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月相吸,道谷为桩,霁水平川,乾綮合缔,斗定时移……”

什么声音?

许焕歌理智尚存,他想睁开眼睛,但越是挣扎越是无法呼吸,全身像被什么捆住,无法动弹。

一定是被鬼压床了。

他开始慢慢调整了自己的呼吸,没那么难受了,他试着动了一下双手,可以动了,很好,下面慢慢睁开眼睛。

我是瞎了吗?四周怎么这么黑?

许焕歌想着一定是在做梦。他继续闭着眼睛,努力回想着自己刚刚乘公司班车的过往,一切都是似往常,没什么不同。

但又似乎不同。今早的天特别黑蒙,往常7点20的早晨太阳已出,但今天似乎像傍晚时分般,若不是有路灯照着,前方的路根本无法看清。而且,今天司机师傅多看了自己一眼。

他的心猛得跳了一下。

刚刚那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邪门。

忽然一阵风吹过,他听见杂草被轻踩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他感觉像是野生动物的胡须碰了一下自己的手背,许焕歌顿时感到后背一阵激凉,手背也跟又痒又痛,但这些许焕歌都不放在心上,因为此刻他的心脏似乎要跳出嗓子,他躺在原地完全不敢动弹。

如果是梦,请快让我醒醒吧,这触感太特么真实了。

忽然,像是一个毛毯版的棉质物质盖住了自己的口鼻,他感觉眼前突然出现一阵光,他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从眼角细缝中看到一个人影。

似乎得救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那个人影已走远,他连忙跟上去,向那个人表示感谢。

“等等啊,这位兄弟,谢谢你刚刚救了我,我叫许焕歌,请问您贵姓啊?”

那个人并未回话。

“刚刚那是什么怪物啊,真实是吓死我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这里……”

那个人微微转过身,凌烈的眼神看得许焕歌停止了问话。这个人手持一根发光的柱棒,一件长袍披身,在微光下显现出淡红色,一条围巾一般的棉织物捂住了口鼻。

许焕歌连忙将手中的“围巾”递给他。

“谢谢兄弟,这个东西还你。”

“邪襟捂住口鼻之用。”他没有接,缓缓转过身走了。

看来是送我了。许焕歌像那个人一般捂住了口鼻,他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像是在做梦,但手中这个东西又触感如此真实。

四周空旷黑蒙,许焕歌决定跟着这个神秘人,或许能找到光亮的地方。

不知走了多久,周边慢慢亮了,许焕歌一路跟着神秘人来到了一个城镇,他走了进去,看了看周边,展现在眼前的像是一个特殊族群的古代集市,有来往人群,有吆喝的小贩,异域风情的建筑尽收眼底,总之是很繁华的样子。

还没来及的多看,许焕歌发现神秘人不见了,像是消失在集市之中。

这里是哪里呢?许焕歌看了一下四周,首先大家穿得挺“西域”的,难道自己魂儿来到了异域?其次他观察到大家都没有用“围巾”捂住口鼻。最后,他觉得这边人一点儿也没觉得自己奇怪,突然间出现,穿得还和大家不一样,但是大家都很正常的在做自己的事,没多看许焕歌一眼。

难道我是透明人?大家看不见我?

许焕歌把身上的邪襟拿下,抖了抖邪襟的灰尘,其实这个邪襟足有一米长,印有刺绣的紫罗兰花纹,在亮光的照射下花纹旁边的漩涡纹路看得人头有点晕。

许焕歌闭了闭双眼,使劲搓了下发痒的左手,将邪襟批在了身上,走到一个卖竹器的小贩面前,在他面前挥了挥手。

“客人想买什么煮器?”小贩职业式的微笑。

看得见我啊!许焕歌心想道。这边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文员,每天按时按点搭班车上班从不迟到早退,这么勤勤恳恳平凡的小人物竟然身处在这似梦非梦的诡异地域,问题是他也不清楚自己是生是死,是人是鬼。

“客人看看这个。”小贩指了指一个一寸长的空心器物,在阳光的照射下可以看见器物周边有几个小洞。许焕歌刚微微低下头靠近,突然闻到一种刺鼻的味道,但很快又没了。

“这是竹器?哪里看出来的?

“对啊,是刀烛煮器。客人请拿好。”小贩将空心器物放到他手心。轻轻默念了一句像是咒语,只见空心器物突然在周边小洞旁长出一把尖刀,然后慢慢消失了。然后只见小贩又念了一句,周边小洞长出了一个圆形锅,不到5秒又消失了。

哎呦,我竟来了一个奇幻世界!

“客人,这可是咱家最好的煮器了,在奇门可是上上等。要不要买一个?”

奇门?这个地方叫奇门。

许焕歌环顾了一下四周,这真是一个繁华富饶的地方,每个人穿着都很显贵,女子头上佩戴金银首饰,男子腰间夹有玉坠镶金,就连这小贩搭的露天小摊上的帘布都有金镶玉!

许焕歌不仅睁大了双眼。

“客人,您买不买?”小贩又问道。

许焕歌看了一下小贩家的东西,都长得奇奇怪怪,形状大小各不相同,有的细长如铁丝,有的扁平如豆饼,按捏下去居然还软绵绵的。这是什么?许焕歌突然被一颗黄豆大小、泛着淡蓝色微光的弹珠吸引,仔细一看,弹珠里面有一个褐色的圆点,圆点周围被一些近乎透明的水珠包围。刚靠近,是刚刚那股刺鼻的味道,但很快就就消失了。

“这是什么煮器?”

“客人,这可不是煮器,这是熏珠,我一朋友今儿不在,我这帮着一起卖呢。”

“这东西能有什么用?”

“您是怕是从别地刚到这儿来的吧,它可以夜间照明,而且会散发出一股常人闻不出来的气味。”只见小贩神神秘秘地靠近许焕歌,声音低沉道:“防止脏东西靠近。”

“脏东西?”

“嘘!切不可大声!这是大家最为忌讳的东西,这边每人都会有一器物防身呢!”

许焕歌点了点头,心想这边这么邪门,脏东西怕是到处都是,要想活着怕是真需要。许焕歌摸了一下自己口袋,空空如也,钱都在公文包里呢,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肯定什么都没带。

“嘿嘿,兄弟,我这出来的挺匆忙,没带钱。”许焕歌憨憨地想讨好小贩。

“钱是什么?”

“你们这边买东西不用钱?”许焕歌睁大了眼睛。“那你们这边要拿什么买东西?”

“我不知你说的钱是什么,但在奇门买东西要用冥芯 。”说着,小贩又轻念了一下,他的手中出现一团粉光。

许焕歌这还没看清呢,就消失了。

“可是我刚到这,没有你们说的这个东西。”

“没有?”小贩插着腰,上下打量着许焕歌。

“没有的话,那用你的血来交换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