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烨木堇用手搭在了许焕歌的肩膀上,稳定了许焕歌逐步后退的趋势,并把许焕歌自然地往前推了推,朝老太太笑着说道:“老板,我、这位小兄弟还有一个朋友今晚要投宿,两间房即可。”

老太太继续盯了许焕歌一会儿,看得许焕歌头皮发麻,不自然地朝老太太讪笑道:“老板……您……您好。”

老太太慢慢低下了头,用一种沙哑的声音道:“只剩一间。”

许焕歌和烨木堇相互对视了一眼,烨木堇继续问:“真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吗?”

老太太答道:“没有。”

“那……有总比没有好,您就先帮我们订一间吧。”烨木堇嬉笑道。

“冥芯两枚。”老太太伸出布满皱纹的双手。

“好的。”烨木堇口中默念符语,手中顿时出现两团粉红色的光芒,迅速飞入到老太太手掌中随后消失。

许焕歌看呆了,原来烨木堇也有冥芯。

老太太头也没抬,继续一边写字一边擦拭着身边的器物,慢慢道:“三楼玖字房。”

“好的,谢谢老板!”烨木堇客气谢道,连忙推着许焕歌走上楼去。

许焕歌和烨木堇找到玖字房后连忙推门而入,许焕歌关上了房门后深呼一口气,而烨木堇则悠闲地坐在中间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倒了一杯茶水放在嘴边慢慢品尝。

“刚刚真是吓死我了,那个老太太为什么直勾勾地盯着我看?”许焕歌坐在烨木堇身旁小声问。

“可能是你惊恐的表情吧,不过正常,她在这里这么多年,第一次在这投宿的人都会被吓到,慢慢就会习惯的。”烨木堇慢条斯理地回道。

“她不会发现什么了吧?”许焕歌睁大眼睛问道。

“她能发现什么啊,这里各域每天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大部分除奇门之外各域人员都会在此投宿,第一次见到她样子的人应该都会被吓到吧,你主要是表现得太过明显了。”

“这么明显吗?”

“还不够明显吗?你都吓得往后退了。”

“不过她的眼睛真的挺恐怖的,她的右眼居然没有瞳孔,而且她的脸上怎么这么多灼痕,像是曾经在大火中被烧伤过。”

“这我可不知道,老太太以前应该经历了很多事吧。”烨木堇喝了一口热茶道。

“对了,刚想问你,你们奇门为什么用冥芯作为交换?那一团粉红色的光里是什么?”

“是能量。奇门自多年前推行遁术后就用冥芯作为交换了,冥芯即承载生命能量的一种载体,因为奇门一直崇尚生命至上,奇门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机能越来越不好,一旦受伤很难恢复,唯有生命能量充入体内才能进行身体机能的修复。于是域主在几年前开始推行遁术的同时用冥芯作为交换载体一同在奇门推行下去了。”

许焕歌点了点头,奇门以生命为至高点,不以金银珠宝为交换物,交换的一切以生命为根本,也是符合人类发展的规律。

在日天极里,除了生死,的确也没什么大事了。

“那冥芯怎么保存呢?我看你念符语后冥芯就出来了,那是什么操作?”许焕歌问道。

“这就是遁术啊,我看你之前念着符语催动熏珠,我还以为你都知道呢。”烨木堇诧异道。

“这就是遁术?”许焕歌惊讶道。

“对呀,遁术在奇门非常普遍,基本上每日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用到,你说你不知道,那你之前熏珠和煮器哪里来的?”烨木堇疑惑道。

“我用两滴血换来的。”许焕歌道。

烨木堇一口茶喷了出来。

“什么?你用血换的?你可知在奇门没有自愈能力的情况下,血可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一般人很少用血来换取,除非是穷途末路之人才会这样做。”烨木堇惊讶道,随后拍了拍许焕歌的身体,继续问道:“不过你的基能可能还是属于日天极,不同于我们,应该没事。”

“就两滴血,我也没感觉。”许焕歌敲了敲自己的腿骨,舒展了一下神经,与之前并无异样,要有问题早在几天前就应该有问题了,不过许焕歌突然想到自己无缘无故在街上昏倒的事,突然觉得似乎身体也受了一些影响。

“我记得我换了血之后突然在街上晕了过去,应该还是有一些影响,以前在日天极里从来没有发生过。”

“那是当然,他抽的可是你经脉中的活血,可不是一般擦破皮的死血呢。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么多天我看你也应该恢复了。”

许焕歌点了点头。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自来到月天极后也在慢慢适应这里的环境。

“对了,今晚我们就定了一间房怎么办?楚伊公主马上就会来与我们汇合,我们三人总不能挤一间房吧?”许焕歌着急道。

“唉,你不说我都给忘了,今天星宿楼里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往常定个两三间都是没问题的,今天好奇怪啊!”烨木堇疑惑道。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许焕歌连忙打开门缝,看到下面一阵人群骚动,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下面好多人啊,我们要不先下去看看?”许焕歌转头望着烨木堇问道。

“嗯,顺便下去等一下公主。”烨木堇赞同道。

当二人走到楼下时,发现在星宿楼的一楼中间立起了一个红毯大舞台,一个小伙正用力敲着手中的锣鼓,引来下面各域喝茶人群的目光。

只听小伙吆喝道:“感谢各域爱宝之人前来星宿楼捧场,今晚是星宿楼一年一度的‘赏宝大会’,好话不多说,有请第一位来自鲲山的望山公子给我们带来的‘麻腾景瓶’。”

只见在人群中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笑着向大家挥了挥手,然后向旁边的侍从点了点头,几个侍从便从后台抬出了一个半米高的景瓶,只见景瓶中间刻有一只气宇轩昂,威风凛凛的神鸟,神鸟全身浑圆,头部高高抬起,圆目有神,颈部粗短,胸前挺立,双腿粗壮有力,双翼更是丰满收拢于身侧。在神鸟周边布满密密麻麻的漩涡般纹文饰,看起来年代久远。

随后旁边的侍从便开始一一讲解,赢来下面一阵掌声。

“东西还真不错,原来咱们今天赶上了星宿楼的赏宝大会,我说今晚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呢!”烨木堇说道。

“这些是什么人?”许焕歌问道。

“应该都是一些喜欢收藏有趣灵器的各域旅人,目的是相互鉴赏,并不以赢取为目的。”

“嗯,有点像我们日天极的“古玩收藏者”,我们坐着看看,顺便在此等楚伊公主。”许焕歌道。

“下一个是来自启灵越公子的“三叉戟”。

“来自炎林焕机公子的“九凌秘色壶”。

“来自雅溪明月小姐的“珍纱流苏图”。

许焕歌和烨木堇坐着边喝茶边观赏各地域的奇珍异宝,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待到介绍到第二十多件器物时,眼看天色已黑。

“楚伊公主怎么还没到?不会出了什么危险吧?”许焕歌担心道。

“怎么,你看起来很关心她啊!”烨木堇挑眉笑道。

许焕歌懒得理睬烨木堇,他回头看了看,依然没有楚伊公主的身影,默默道:“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她是奇门公主,能有什么事?再等等,快看,到下一个器物了。”烨木堇拍了拍许焕歌的胳膊道。

“下面,是今晚最后一件压轴灵物,也是大家最为期待的,来自景昱的茱公子给大家带来的“金香玉”!有请!”

许焕歌和烨木堇俩人一口茶水呛到,捂着嘴咳嗽互望着对方。

“金……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