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茱淼淼所述,这个森林全体掩盖着一种阴森森诡异的感觉,四周一声鸟叫及昆虫的鸣叫都没有,静得让人发慌。

“大家还是当心一些不要走散了,这树林应该是有大型猛兽出没的。”烨木堇环顾四周道。

大家找了一处稍显空旷的草地,四周被各种冲天大树包围着。

烨木堇放下手中包袱和武器,先是从铁罐中拿出手套戴上,随后将铁罐里的几十瓶毒药拿出,认真道:“我们先在自己的兵器上涂抹毒药,这个毒药很厉害,大家记住了,涂抹的时候一定要戴上手套,加倍小心。”

烨木堇自己先示范了一遍,小心翼翼地在兵器刀刃上抹了一下,毒药迅速在刀刃上蒸干。烨木堇将刀刃缓缓放入袋中,涂抹期间有一滴毒药滴到地上的杂草上,杂草立马变黑枯萎了一片。

“你这是什么毒?”许焕歌皱眉问道。

“十弦低,这种毒无色无味,提取了百枯草、黑甲菇、血梅、腐蛙、盾蛛、等十余种剧毒虫草的毒液炼制而成,至于它的威力——”烨木堇指了指发黑枯萎的杂草,道:“你们也看到了,这东西可是剧毒无比。所以大家戴上手套后就不要摘下了,涂抹毒液的时候还是小心行事,虽然他在人体皮肤表面没什么影响,但一旦触及伤口,毒液就会渗入其中,与血液相混合,那时候一切就晚了。”

“你们炎林还炼制了十弦低这种毒药?”林楚伊诧异道。

“哦,楚伊公主听说过?”

“嗯, 传闻是一旦中此毒不出十秒便会低头垂死,有这么厉害吗?”林楚伊问道。

“应该也没传闻说的那么夸张,但的确剧毒无比,至于到底效果如何谁也没试过。十弦低本就是为犰龙研制的,培育了变种的怪物,总要想着怎么对付它,不过谁都没想到,这毒药最终还是没能用上。”

许焕歌拿出武器一边小心擦拭,一边道:“那咱们这次就来试试,看看它到底有多神奇。”

当大家将自己的兵器都擦拭好毒液后,分别放在了自己的背袋中。许焕歌将德泽法司给的邪襟分别撕成了四块,递给身边的林楚伊和茱淼淼,示意其晚上行动的时候用来捂住口鼻以掩饰气息。

许焕歌拿着邪襟四处张望,也没看见烨木堇的人影。

“烨木堇去哪了?”

“在那边!”

茱淼淼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一个人影,只见烨木堇在前方不知在干什么,在草丛后面一会儿又没了人影。

“他在干什么?”林楚伊抬眼看去。

“不知道,咱们过去看看。”

当走进时,发现烨木堇已经在地上挖了一个人形大小的坑,他正在自己比划着躺了进去后又从坑里爬了出来,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你这是在干什么?”许焕歌疑惑道。

“哎,你们来的正好,我已经选好里地点了,就这边,我已经挖好洞了,到时候我躺进去,你们帮我铺好杂草,然后你们就在四周帮我做掩护就行了。”烨木堇故作轻松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要自己做诱饵?”许焕歌睁大眼睛道。

“不是,我想着光靠外部袭击很难控制,我自己埋伏起来等它临近时一把刺杀它的命脉。”

“不行,你这样太危险了,我们用腐肉作为诱饵随后一起围攻即可,你不必冒险。”许焕歌皱眉反对道。

烨木堇蹲下身,双手还在不停地挖着坑里的泥土,淡定道:“你说的方法我刚也想到了,我觉得没有什么东西缠住它,很容易让它逃走的,而且它外表全身鳞甲,只有心口和脖颈处部分没有鳞甲,一旦他逃脱了,你们是很难射中的。我都已经想好了,我躲在草丛里面,等它来了后用粘有毒液的刀一把插进它的心口命门,它挣扎的时候必会抬起腰身,这样你们再对准他的命脉攻击,胜算会更大一些。”

“不行,你这样太危险了。”许焕歌抓住了烨木堇的胳膊,让他停下手中的动作。

烨木堇笑着拍下了许焕歌抓住他胳膊的手,道:“这场灾难由我而起,就该由我结束。机会就这么一次,它很聪明,又特别厉害,一旦被它发现,后面就别想再引诱它了,所以这次我都已经想好了,由我来当诱饵,不管结局如何,我一定要取得它的心头血,如果……”烨木堇抬头看着大家,认真道:“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不幸惨死了……麻烦你们帮我把心头血带给炎林五皇子……”

“别想了!”林楚伊转头道,“你死了,还指望我们帮你送药?”

“烨木堇,这还没行动呢,就想到自己会有不测……”茱淼淼小声说道。

“哎,你们真是,我都为了这个怪物死了,帮你们杀死它了,你们也能拿到月如石了,就不能完成我的最后遗愿啊,还是不是朋友啊!”烨木堇站起身来气结道。

“你想都别想,要送你自己留命送去,我们不认识什么炎林五皇子!”许焕歌大声道,

“还有,你怎么这么有把握自己一个人就能将犰龙制伏?你父亲当年这么多人都没能控制得住,你可真是有能耐啊!”

