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你都不清楚,那该怎么办?”

烨木堇解释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它每天神出鬼没的,我没事也不会研究一个怪物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吧?我倒是想研究呢,怕是还没接触到,就被它一口给吞了,连骨渣都不剩。”

许焕歌挑着眉,用手拖着腮,缓缓道:“你说的也是……”

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从现有的线索看来,犰龙一直出没于奇门和炎林边境一带,非群居性动物,所以很难找到它的行动轨迹。许焕歌记得上次遇见犰龙是在晚上,之前听烨木堇的描述也是在晚上,可以肯定的是,犰龙一般晚上才出来觅食,也就是夜间动物。

“我曾经两次遇到它。”许焕歌慢慢展开回忆。

“记得第一次遇到它的时候我是刚来到月天极,是在晚上,那时候我一个人好像躺在地上,四周太黑我看不清,只感觉脚下是草地,然后就感觉有怪物靠近了我,那时幸好碰到了德泽**师,他给了我一条邪襟用来捂住口鼻,之后起身再看周围就没怪物影子了。”许焕歌回忆着,说着从身后背包中拿出了德泽送给他的那条邪襟。

“就是这条吗?”烨木堇拿起了邪襟左右翻看道,“感觉没什么不同啊!”

“这就是德泽给你的邪襟?”林楚伊问道。

许焕歌点点头。

“也就是说你第一次没有清楚看到过怪物的样子?”

“没错。”

林楚伊从烨木堇手中拿起了邪襟仔细看了看,并将其捂在了口鼻上,缓缓道:“之前我还并未太注意,现在看来,这不是一条普通的邪襟,德泽在里面施了遁术,它可以用来屏蔽人的呼吸之气。“

“屏蔽呼吸之气?”许焕歌惊讶道,“那说明犰龙并不是靠眼睛来感知,而是通过我们发出的气息来感知周边事物。”

林楚伊点了点头问道:“没错,那你第二次遇见犰龙是什么情景?”

“也就在来到奇门的第二天。我跟着德泽来到了你们奇门的集市,我记得很清楚,白天我明明还在集市,我换了血昏迷后醒来就莫名其妙地躺在草坪上了。感觉地点和第一次一样,四周漆黑一片,然后我就又遇到了犰龙,第二次虽然也没真正看到犰龙的样子,可我看到了那双赤色眼睛,当时真是把我吓坏了。我感到危险来临时正巧来了一群你们奇门的仕察,是他们救了我,但他们怀疑我的身份,当场就把我带走了,关进了你们奇门的宫狱里,之后就碰到了烨木堇。”说着,许焕歌转头看向烨木堇。

“莫名其妙地躺在草坪上?”林楚伊皱眉问道。

“没错,到现在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记得白天明明还在集市,我还参加了你们奇门的祭拜,一觉醒来不知为何又像是回到了原点。”许焕歌回忆道。

“你昏迷的时候感觉有人移动过你的身体吗?或是你白天有没有碰到什么异样的人?”茱淼淼问道。

“没有,我初来乍到,就换血买了一些实用的煮器,店铺老板人也很正常,是做生意的样子,说是给朋友照看店铺,虽说要了我两滴血,但却也并未让我吃亏,还给了我两件煮器。换血之后我就参加了你们奇门的祭拜,也碰到了一个小哥,询问了一番情况,也并无异样。昏迷的时候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唯一的印象是最后失去意识之前是扶着墙角倒下的。”许焕歌摇摇头,时至今日,许焕歌每当想到那个场景,只记得手背上的天眼异常痒痛,其他的遇见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会在地上都无从知晓。

林楚伊顿了顿,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奇门的仕察夜间一般在奇门边境处巡查,这么看来你两次遇到犰龙的地点都是在奇门边境处。”

许焕歌微微点头。

根据八浦天书记载,犰龙本就生活在奇门和炎林的边境一带,逃出来的变种犰龙也很有可能会再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

“对对,我记得我也是去奇门和炎林交界的地方采购食材的时候感觉有东西跟踪我,那种感觉特别熟悉,应该就是犰龙。”烨木堇说道。

“当时你一个人吗?”

“对,我和店里的其他小伙走散了。”

如果一切都不是巧合的话,犰龙自身的几个特点已经分析出来,它依然躲在奇门和炎林边境一带,一般晚上出来觅食,用嗅觉感知周边的环境,喜欢攻击单独的一个人。

“那现在还是有个问题,奇门和炎林交界处这么大,我们哪里知道它躲在哪里?”茱淼淼感叹道。

“水源。”许焕歌托着下巴答道,“水是万物之根本,犰龙也不例外。犰龙自小饮以月如石沉淀后的净水,如今月如石已被它吞入腹中,它对水质的要求肯定很高。就像你一直以来喝的都是牛奶,突然让你换成白开水肯定无法适应,所以它肯定会自己寻找好的水源地。木堇,这边境附近有没有什么水质清澈的地方?”

