们鲲山的灵物?即是灵物,应实属珍贵才是,为何随随便便即可在市集间买到?这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足为奇……”

“世间万物,无谓灵物,都应以普福众生为上。传闻鲲山老域主在分权部落之时,便将皇族的各种珍贵灵物以普福平民百姓为由而分发给各个部落培育,从此灵物便不再是皇族独享。”小桑解释道。

“是的,万物有灵,医者仁心,在鲲山灵物不是谁的专属。像鲲山灵物如黄林、百福等都生长在此,都可作为药引治愈疾病,在我们鲲山,灵物才真正是治病的灵物。”小鱼接道。

“老域主心慈天下,实属难得。若世间君主都以生命为上,心怀天下,真乃人民福气。”长白师父摸着胡须笑道。

“二位在此寻药多久了?”

“十年了,我们从小便跟随着师父在此采药。”

“那除了道谷种子外,可有见过道谷藤中有其他东西?”

“其他东西?什么东西?”

“比如像长出木质的东西,如神木道谷?”

“神木?”小桑和小鱼睁大眼睛对视一眼,摇摇头道:“从未见过。”

许焕歌点了点头,再次感谢小鱼和小桑的带路。既然路已带到,二人即可回去,但这二人似乎都不愿立即回去,依然缠在许焕歌身边。

“唉,我说,你俩事情都办完了,为何还不回去?想赖着不走是吗?”茱淼淼没好气的说道。

“我说你这人懂不懂礼数?你父母没教过你吗?”小桑顿时回嘴道。

“就是,我们不辞劳苦带你们来这里,现在赶我们走了?”小鱼插话道。

“唉,我说你们这两个小丫头片子……”

茱淼淼顿时火冒三丈,许焕歌一把拉住快要发火的茱淼淼,将其推到其身后,笑着朝小鱼和小桑赔礼道歉。

最后许焕歌不知低头悄悄对二人说了什么,二人才不情不愿地离开了。

烨木堇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用手顶了顶许焕歌问道:“你对她俩使了什么迷幻术,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了?有空教教我呗?”

“去你的,滚一边儿去。”许焕歌白了烨木堇一眼。

大家往前走了几十米,又发现了一株道谷藤蔓,只是这株长得却比刚才那株还要细小。

“你们说这神木道谷是不是根本不存在啊?”茱淼淼垂着小腿问道,“会不会根本就没有神木道谷啊?”

“既然八浦天书中有提及,肯定是有的。”林楚伊回道。

“但是这一株株的找,感觉根本找不到啊!”茱淼淼喘着气说道。

“是啊,连这采药十几年的人都没见过,我觉得这么这样漫无方向的寻找,肯定是找不到的,还不如早点回去歇息想其他办法。”烨木堇打趣道。

长白师父俯下身子用手摸着这一株道谷藤,道:“这些道谷藤长得枝叶细小,很难长出枝节,若是能有一些催生之物灌溉的话……”

许焕歌灵机一动,立马从口袋中拿出月如石,看向林楚伊,林楚伊点点头,接过月如石放入水壶之中,默念遁术。

马上水壶中便泛着黄色亮光。

借助月如石的混沌之力,应该会有不一样的催生效果吧。

林楚伊慢慢将水壶中的水倒入道谷藤的土壤之中。

结果的确令人意外,只是不是大家想的那样。

而是,道谷藤在接触到具有月如石混沌之力的灵水之时顿时变黑枯萎了!

“看来这灵水还是不对啊!”

看着瞬间枯萎的道谷藤,大家顿时一阵疑惑。

“这……难道是月如石的混沌之力与其相克?”林楚伊疑惑道。

“那还有什么其他方法吗?”

“那试试金香玉呢?”说着,许焕歌从锦囊中拿出金香玉,将金香玉发出的光照在道谷藤上。

道谷藤没有任何变化。

看来还是不行。

“要想自己培育一颗种子直至成长至少也要经历好几天的时间,我们要想瞬间催化,必定是要得到外力的支持才行。”长白师父道。

“既然月如石的混沌之力不适用,我们得寻求一些其他催生之法。”

“其他催生之法?”烨木堇喃喃道,只见他突然眼神一转,对大家嬉笑道:“要不试试最古老的方法?比如……”

“你给我打住!”在烨木堇还未说出那个字眼之时,林楚伊立即打断了他,一记白眼飞过。

“你以为灵物可以随随便便灌溉吗?你当是街边的白菜吗?”

