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于山脉边缘一处溪水旁落脚,旁边正巧有一群妇人在溪水边清洗衣物,妇人间家长里短地唠叨个不停,五人互相看了看,觉得可先向其询问一下周边情况。

烨木堇率先走上前去,笑着问道:“各位姐姐们,我们来自外地,想寻个路,不知姐姐们可方便告知?”

妇人们抬头看了看烨木堇,又往其身后看了看许焕歌等人,顿时喜笑颜开,相互窃窃私语道:

“唉,你们看,这后面那些孩子长得可真好看!”

“这小公子长得可真俊!”

“这两个小姑娘长得也很水灵!”

“不知他们可有婚否——”

烨木堇听到妇人们的谈话,眼神一转,顿时朝后方一把拉着许焕歌,许焕歌皱着眉头挣扎着,烨木堇朝他使了个眼神,笑着朝着妇人们说道:“没有没有,我俩都没呢!这不来到这里,想看看有什么好的机缘吗!”

“哎呀,那你们可来对了,咱们吉西好姑娘可多了!”

“对呀对呀,往前走就是我们部落!一大群好姑娘呢!”

“要不要我们给你们带路?“

“不用不用,谢谢姐姐们,我们自己去即可。对了,姐姐们,一直听闻鲲山有许多灵物,我们想向各位姐姐们打听一下,不知姐姐们可知道鲲山的神木,比如道谷?”

“道谷?”妇人们突然相互奇怪地对视了一眼。

“我们知道啊!”

许焕歌惊讶地互相看了一眼,急忙问道:“真的吗?在哪里?”

“我们吉西药堂里都有卖。”

“药堂?”许焕歌一阵迷糊。

“对啊,不过我说小伙子,你们年纪轻轻就开始要喝补药了,啧啧啧,有点早啊。”妇人们突然露出惋惜的神情。

烨木堇瞬间领悟妇人含义,顿时脸上一阵泛红,只见他一肘子顶了一下许焕歌的肚子,许焕歌顿时捂着肚子痛哼一声,怒目对着烨木堇刚想质问,就被烨木槿一把扶住身子,只见烨木槿滋着嘴看着烨木堇笑嘻嘻道:“我这兄弟从小体弱多病,你看这小脸白的,这身子骨瘦的,虚啊!这不特地赶过来寻药,这身体不好怎么娶媳妇啊!是吧,姐姐们?”

“哦呦,还真是这样——”

“小伙子得注意身体啊!”

“赶快去吧!就在前面!”

妇人们一阵叹息。

听着大家一言一语,许焕歌终于理解其中含义,顿时睁大眼睛,气结道:“烨——木——堇,你——唔唔——”

话才说一半,就被烨木堇一把捂住嘴,连拖带推地催促其向前走去,烨木堇还不忘回头向妇人们道谢:“谢谢姐姐们,我们这就去寻药啊!”

“唔唔——烨木堇——唔唔,你大爷的——”许焕歌被烨木堇捂着嘴口齿不清地怒道。

后方三人轻捂嘴角,笑着摇摇头,跟着二人走了过去。

正如妇人们所描述的,没走一会儿,果真到了吉西部落。

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这五人,都会忍不住回头张望。也难怪妇人们的夸赞,吉西部落的人普遍相貌平庸,但也不能算是丑陋,在许焕歌看来就是皮肤黝黑黝黑的,五官颜值低于一般水平。所以这也凸显出许焕歌、林楚伊等这些外来年轻人长得真的挺好看的。

“奇怪,为何道谷在这里是补药,但天书里却说是神木?”林楚伊疑惑道。

“是啊,而且道谷居然还可以在药店买到,灵物不应是地域的宝物吗?难道我们和他们说的不是一件东西?”茱淼淼回道。

“是不是一件东西还得亲眼看见才知晓。你们看,那边就有一家药堂。”许焕歌指着前方道。

“我们先进去问问再说。”

“清源堂”三个大字的牌匾树立在门外,这家药堂说大也不大,但走进一看,细数药物都有上千种在册,不过在这个时间,里面竟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老板在里面摇着扇子低头看着书。

老板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大叔,听见有人走进药堂,抬头一看,来了四位客人,而且生得如此俊俏,一看便知是外地人,便笑着操着一口方言迎接道:“四位客官,想买点什么药材?我们清源堂药材数不胜数,只要您想的到的,我们都有售卖。”

四位?许焕歌回头看了看,烨木堇这小子又不知跑哪去了。

老板笑着开始向大家一一推销自家药材。

“老爷,您看看这个,具有强身健体、安神补脑之功效。”

“还有这个,两位姑娘看看,对皮肤特别好,药补绝对让两位姑娘更加容光焕发。”

“公子,您看看这个,嘿,我和您坦白,这药效真不是盖的,包您这个数。”说着便向许焕歌比划了一个手掌。

许焕歌疑惑道:“什么意思?”

烨木堇突然从许焕歌身边窜了出来,滋笑道:“什么意思?你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

“嘿嘿,”老板偷偷笑着举起手掌轻声道:“五天五夜。”

许焕歌顿时脸上一红,尴尬在旁止不住的发出一阵咳嗽。

烨木堇在旁一脸讥笑,许焕歌一个胳膊肘子捅了他一下,怒道:“你刚刚跑哪去了?”

