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怎么办?”烨木堇用口型问许焕歌。

许焕歌转念一想,德泽曾经救过自己,说明他本性并不坏,加之刚刚可能早已察觉屏风后面有人但并未揭穿,反而等大家走后绕回到这里,如果他想对大家不利也不会等到现在。许焕歌朝烨木堇点了点头。

二人慢慢从屏风中走了出来。

“你们是何人,为何刚刚与公主躲在此处?”德泽问道。

“是我,几天前的晚上法司曾救过我,你不记得了吗?”许焕歌盯着德泽的双眼笑道,为了提醒其回忆,许焕歌将衣服里的邪襟拿了出来。

“是你?你们为何到此处?”德泽依然气定神闲地问道。

“我们……”许焕歌突然结巴,他看了一样烨木堇。

“公主派我们在此查看书籍研究膳食,为域主调养身体。”烨木堇接道。

德泽皱着眉头道:“研究膳食?你们当我两岁孩童吗?”

“他们是我专门请来研究膳食的,请问德泽**司有什么疑惑吗?”林楚伊“砰”一声推开书房房门,一脚踏入书房,回应道。

“楚伊公主。”德泽面对林楚伊恭敬道。

“德泽**司如此多疑,莫不是对本公主存在质疑?”林楚伊盯着德泽质问道。

“小人不敢。”

“哼,你有什么不敢的?”林楚伊冷哼道。

“小人只是顾及公主安慰,前几日听闻宫狱里逃出两个囚犯,而这二人行为实属诡异,只怕会对公主有所不利……”德泽悠悠道。

只见林楚伊突然拔出腰间佩剑,剑鞘如厉风般对准德泽的

颈部,剑尺处立马染出鲜艳的红色。德泽没有反抗,只是默默地闭上了双眼。

许焕歌和烨木堇被楚伊公主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吓了一跳。许焕歌连忙抓住楚伊公主的剑柄,道:“公主,千万别冲动,先放下剑,有话慢慢说。”

“你别在这里和我耍花样,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我的目的。”林楚伊并未放下剑,而是盯着德泽的眼睛威胁道。

“楚伊公主,只要您开口,德泽哪怕是死一万次也会帮您达到目的。”德泽突然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他慢慢睁开眼,蓝墨色的瞳孔看着林楚伊,眼神中带着一丝款款深情。

在旁的许焕歌和烨木堇互相对视了一眼,毕竟在旁人看来,德泽的回答总是让人想入非非,似乎林楚伊和德泽之间有点什么感情纠纷。

“少废话,当年你也是装订天书者之一,说,八浦天书现在到底在何处?”林楚伊丝毫不被德泽话语所打动,依然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既然公主开口,德泽必定誓死帮公主找到天书。”德泽微笑道。

“在哪里?快说!”林楚伊收紧手中的长剑,更多的血液从德泽颈部流出。

此时德泽嘴唇浮现一层霜。

“公主若是相信我,就跟我走。”德泽依然笑道。

“你最好不要和我耍什么花样。”林楚伊严厉道。

“德泽的命就在公主手里,公主若是不信,现在就可收紧长剑,德泽不会反抗分毫。”德泽闭下了双眼。

林楚伊转头看着许焕歌,许焕歌对她点点头,她停顿了几秒钟,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剑。

“念在这么多年你对我王父衷心的份上,我相信你,快带我们去,若是耍什么花样,我马上杀了你!”林楚伊道。

许焕歌也挺疑惑,德泽**司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也不知在什么地方得罪了楚伊公主,有这么大仇这么大怨。

但此刻大家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大家跟着德泽走出书房,穿过一片树林,路线似乎越来越有些眼熟。

烨木堇用胳膊顶了一下许焕歌小声道:“这不是咱们昨天出来的密室路线吗?”

许焕歌看了看四周,点点头,默默道:“先进去再说。”

只见德泽带着大家穿过一个又一个弯道,最终在一面墙下停住。

“你为何带我们来年轮密室?八浦天书怎么会在这里?”林楚伊问道。

德泽并未回答,而是默默走到墙面的右边,用手在墙面摸索着,似乎在寻找机关按钮,只听“砰”一声,许焕歌后方的一面墙突然被打开。

“这不是年轮密室,是另外一间。”许焕歌惊讶道。

当他们走进去时,顿时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了。这是一间比年轮密室还要大上好几倍的密室,密室的四周布满一个又一个密密麻麻的抽屉,且每一个抽屉都有一把钥匙插在上面,许焕歌大致数了一下,估计有上千个抽屉!

烨木堇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抽屉,用手转动钥匙发现并不匹配,使劲拉了一下抽屉也拉不开,看来每一个抽屉的钥匙都被打乱了。

“德泽!你什么意思?在耍我们吗?”林楚伊转身质问德泽道,却发现德泽已不见踪影!

“他什么时候不见的?”林楚伊皱眉道。

“根本没注意。”许焕歌和烨木堇摇了摇头。

“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这么多柜子就算没锁,一个个打开找的话一天也翻不完,何况钥匙还错乱了!”烨木堇着急道。

“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这个老狐狸是故意给我们出难题,也不知道八浦天书到底是不是在这里。”林楚伊气愤道。

“那现在怎么办?不会真要一个一个的试着找吧?那要找到何年马月?”烨木堇问道。

许焕歌环顾四周,除了四周被抽屉包围,在密室的中间有一块石头平面的凸起,许焕歌走了过去查看,只见那个石头平面有足足两米长,一米五宽,许焕歌吹了吹石头平面厚厚的灰尘,用手轻轻触碰,石头表面十分平滑,应该是被细致打磨过。

“大家暂时先别乱动。我们找找看可还有其他方法。”许焕歌回道。

许焕歌以石板为桌坐在其后方,此刻他正好面对此密室大门。他用手将石板上的厚厚灰尘擦去,突然他感觉手上出现一丝凹凸不平的触感,他定睛一看,是一些数字和符号。

“这些歪歪扭扭的图案是什么?”林楚伊走进问道。

“90、α、β、γ、15。”许焕歌用手继续擦拭着桌子上的纹路,“在你们奇门没有这些数字和符号吗?许焕歌问道。

“我从未见过。”林楚伊摇摇头回道。

许焕歌盯着这些数字,突然皱起眉头道:“每个符号中间应该还有一些图案,可能时间太久了,已经被消磨了。”

许焕歌正思考着怎么进一步破解,只听烨木堇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哎,焕歌快看,这个抽屉钥匙是对的,可以打开!”

“哎,不过里面怎么是空的?”烨木堇摸着头纳闷道。

“不好!”许焕歌直觉会出问题,果不其然,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像是触发了某个机关,许焕歌感觉突然天旋地转,整个密室开始转动,林楚伊和烨木堇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当一切停止时,许焕歌睁开双眼,从地上爬起,发现正对面的出口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