烨木堇想了想,突然兴奋道:“我想起来了,我爹以前和我提过,他们定期会去雪艾山山底搬运水源,当时我也没有细问,现在想来肯定是运给犰龙喝的,而雪艾山正巧就在炎林和奇门的交界处!”

“雪艾山?我倒是听说过。“林楚伊若有所思道,“听说其海拔极高,山顶常年积雪覆盖,基本上飞禽走兽很难到达,其积雪融化之水吸收日月之精华,不受任何污染,水质十分清澈,的确是优质水源。其山顶积雪灌溉下的丛林枝繁叶茂,葱葱郁郁,里面动物繁杂,而山脚离城镇不足十公里,也是很好的栖息隐藏之地。”

“那犰龙肯定在里面,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启程吧!”茱淼淼着急道。

“等等!”烨木堇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我们先拿点东西。”

“拿什么东西?”

“弑杀怪物,总要配备好充足的装备吧!大家跟我来吧!”

烨木堇走进密室,带着大家走进密室深处的一间暗房里,这件暗访设计的并不大,里面竟陈设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和火药。

“这里是什么地方?”许焕歌问道。

“这里是之前我爹用来对付怪物的各种武力装备,你们看着拿一些适合自己的兵器,砍柴之前总要有把好刀。”

三人走了进去,顿时看花了眼。许焕歌倒是从未见过这么多兵器,长剑、长刀、短刀、飞耙、蛇矛等应有尽有,还有一些兵器看着眼熟,却是也叫不上名字。除了冷兵器,还有一些未用的火药弹堆积在旁边的袋子里。

“哇,好锋利啊!”茱淼淼摸着里面的一把长刀赞道。

“居然还有火药弹。”

为方便行事,许焕歌选了一柄自己可操作的飞刀和几把长刀,林楚伊选了一条黑色长鞭和和几柄蛇矛,茱淼淼则选了几把锋利弓箭的和几把捆绳。

他们顺势拿来一个大袋子,在里面装上了很多火药。”

烨木堇走到中间,打开地上一道门,俯身钻进了地下一个洞里。

一股寒冷之气冒了上来。

“呼——好冷啊,这地下是什么?”茱淼淼搓着手,看着洞口问道。

“好像是地下冷冻室?”许焕歌喃喃道。

烨木堇钻进去后,没了动静。

“烨木堇?你在里面干什么?”许焕歌朝洞口唤道。

“接着——”

“还有这个,接着——

突然,一些冒着冷气冰冻成块的东西和一些坚硬的冰块从洞口抛出。

许焕歌双手接住白色冻成冰块的东西,看不出是何物,问道:“你拿出来的是什么?”

烨木堇瑟瑟发抖地从地下洞口爬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袋装有几十瓶褐色液体的包袱。

“这袋里装着的是一些麻醉剂和毒药。”

“那我手上的呢?”

“这个啊,就是犰龙的最爱,胎儿的腐肉。”烨木堇一脸邪笑。

“什么?!”许焕歌吓得连忙撒手。

“你慢点,腐肉就这么多,你摔坏了拿什么引诱它?”

许焕歌木讷讷地看着地上那个还未融化的红白相间的东西,明显已经被人处理过血迹,顿时心底一阵犯呕。

“这……这……也太残忍了……”茱淼淼捂住口鼻,闷声硬是吞了一口气。

“本来我也不想拿出来,的确是违背天理,但是既然大家决定背水一战,相信这些孩子的孤魂在天之灵会帮助我们的。”烨木堇垂下来眼眸,双手合十,嘴角似乎在默默念叨什么。

“这都十几年了,这肉还能吃吗……”许焕歌捂着鼻子皱眉道。

“又不是你吃,这越是陈年腐肉,犰龙越是喜欢。”

烨木堇蹲在地上喊道:“好了,大家别磨叽了,趁还没融化赶快找一个铁罐子来将这些装起来,不然马上腐肉的气味要流出来了。”

于是,大家快速地将腐肉和一个个药瓶放在一起,并在铁罐上下铺满一层厚厚的冰块,迅速将铁罐抬出了密室。

当密室门关闭的那一刻,烨木堇回望着,深深呼了一口气,似乎有一丝的放松。

许焕歌走了过去,轻拍了一下烨木堇,关心地问道:“木堇,你没事吧?”

烨木堇顿了顿,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我们快走吧。”

四人将武器和铁罐分别放进了弹珠流云球中,稳稳地朝着雪艾山的方向飞去。

当他们到达雪艾山的时候,天已经全亮了。

“就在那边停下吧。“许焕歌指着雪艾山的山脚下的树林道,“这里应该就是雪艾山积雪水的源头处。”

直至他们正在着落,才发现雪艾山的山脚下的树林如此厚重茂密,郁郁葱葱。的确是由好的水源灌溉而成,一棵树居然能长到三四十米高,枝繁叶茂,黑压压的压在头顶上,完全遮挡了阳光,脚下杂草更是过了大家半个膝盖,四人站在树丛里面显得十分渺小。

一阵风吹过,茱淼淼紧紧抓住了烨木堇的袖子,轻声道:“焕歌哥,我怎么感觉这个树林有种阴森森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