烨木堇支支吾吾道:“哪有什么把握,只是觉得前期布局好一切胜算会大一些,当年父亲也是突发状况,若是提前预知,精心布局撒网,事情的结局就不是这样了……再说……这不是往最好的方向想吗?最好我一个人就把它杀了,你们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

“那最差的结局你有想过吗?”许焕歌看着烨木堇的眼睛问道。

“没……没有,大不了我就这样被其一口吞了……”烨木堇垂下眼眸道。

许焕歌气结,这烨木堇想得怎么这么简单?只见许焕歌深呼一口气,道:“要知道,最差的结局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危险,我们也会。”

烨木堇突然暴跳起来,道:“所以我说你们只管放箭即可,千万别出来,要是怪物突然暴怒,也别管我了,我死就死了,你们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烨木堇,你都说了我们是朋友了,我们怎么能不管你呢?”茱淼淼道。

烨木堇沉默了下来。

许焕歌看着这个混小子颓废的怂样,无奈又呼了一口气道:“弑杀犰龙心口和脖颈处命脉,你的想法的确没错,但我们得把计划制定得更完善一些。一切都要以大家的生命为主,而不是为了杀它,要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方法还是以我之前说的,分为三种。”许焕歌蹲下身子,在地下用石子写下了“A,B,C”三个字母。

“这弯弯扭扭的是什么符号?”茱淼淼诧异道。

“哦,是我们日天极里的三个英文字母,读作A,B,C,也就是三个代号而已,作为我们弑杀它的三个方案。”

茱淼淼睁大眼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第一种方案是什么?”烨木堇问道。

“就是你说的最好的结局,你当诱饵,我们周围辅助你。当你一刀插进它的心口命门后迅速逃走,楚伊和淼淼拉上带毒的铁链绑住他的四肢,我们投出火药,用毒箭攻击它。”

“那第二种方案呢?”

“就是你没有成功插进它的命门,你被发现了,你就用这个麻醉剂洒向它,立即逃跑,然后我们再一起用火药和毒箭等来攻击它。”

烨木堇点点头,继续问道:“感觉挺全面的了,那第三种方案又是什么?”

许焕歌拖着腮,看着地上被烨木堇挖出的一个大坑,缓缓道:“就是我们低估了犰龙的力量,一切攻击以失败告终,我们要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用力逃跑,保命为上。”

大家点了点头。

黑暗降临,四周一片静悄悄的。

此刻烨木堇正伪装成杂草,躺在白天所挖的坑中,静静地等待着犰龙的到来。

冷冻的婴孩腐肉已完全融化,在这之前林楚伊已在腐肉上倒入了一些奇门独有的“散味剂”,根据林楚伊的描述,这刺鼻的血肉腥味能传播至一公里外。

现在看来,散味剂的效果果真如林楚伊所述,此刻已招惹了大量的苍蝇和昆虫的集聚。

烨木堇心里一直暗自作呕,心道,幸好有许焕歌所给的邪襟盖住面颊,否则真没被怪兽给吓死,也被这四周的腥味恶心到气奄。

许焕歌、林楚伊、茱淼淼三人则分别躲在四周的树干上,身上背着兵器和火药,口掩邪襟,聚精会神地盯着树林周围的一切动静,似乎已做好了随时出动的准备。

“哗哗哗。”没过多久,突然对面的树林中什么东西动了动。

许焕歌感觉到心顿时不受控制地砰砰直跳,一种全身酥麻贯穿全身,他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弓箭。原本他以为已做好了心理建设,但当真的面临危险时,再多的心理建设都不如一场实战来得激烈。

正当大家屏住呼吸之时,一只秃鹫从丛林中窜了出来。

不是犰龙。

许焕歌顿时松了一口气,用手扶去额角的冷汗,并用手势示意其余二人停止行动。

三人在树上默默看着, 等待着秃鹫能自己飞走。

但是怎么可能呢?腐肉可是秃鹫的最爱啊!

只见这只大鸟闻着气味,准确地朝着腐肉的方向飞去,飞扑着翅膀,伸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吃着腐肉。

这再吃下去,引诱的腐肉都会被它吃光的!许焕歌在树干上急得满身是汗。

许焕歌皱着眉头,抬起头看向远处茱淼淼,眼神示意了一下茱淼淼。

茱淼淼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弓箭,朝着秃鹫的方向射了过去。

准确无误,秃鹫一击毙命。

许焕歌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气还没捋顺,突然丛林里又稀稀疏疏地发出一阵声响。

许焕歌仔细一看,只见从树林中又窜出了四只秃鹫!

这怕是遇到一个秃鹫的部落了吧!

只见四只秃鹫张开硕大的翅膀飞向腐肉,四只围在一起,对准腐肉一阵狂吃。

这可麻烦了,如果再用粘有毒液的兵器射杀的话,待会等到犰龙真正来临之时,怕是兵器已不够用了。

怎么办?犰龙可能随时出现,若是现在冒然下去的话,打草惊蛇也会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