“切——”烨木堇憋嘴道。

这时,天空越来越暗沉了。

这白天看来越来越短暂了。

“我看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先回客栈再想其他办法。”长白师父建议道。

“好!”

待大家再次回到吉西部落之时,已到傍晚,大家寻了一家大些的客栈落脚,便分头出去寻找能够催发的药剂。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将买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许焕歌在集市里购买到一些快速催生的药剂,烨木槿则背了一袋子肥料回来,茱淼淼和林楚伊在集市里买了许多快速生根灵粉。

“唉,我说烨木堇,你这背了一袋什么回来了,怎么会这么臭!”茱淼淼捂着鼻子一脸嫌弃。

“嘿,我和你们说啊,别不识货!我这个肥料可是鲲山特有灵药,可是花了我好多钱买的,老板说了,两天不见效,退货!枝叶不粗壮,退货!不吹不擂,包我满意。”烨木堇一脸得意。

“你怕不是被骗了吧?”林楚伊捂着鼻子嫌弃道。

“唉,我说,你们怎么说话的啊!”

许焕歌笑着摇了摇头,从屋内退了出去。离开了客栈,走到了离客栈不远处的一个小树林里。

看着前方伫立的白色身影,许焕歌唤道:“长白师父,您今晚想吃点什么?”

这几日,为感谢长白师父的细心指点,许焕歌会想着法子在晚上给他做一些日天极的美食,如前几日的桂花酥、口水鸭、粉蒸肉等,都是许焕歌在日天极的拿手好菜。

“长白师父,今晚您想吃点什么,我给您做去。”许焕歌唤道。

但前方白色身影依旧背对着自己,一动不动。

“难道不是长白师父?……”许焕歌喃喃道,连忙加快了的步伐,走到白色身影旁,再次唤道:“长白师父?长白师父?”

不对劲!许焕歌皱着眉头,缓缓伸出右手,抓了一下眼前这个人的胳膊。

硬的!这根本不是人!

许焕歌一把抓下了白色外套,里面居然是一个塑料人!

长白师父人呢?

再转身,突然后方迅速飞来一个麻绳网袋,将许焕歌死死困住,许焕歌双手被麻绳网袋收紧无法动弹,正在此时,突然林间传来“哗哗哗”的声响,几十根树枝断裂,飘于空中,对准许焕歌的方向袭来。

许焕歌瞳孔突然放大,往后退了几步,迅速凝聚体内元气汇于掌心,用尽全身气力,“啪“一声冲破困住自己的麻绳网袋,踮起脚尖,向上一跳,拿出诸天血魂杖,对准直射而来的树枝甩去。

只听“砰砰砰“几声,直射而来的树枝被诸天血魂杖一一打下,许焕歌迅速回转身形,接住了回旋而来的诸天血魂杖。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啪啪啪”一阵掌声。

长白师父从树林里深处走来。

“你小子最近练习得还不错!”长白师父赞叹道。

“长白师父,原来是您啊!”许焕歌惊喜道,“您是故意考验我的吗?”

“嗯,想测试一下你的临场应变能力。”

“那您觉得我刚刚的动作能打几分?”许焕歌睁大眼睛问道。

“十分的话,可以打个七分。”

“啊,分数这么低,那还不错啊?才刚刚及格。”许焕歌顿时一阵失落。

“呵呵,分数并不重要,要懂得自己到底哪里有所缺失才最重要。”长白师父笑道。

“那我这三分扣在哪些地方了?您和我具体说说,我好好改进。” 许焕歌笑嘻嘻看着长白师父道。

长白师父看着许焕歌,捋了捋胡子。

“我给您做好吃的!”许焕歌讨好道。

“今晚我可不想吃什么东西。”

“不吃东西?那您说您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

长白师父上下打量着许焕歌,清瘦的身材,白皙的脸颊,和月天极里的彪悍男子实在不能相比,我的乖徒儿怎么会跟这个混小子跑了呢?不过若是她真喜欢,为师也得将他问个透彻才行。

“咳咳,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如实回答即可。”

“好的,焕歌一定如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