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百香园,里面种植了各域奇花异草。”

刚走出长廊,大家便看见一大片花园,里面种植着八大地域中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而最艳丽的还属种在最中央的红色的花朵,那种嫣红的颜色犹如一个人的心脏般鲜活淋漓。

“那不会就是蔓珠陀罗花吧?”许焕歌问道。

“没错,很美吧!”茱淼淼点点头,“百香园也是我大嫂设计打理的。”

“你大嫂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妻子。”烨木堇感叹道。

“是啊!不然我大哥怎么会娶她呢?”

逛完百香园,茱淼淼指着前方道:“前面是清凉林,就是一片树林,也没什么好逛的了,大家的客房从这往左转就到了。”

许焕歌抬头朝前看了看,的确是一片树林,里面密密森森。

“你们家可真大啊,府里不仅有花园,居然连树林都有,会不会有什么猛兽怪物在里面啊?”烨木堇调侃道。

“当然没有!这片树林也不大,当初选址的时候大哥特别在府内中央设计一小片树林,说是可起到冬暖夏凉的作用。”茱淼淼解释道。

“淼淼,别听他在这里胡说,我们先进房间休息吧。”林楚伊说道。

茱淼淼果真给大家选了三间景色雅致的房间,房内摆设着古色古香的玩物,打开窗户便又能吮吸到百香园中各种花草的清香,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携带着鲜花的气息,似乎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

“那我就先送大家在这里了,我先回去沐浴洗漱一下,稍后再来找大家。”茱淼淼说道。

“稍等,淼淼,我想问一下‘景姬陵’在何处?毕竟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这个。”许焕歌问道。

“离这儿倒是不远……”

“那能否麻烦淼淼带我们前去?”

“去是可以去……就是怕是进不去……你也知道,我大哥在几年前就封锁了景姬陵,那里重兵把守,哪怕是我也没办法进入……除非等我大哥回来……”茱淼淼结结巴巴回道。

“这……”许焕歌犯了难,林楚伊突然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服,挑眉看了一眼他,朝着茱淼淼说道:“好的,我们知道了,那你先去沐浴洗漱吧,我们先休息再作商量。”

茱淼淼点点头便离开了屋子。

如果按照茱淼淼所说,等其大哥回来才能进入景姬陵怕是要等上至少一个月时间了,许焕歌顿时皱起了眉头。

林楚伊拍了一下他道:“想什么呢?我们今晚就去景姬陵。”

“怎么去呢?重兵把守我们很难进入的。”

“我当然有办法。”林楚伊笃定道。

“不会是硬闯吧?”烨木堇调侃道,“都说了重兵把守,就咱三人,还没进门就被人拦下来了。”

“想什么呢,给你们看一个好东西。”林楚伊说着,从锦带里拿出了一条银线,只见她默念符语,银线变成了一件很大的长袍。随后她把长袍披在身上后,人瞬间不见了。

许焕歌和烨木堇顿时看傻了眼。

“怎么样,不错吧?“ 林楚伊从长袍中伸出了头笑道。

“隐形长袍,你从哪来的?”许焕歌惊喜地问道。

“对啊,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到现在才拿出来?”烨木堇问道。

“好东西当然要关键时刻才能拿出来用啊。是德泽送我的,我临走前正好碰到他了,他说这是他新研制的隐形遁术,对我总有帮助,当然了,我也不屑他的东西……”

“真是嘴硬,不屑他的东西你还带着?”烨木堇调侃道。

林楚伊一记白眼飞过。

“我觉得他人挺好的,之前还救过我。”许焕歌道。

“对呀对呀,你之前这么威胁他,他还不计前嫌送你东西,对你可谓是用情至深啊。”烨木堇继续嬉笑道。

“我可没说他人不好,就是不喜欢他。”林楚伊憋嘴道。

“你为什么不喜欢他?”许焕歌问道。

“女人的感觉,没有理由。”

也是,女人的直觉本来就不需要理由。

“所以你的意思是今晚我们穿隐形长袍去景姬陵?”

“对,这个隐形长袍还挺大的,咱们三挤一挤应该可以。”林楚伊挥动着手上的隐形衣,示意二人钻进来试试。

二人刚想钻进长袍中,突然一声巨响,门被人踢开了,是茱淼淼。

“我就知道你们背着我在作商量!”茱淼淼叫道。

“淼淼,你怎么来了?”许焕歌疑惑道,“你不是回房了吗?这么快就沐浴更衣了吗?不过,你好像衣服也没换……”

“我走到一半就觉得有问题,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是想背着我单独行动吗?”茱淼淼稚气道。

“怎么会呢!我们正在商量着晚上怎么进入景姬陵呢,我们是准备先想好怎么做然后再和你说,我们还需要你的帮忙,没有你我们就算有隐形衣也很难进去。”林楚伊对许焕歌和烨木堇眨眨眼,笑着安抚着茱淼淼。

许焕歌和烨木堇接收到林楚伊的眼神暗示后也一众附和。

“那你们需要我怎么帮你们?”

“是这样……“林楚伊俯在茱淼淼耳边轻轻说着,只见茱淼淼笑着点了点头。

直至夜半三更,四人附在景姬陵附近的草丛中看着对面的侍从。景姬陵从外观上看修建得朴素但不失华丽,外壁雕刻着各种鬼神般图案,凸起的陵顶中央雕刻有一支娇艳的蔓珠陀罗花模型,像一个美艳的美女在陵顶上跳舞。正如茱淼淼所说,景姬陵的入口处被重兵把守,他们紧握刀剑,一动不动地站在入口处。

“他们都不用换班吗?”烨木堇小声问道。

“应该待会儿就会换了,我们等他们换班的时候过去。”

只见过了一会儿,一个官仕带着一群侍从前来换班。

“这个官仕我认识,走吧,我们按计划行事。”茱淼淼小声道。

于是,三人披上隐形长袍,慢慢跟在茱淼淼身后。只见茱淼淼笑着走到新换班的官仕面前说道:“艺宸大哥,好久不见啊。”

“茱小姐,怎么这么晚了还出来走动?”艺宸恭敬道。

“我这不是睡不着出来瞎溜达嘛,今晚有点想我姐姐了,就不知不觉走过来了。”茱淼淼故作伤神道。

“茱小姐,这么晚了,我派人送您早点回去休息吧。”艺宸说道。

“艺宸大哥不用管我,大家不用跟着我,我在景姬陵周围逛逛就行。”茱淼淼说着说着,眼中突然含有泪水。

艺宸眼神示意其他侍从不用靠近茱淼淼。

茱淼淼摸着景姬陵周围的墙壁慢慢向前走动,走着走着来到了景姬陵入口的大门处。艺宸眼神一直跟随着茱淼淼,看到其走进景姬陵入口处,眼神示意站岗的侍从暂时往前站,留给茱淼淼单独的时间。

只见茱淼淼走着走着,突然右脚被一块大石头歪倒,半只脚突然伸进了景姬陵大门底下的缝隙处,茱淼淼一阵痛叫。

“快把大门打开,让小姐的脚出来!”艺宸大叫道,连忙附身扶住了茱淼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