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间非常庞大密室,除却中间庞大的年轮外,四周摆放着一些器材,许焕歌仔细观察,一些简易器材的制作与日天极世界中的器材相类似,使用的都是科学的原理。

“这里就是歆遥平日研究的地方吗?”许焕歌问道。

“是的,在我小时候,经常来这个地方找歆遥姐姐玩耍,平日里她都会和我族法司在这里做研究。”

许焕歌看着年轮中出现的幻想,问道:“时间错乱这件事在歆遥来这之前就发生了吗?”

“不知,八浦天书中并未记载。”林楚伊想了想,继续道:“但是昼夜不明却是近几年才发生的,我记得小时候并未出现如此差距。”

“哎我说楚伊公主,能不能给我们找一处歇脚的地方,好好吃上一顿再慢慢聊啊?真的,一天一夜了,快饿到晕厥了。”烨木堇躺在地上叫苦道。

的确,许焕歌此时也感到阵阵饥饿之感席卷而来。

“还未和楚伊介绍我们二人姓名,我叫许焕歌,他叫烨木堇,那就有劳楚伊为……”许焕歌话音未落,林楚伊突然竖起食指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有人来了,大家先跟我走。”林楚伊轻声说道。

林楚伊打开另一处暗门,许焕歌和烨木槿跟了过去。

“什么人过来了?”烨木堇问道。

“应该是法司,这个密室自从歆遥姐姐逝去后便很少有人会来。”

“那你今天怎么来了?”许焕歌问道。

“就突然想来就过来了,没想到会碰到你们。”

林楚伊带着他们从密室出来,一路上小心翼翼,躲开巡查队伍,带他们来到了她的宫殿里。

“你们先洗澡换身衣服吧,我让下人给你们准备一些仕察的衣服和饭菜。”

“那就多谢楚伊。”许焕歌和烨木槿双双道谢。

天色渐渐转亮。

许焕歌躺在久违的浴桶中,慢慢闭上了双眼,回想自己今天的遭遇和所闻,他不仅感叹世界之大,百转千回,一切瞬息万变,谁都无法预料下一秒发生之事,也无法拒绝命运的安排。魂魄来到此处,并非他意,但为了生存,他需要适应天命。

“焕歌,你不会在浴桶中睡着吧?”在旁泡澡的烨木堇喊到。

“没有,我就是想到一些事。”

“没想到你是居然来自日天极,原来我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我就说刚见到你就感觉不一般。”烨木堇感叹道。

“不,都是普通人。”许焕歌默默道。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真的去寻找灵物再回到日天极吗?”

“是的。而且所剩时间已经不多了,只有两个多月时间,我一定得在□□消失之前回去。”

“其实在我看来,你若真无法回去留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坏事啊!”

“不,我一定得回去。”许焕歌坚定地说道。

“日天极真有这么好?”烨木堇疑惑道。

“那是另一番世界,那里有我的家,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太多不舍的回忆。”许焕歌渐渐陷入了沉思,想到过去的种种,有抱怨,有辛苦,但这些在现在看来都是一些无事□□罢了。

许焕歌笑了笑,摇了摇头。

当林楚伊再次看到他们二人时,顿时愣了一下。二人洗去身上的尘污,换上干净的衣服,清秀的面容脱颖而出。二人皆身材高挑,许焕歌身材偏瘦,衣服穿在身上略显宽大,可是面容清秀白皙,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而烨木槿身材略显魁伟,肌肉均匀,倒是一副习武之人的模样。

“二位洗去尘埃后的样子果然颇有精神。”林楚伊笑道。

“那可不,楚伊公主有没有被我们英俊的相貌所折服?”烨木堇讥笑道。

许焕歌用手肘顶了一下烨木堇道:“多谢楚伊公主。”

“大家先坐下边吃边聊。”

真的是满满一桌子山珍海味。二人饿极,拿起筷子便开始狼吞虎咽,只见一桌子好菜没一会儿就被二人席卷而光。烨木堇舒畅地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憨憨大笑,许焕歌又用手肘顶了他一下,憨笑道:“我们真的是太饿了。”

林楚伊用手捂了一下上扬的嘴角道:“无碍。那对于接下来寻找灵物的行动,你们如何考虑?”

“我定是要回到日天极的,既然根据歆遥所著八浦天书记载尚有回魂之法,我必定要尝试。”许焕歌坚定道。

“我也要同你们一起去!”烨木堇道。

许焕歌转头看着烨木堇道:“木堇兄弟,其实你不必冒险。”

“哈哈哈,我烨木堇一浪荡凡人,平日多做一些小偷小摸之事祸害他人,何不就此金盆洗手与各位一同做一些造福族人之事,也算是给自己积福报德。再说咱俩也算是一同经历过生死,多一人多一帮手,我对焕歌兄弟可是绝对相信的。”烨木堇笑着朝许焕歌眨眼道。

许焕歌同烨木堇点了点头。

“那好,既然二位已做决定,那我们即刻秘密行动。”

“秘密行动?你不会是想瞒着你的王父偷偷与我们一同前去?”许焕歌问道。

“为何不告知你王父,或许还能祝我们一臂之力。”烨木堇问道。

“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在王父耳边旁敲侧击地提起寻物之事,但都被王父塘塞拒绝,甚至迁怒与我,让我不再妄想。王父热衷拜祀之事,企图通过拜祀之法通灵复位,在我看来简直荒谬至极。时至今日,那些法司除了普推奇门遁术尚有功效,其他并无根本变化。”林楚伊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最重要一点是,天选之人的身份不可暴露。”

“楚伊公主说的极是,歆遥之死的原因依然成谜,天选之人的身份一旦暴露恐会引来杀生之祸。”许焕歌赞同道。

“好,那我们即刻收拾行李秘密出发!”烨木堇倡议道。

“等等,出发之前,我们得先寻得一件东西。”林楚伊若有所思道。

“什么东西?”

“八浦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