烨木堇微微打开了门,从门缝中往外看去,刚刚那个浓烟已散布到整个三楼,外面人群窜动,一些人在站在屋外看戏,一些人则开始不住的抱怨,一群星宿楼的侍从则拿着扇子,抬着水桶跑到屋子里祛烟。

烨木堇合上了门,走到桌子旁坐下,此时,林楚伊正在帮许焕歌划伤的手背上药。

“疼吗?”林楚伊问道。

许焕歌笑着摇了摇头。

只见林楚伊拿着布条细心地帮许焕歌包扎,动作轻柔,生怕把人弄疼了。坐在一旁的烨木堇挑了挑眉,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道:“咳——那谁什么时候能醒?

“应该是受了点惊吓,很快就能醒过来。”林楚伊已包扎完毕,示意许焕歌动动手腕。

“谢谢。”许焕歌笑着道谢,忽然看见林楚伊的手掌中有什么东西在发亮,问道:“你的手也受伤了?”

“没有啊。”林楚伊摊开手掌,发现上面有一些细碎的东西贴在手掌上并反着金光,“奇怪,这是什么?”林楚伊用手搓了搓,继续道:“好像是什么发光粉。”

“我看看,”烨木堇凑近,道:“是炳烛银光粉,专门使器物发光用的,奇怪,你手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是碰到什么了吗?”

林楚伊皱眉想了一下,突然睁大眼睛道:“我知道了,是金香玉上面的,最后我拿了金香玉。”

“你拿到了?”烨木堇紧张地问道。

“没有,被一个人影用长鞭从我手中抢走了。”

“一个人影?你看清楚是谁了吗?”许焕歌问道。

“并未看清,我追到窗口处时,人就已经跳下楼台不见了。”

“哎,这么说,金香玉最终被人盗走了?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我们上哪找去?”烨木堇丧气道。

“不见得,”林楚伊看了看手上炳烛银光粉,继续道:“我怀疑被盗的金香玉是假的。”

“假的?”烨木槿和许焕歌同时睁大了双眼。

这时,床上传来声响。

“嗯……我在哪……我的头……怎么这么痛?”这时,床上躺着的白衣女子醒了,她揉了揉发胀的头,慢慢从床榻上爬起来。

“来,喝杯水。”林楚伊从旁边倒了一杯水递给白衣女子。

“谢谢。”白衣女子喝下后,看到一旁站着的许焕歌,立马抓住许焕歌的胳膊道:“恩公,是你救了我!”

“不用不用,别这么叫我,我叫许焕歌。”许焕歌连忙挥了挥手。

“怎么不用?刚刚若不是你,我可能早就一命呜呼了,我茱淼淼有仇报仇,有恩报恩,请恩公受我一拜!”说着便要起来叩拜。

“别别别!”吓得许焕歌连忙扶住了她,“真的不用,真的不用……”

“恩公,你的手怎么了,对了,是被我刺伤……”茱淼淼突然握住了许焕歌的右手,皱着眉头道。

“没事没事,叫我焕歌就行,是我们有错在先,不应该闯入你的房间……”许焕歌连忙解释道。

“焕歌哥!”茱淼淼笑着叫道,“那你们二位是谁?”

“我叫林楚伊。”

“我是烨木堇。”

“我叫茱淼淼,大家叫我淼淼就行。刚刚这么对大家…… 其实……我只是想吓吓大家,真没有那个意思……因为我……只是特别讨厌偷盗之人,想给这些人一些教训罢了。”

这时,许焕歌和林楚伊不由自主地看向烨木堇,烨木堇尴尬地瘪了瘪嘴,低声咳嗽了一声。

“茱小姐,我们虽不是来偷你的金香玉,但是我们的目的确实是为了金香玉而来,但就在刚刚,你的金香玉已被一个黑衣人劫走了,我们希望你能如实告知,那个金香玉是真的吗?”林楚伊问道。

“是假的。”茱淼淼低着头回道,“不过,你们怎么发现的,我做的这么真。”

林楚伊摊开了自己的双手。

“噗,你碰了我的金香玉?我那炳烛银光粉就洒在上面,蔓珠陀罗花的香味也是我用花粉特别调制的,是不是很像真的?”茱淼淼笑道。

“既然被盗的是假的金香玉,那真正的金香玉在哪呢?”烨木堇追问道。

“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找金香玉。”茱淼淼看着大家问道。

三人突然沉默了,该如何诉说呢?

林楚伊刚想开口,就被许焕歌用手轻轻拽住。

“我们有要事需借金香玉一用,用完后必定如期归还。”许焕歌回道。

“要事?什么事?”茱淼淼继续问道。

“这个……”许焕歌沉默了。

“如果大家是朋友,就该坦诚相告。何况焕歌哥刚刚救了我的命,我已经把大家当作朋友相待了,如果我茱淼淼能帮到,我一定鼎力相助。”茱淼淼真诚地说道。

“我们需借用金香玉的力量催动时间复位。”林楚伊答道,这时她看着许焕歌的眼睛,对其点了点头。

“时间复位?”茱淼淼疑惑道。

随后,三人便将此行的大致目的告知了茱淼淼,但并未透露许焕歌是天选之人的事情。

“原来是要做这等大事!我茱淼淼一定要参与。”茱淼淼兴奋道。

“我们已把你当作朋友,将此行的目的告知与你,希望茱小姐能告知我们真正的金香玉到底在哪?”林楚伊问道。

茱淼淼摇了摇头,道:“我做的都是假的金香木,我也不知道真的金香玉在哪里。”

“那你为什么做假的金香玉?你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烨木槿问道。

茱淼淼突然沉默了一会,答道:“我想以此引出真的金香玉,因为真的金香玉前些年在我姐姐的墓室中被窃贼盗走了。”

“你姐姐?”三人惊讶道。

“对,金香玉又名‘茱姬之泪’,茱姬就是我大姐,我是茱家最小的小姐。”茱淼淼回道。

“什么?”

三人睁大双眼,已震惊到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