烨木堇突然手持金香玉飞入密室内部。

“你要干什么?”林楚伊大叫道。

只见烨木堇伸手在墙壁上用力一按,内室的石门突然往下移动。

“不好,他要关门!”

烨木堇红着眼眶道:“我对不起大家,大家只当是认错人了吧……”

林楚伊抬眼见招,全身飞一般的旋转,纵身迅速飞入了内室中。

许焕歌来不及多想,从旁边搬起一块大石头往石门缝隙里一塞,大叫道:“淼淼,快钻进来!”

“来了!”

随后许焕歌也迅速抽身钻进了内室。

再抬眼,便看见烨木堇站在赤血砚台处将金香玉高高举起。

“烨木堇!你到底要干什么?”林楚伊大叫道。

“你该不会是要摔碎金香玉吧?”茱淼淼焦急道。

“对不起,我没得选择……等我救了人,我这条命都给大家处置……”

“我们要你命干什么!你先放下来,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你们别过来!”

“你不是要金香玉灵脉吗?你这一摔,蔓珠陀罗花的根基也会被你摔碎,这样你就无法提取灵脉了!”说着,许焕歌便要走过去。

“我说了!都别过来!别再骗我,我都说了,我没有其他办法……”烨木堇眼眶泛红。

“真的没有骗你,你这样一摔一切都完了,后悔莫及!你先把金香月放下来好吗?”茱淼淼焦急地说道。

“是啊!怎么没有其他办法?不是还有犰龙的心头血可以治愈吗?我们帮你取心头血!”林楚伊说道。

“心头血?呵呵,不可能的,犰龙这么厉害,结局只会是去送死……”烨木堇顿了顿,看着手中的金香玉,道:“对不起……”说着,便作势要摔碎金香玉。

“千万别做傻事!“

这时,一枚飞刀对准烨木堇的胳膊射去,烨木堇极速转身躲过了飞刀的袭击。

是茱淼淼的飞刀。

“废话不用多说,我姐姐的金香玉可不能被你这样毁了!”只见茱淼淼立即飞进赤血砚台,立即使用擅长的小刀,与烨木堇对峙,抢夺金香玉。

烨木堇处处忍让,手臂被茱淼淼的小刀划得满是血痕,怒气道:“我从来不打女人!你再这样,我可要不客气了!”

这时,一道铁链飞靶霹雳而过,力道十足,烨木堇急忙回身翻转,再抬眼,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铁链回旋,落入林楚伊手中,只见林楚伊伸开双臂,轻点脚踏,快速飞入赤血砚台之中。

“我倒要看看,你是要怎么不客气!”

说着,林楚伊和茱淼淼二人对视,微微点头,双人一起纵身跃起,朝烨木堇方向攻去。

“唉,你们怎么就这么打起来了!”不会武功的许焕歌在一旁干焦急道。

只见林楚伊卯足内力,聚于掌心,用力甩起铁链飞耙,向烨木堇的方向抽去,四周灰尘四起,所到之处地动山摇。

烨木堇为避免被飞靶打伤,右脚轻点地面,纵身跳起,在空中不停回旋。

茱淼淼则采取近身攻击的方式,在烨木堇再次轻点地面之时,一把拉住其右脚,用力一拽,不停回旋,右手小刀移出,“哗哗哗”几声,手腕快速移动,由下到上割去,一片片衣物飞舞散落。

林楚伊和茱淼淼一远一近攻击,烨木堇只守不攻,很是狼狈。

只见烨木堇一脚踢开茱淼淼的双手,一个回旋落地,其下身衣物已被茱淼淼移除干净,此刻就只剩下一个大裤衩显露在外,狼狈不堪。

“噗嗤——”许焕歌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幸亏烨木堇这个大裤衩还挺长的,在膝盖上方,否则还真是有点少儿不宜。

烨木堇羞得满脸通红,用力把上衣往下拉了拉,大叫道:“茱淼淼!你还是不是女人!居然对我干出这种事情!知不知羞?”

茱淼淼满不在乎,怼道:“你差点毁了我姐姐的遗物,你才不要脸!”

“烨木堇,识相的,乖乖把金香玉交出来,免得再受这皮肉之苦。”林楚伊挑眉道。

烨木堇看着自己胳膊腿上满是伤痕,血迹满布,顿时怒火中烧,气结道:“刚刚小爷一直忍让,小爷说过,从来不打女人,但你们实在欺人太甚,处处逼我,看小爷我的厉害!”

说着,烨木堇闭上双眼,口中默念:“齐力协金,轰吞顿世,起!”

在烨木堇的双臂间突然聚集金色火焰般的光芒,贯穿整个肩背,这时地面微颤,地面的碎石不断颤动,在地上慢慢上浮,一一聚集在烨木堇的后背之上。

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原来烨木堇的武功一直有所保留。

烨木堇突然睁开双眼,眼神冷冽,盯着对面二人,口中默念:“万石擎聚,覆体吞云,出!”