“我刚刚在旁边集市逛了一下,买了点东西。”烨木堇嬉笑道。

许焕歌白了烨木堇一眼,转身跑到老板那问道:“老板,您别再介绍了,我们只想在这边寻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不知老板可知,是你们鲲山的灵物,道谷。”

“哦,原来你们要道谷啊!客观稍等,我这就给你们拿来!”

“你这真有?你确定是你们鲲山的灵物吗?”

“确定啊!我给各位拿来便知。”

说着,老板便找来一个爬梯,立在拐角墙边,顺着爬梯爬到最高层,伸手打开一个满是灰尘的药盒,从里面拿出一个白布小袋,随后从梯子上走了下来。

“这里面就是你们要的道谷。”老板说着便将白布小袋递了过去。

许焕歌疑惑地和大家对视了一下,伸手接过老板的白布小袋,摸起来感觉里面装着的是一粒粒细小的果实种子,打开一看,果不其然,真的是一粒粒黑色的种子。

“这……老板,你没拿错吧?这是你们鲲山灵物?道谷怎么会是一粒粒种子?”

“这的确是我们鲲山的灵物,可磨碎熬煮用作补气养血之用,对于肾虚、心脾可是大有好处,还可以放入千思草、血红花一起熬汤食用,可用于……”

“等等,老板,你不必和我们解释这么多,我们说的可是鲲山神木道谷,而不是这个一粒粒种子……”许焕歌解释道。

“您说的鲲山神木我们倒是有不少,您看看这个清归,还有这个黄枝,都是我们的鲲山神木,其药效可都比道谷好很多。”说着老板从柜子里拿出几根细长的木枝。“但是这个道谷种子,已是陈年老药,买得人很少,我都放在最高柜子里。你去别家问问,道谷都是这种黑色的种子。”

许焕歌一脸疑惑,回头看着大家,这怎么和天书描述的不同呢?

“不过,你们所说的神木道谷,我倒是在医书中有所耳闻,但是从未亲眼见过,现在山中道谷藤只结这种黑色的种子。”

长白师父走近,拿起布袋中的黑色种子,用手抓了几颗放在鼻旁闻了闻,问道:“你的意思是,现在道谷藤只结这种黑子的种子,神木你从未亲眼见过?”

药堂老板点了点头。

大家突然愣了一下,终于明白八浦天书中为何对神木道谷描述得如此简单,真的是越是简单描述,越是困难重重。

因为至今,还没有人真正见过神木道谷的真实样子,可以说,到底有没有,还是个谜。

长白师父顿了顿,问道:“老板可知谷藤长于何处?我们想前去看看,能否带领我们一同找寻?”

“这……”

只见林楚伊从包袱里拿出几片金叶子放在掌柜桌上,笑道:“只需有人帮我们带路即可。”

老板看到桌上的金叶子,顿时眼神一亮。

这金叶子果真在哪都这么好使。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师父,师父,我们回来了!”

只见两个身背背篓的女孩子奔奔跳跳地跑了进来,将背篓往桌上一扔,直奔内室。二人看起来年纪较小,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

“咳咳——”老板轻咳一声。

林楚伊回身转头一看,发现桌上的金叶子已消失不见。

“咳咳,你俩都多大人了,还这么毛毛燥燥的了,没看见师父在招待客人吗?”老板朝着身后内室叨念道。随后笑着看着大家道:“这是我两个徒弟,小桑和小鱼,她们常年跟随我在山中采药,比较熟悉路径,就让她们带各位前去吧!”

只见老板转身朝内室里两个徒弟喊道:“小桑,小鱼,你们出来一下,给客人们带一下路。”

“什么,又要出门啊!不去不去!”

“就是,师父,我们可是刚回来,太累了!”

“是啊,太累了,不去不去!”

内室里传来一阵抱怨之声。

“呵呵,让各位见笑了。”老板尴尬一笑。转身便冲进里卧,没一会儿,便将两个徒弟推了出来。

“师父,您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我们……”小桑和小鱼二人边说边抱怨着,但当二人出了内室,抬眼看到许焕歌时,二人顿时收了声,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许焕歌的脸出了神。

这是哪里来的清秀佳人!

许焕歌朝二人笑了笑。

老板从内室走了出来,朝着小桑和小鱼二人劝道:“就帮客人们指个路就回来,要不你俩商量一下,谁去?”

“小鱼你累了就歇歇吧,我去!”说着,小桑将小鱼往后一推。

“不,我不累,你歇着吧,我去我去!”小鱼拖了一把小桑,自己也冲到前头。

老板顿时也傻了眼,刚刚还抱怨的两人顿时争先恐后地想去了!老板尴尬一笑,将二人往后一拉,轻声道:“你俩怎么回事,莫在客人面前失了颜面。”

“师父,我去我去!”

“不,师父,让我去!”

二人顿时争论不休,老板无奈,转身朝五人笑道:“那就让我两个徒弟一同带各位前寻道谷藤吧,俩小儿顽劣,还望各位海涵。”

“老板实在客气了,那我们在此就多谢老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