只见烨木堇背后聚集的碎石如刀刃般飞速向林楚伊和茱淼淼方向袭入。

林楚伊和茱淼淼互相对视一眼,茱淼淼快速退其身后。

只见林楚伊闭上双眼,双手合十,食指并举,中指下隆,口中默念:“玄武屏风,倾相结缠,盖!”

林楚伊手中一股红色激流汇聚成一顶巨大圆形屏障挡在身前,将烨木堇飞入的碎石抵挡在外。

“天!你们这是要动真格了?!”许焕歌在一旁大叫道。

一个个飞出的石块砸向四周,许焕歌此刻根本无法靠近三人。

一番攻击后,躲在身后的茱淼淼突然拿出手中小刀,转身旋转,朝着烨木堇的方向射入。

烨木堇反应极快,迅速调转一颗碎石将茱淼淼飞入的小刀打入其他方向。

三人愈打愈烈,旁人根本无法靠近。

几番轮回下来,三人各占一方,根本不见输赢。

这时,一道金光闪过,一颗拳头般的石子飞入,砸向许焕歌,许焕歌吓得连连后退,猛得向后一倒,将身后桌子上的几个瓶罐撞倒,里面盛有的红色液体洒落一地。

“哎呦——为什么受伤的是我?”许焕歌痛呼,连忙扶住自己的腰。

此时金光散去,三人都已满脸汗水,瘫坐在地上,似乎都已用尽全力,此刻体力透支了。但三人眼神依然紧紧盯着对方不放,生怕对方来个突然袭击。

许焕歌连忙起身,正准备跑过去阻止三人,岂料林楚伊和茱淼淼相视一眼,干脆一把放下手中武器,两人瞬间扑向烨木堇,烨木堇也是没想到二人居然突发此招,来不及翻身,顿时被林茱二人扑倒在地。

此时三人已抱成一团,为争夺金香玉,用最古老的近身打斗方式,在原地不停打转,拳脚交加,而且毫不在意男女之别!

许焕歌顿时看傻了眼。这没力气法斗,干脆开始撒泼了?

这三人到底累不累,幼稚不幼稚啊?

“你们要打到什么时候?别再打了!有什么话慢慢……”

话音未落,一只鞋从天而降,一把砸向许焕歌的脑袋。

“哎呦——”许焕歌痛呼,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抬眼看去,是林楚伊的鞋,可能刚刚争夺太过激烈,一脚踢飞了一只,正好砸向了许焕歌。

“唉——”许焕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总是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得过去劝导一番。但刚抬起脚,突然感觉脚下湿润,原来是刚被自己撞倒的红色液体已稀稀落落地流了下来。

他弯下腰,用手沾了点红色液体往鼻子上闻了闻,是血的味道。

许焕歌转身走到被打碎的瓶罐旁,看到里面流出来的液体分别流到不同的方向,他捡起其中的瓶罐,上面还贴有不同的标示,一些贴的是“普通血样”,一些贴的是“孕妇血样”。 他走到了中间位置,一个瓶罐的标示已被鲜血染红。许焕歌捡起了碎片,虽然被鲜血染红了边角,但仍然可以清楚地分辨出“域主司鸿旭易”这几个字。

看来这是前炎林域主的鲜血存样,许焕歌心道。这时,碎片上的几滴鲜血滴到了旁边的一个被打碎的瓶罐里,与里面的鲜血融为一体成股流下。

许焕歌皱了皱眉。

“这难道是天后的血样?”

他翻开旁边的瓶罐看去,顿时睁大了双眼。

“你们不要打了!”许焕歌吼道。

纠缠在一起的三人并未理睬,依然抱成一团。

“我知道皇子病弱的原因了!”

依然无人理睬。

许焕歌气结,浑身上下感觉一股戾气由胸口传至全身无处发泄,左手手背上的“天眼”微微发痒,忽想到背包中秦筝留下的那条黑色长鞭,立即拿出,用尽全身力气,向前一挥。

“轰隆——”一声巨响。

地动山摇,漫天灰尘尽洒,地面竟然被许焕歌一鞭子抽出一道裂痕。

许焕歌看傻了眼,自己力气这么大?他转眼看了看手中的黑鞭,难道是黑鞭的威力?

不过,这一声巨响总算使三人停止了纠缠,蓦然地看向许焕歌。

“我知道炎林各皇子为何疾病缠身了!”

“你在说什么?”烨木堇皱眉道。

“所有皇子的疾病不是受到什么毒咒,也不是什么后天被人毒害,一切都是遗传所致,无法避免!”

“你什么意思?”烨木堇眉头紧锁。

“因为前炎林域主司鸿旭易和王后綮柯是纯血缘关系,他们应该是嫡亲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