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听说陛下要宴请斩杀国贼的仙师,整个朝堂群起而动。

那些脱离宗门的修士,也借机拜访,这些修士都是进阶无望而返回世俗的弟子。身边带着各自家族最好的子女前来,所怀心思不言而喻。

但这些都不是萧羽关心的,在御花园中,萧羽四人围坐,听着皇帝陛下讲述清莲公主母妃的事情。

“早在十年前,怜儿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听当时的国师说,这种病根本就是无药可救,只能吊着命,能活几年是几年。看着爱妃日夜憔悴,如今想来,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以国师修士的能力,世间还有什么事他解决不了的,除了生老病死。”

一个人的灵魂被困肉身近十年不得轮回,还要经受日日夜夜的折磨,其痛苦可想而知,难怪那鬼妾的实力能有筑基中期。

看着呆坐在一旁的清莲,皇帝陛下突然发问道:“对了,能不能请仙师看看我儿,有没有修仙的潜质?”

话音一出,原本还沉默不语的清莲公主,瞬间眼前一亮,清澈透亮的眸子希冀的看着萧羽。

萧羽在清莲公主,身为一国的公主,平时高高在上,但到底还是一个小女孩。示意清莲公主伸出手臂,萧羽用灵力探了探,竟然是金水木三灵根,可惜从骨龄来看,清莲公主已经十三岁了,早已过了修炼的最佳时期,就算强行修炼,成就也不高。

所以,思来想去,与其给她希望,还不如实话实说。

“公主是金水木三灵根,可惜过了最佳修炼的年龄,若要修炼,只怕成就不高,所以我不建议你修炼,免得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一开始听说自己有灵根,清莲公主脸上的惊喜表情溢于言表,可最后听到说自己成不了大修士,顿时整个人都焉了。

但皇帝陛下却怒了,用手狠狠捶在石桌上,双眼中怒气冲冲,只道:“妖道误我儿,伍毅樊那厮明明跟朕说清莲没有灵根,只是个普通的凡人,现在看来着实可恨!”

萧羽和宋灵儿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的无语。这伍毅樊也太缺德了吧,活生生将人家的爱妃炼成鬼妾不说,还断人家儿女的前途;现在看来,这伍毅樊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仙师,就没别的法子了吗?”怒意渐消,皇帝陛下还是不死心道。

却见一旁的清莲一咬牙,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快速从座位上站起,来到萧羽跟前,缓缓下拜,“国师已死,我皇室再无修士庇护,在外人眼里,这就是一块肥肉。盯着的人不在少数,恳请仙师教我修炼,不管将来能有多大的成就,只希望能庇佑我皇室一脉不被他人觊觎。”

这也是皇帝陛下留下萧羽的原因,本来是打算让萧羽做殷朝的国师。但看萧羽的态度,这是不可能是事了,现在听女儿这么说,暗道女儿终于长大了,懂得为自己分忧。

连看着清莲的眼神都充满了慈爱,以至于身为一国的公主,给别人下跪,他都觉得没有什么不妥。毕竟对方可是无量仙宗的仙师,不是么!

萧羽摇头,将清莲公主拉起,道:“不是我不愿教你,是我还没到收徒的资格。这样吧,我这里有一部法诀,能修炼到结丹期,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我这也不算违背宗门门规。”

说完,从纳戒里拿出一枚玉简,这是当年在仙妖战场上捡漏得来的一部法诀,名字就叫清莲剑诀。看来这也是一种缘分啊!将玉简交给清莲公主,萧羽不由感慨一声。

萧羽仔细看了下,清莲剑诀对于金水木三灵根都非常适合,甚至可以说就是专门为清莲公主准备的。

一旁的宋灵儿,很快找到自己能做的事情了,那就是教清莲公主一些简单的入门知识。

看着两位少女在一旁低声细语,皇帝陛下总算满意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短须,看着萧羽道:“仙师莫怪,这丫头连礼数都忘了,还请仙师见谅,我在这里替清莲谢过仙师赐法。”

清莲闻言,俏脸不由一红,吐了吐香舌,赶紧起身道:“谢仙师赐法!”

萧羽轻笑摇头,对别人来说无比珍贵的东西,于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像清莲剑诀这种低阶法诀,最多也就是中品品阶而已。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宴席的时间,晚上的皇宫依然灯火通明。

当皇帝陛下带着萧羽两人到场时,整个宴席上早已坐满了人。

随着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萧羽终于感受到了来自凡人界不一样的感受,那就是帝王的威仪。也许在修真界,一国之君不上什么,甚至还不如一个炼气士,但在凡人界,他却是一国之主宰。

皇帝陛下一声宴席开始后,众人这才落座,下一瞬纷纷抬眼打量着萧羽和宋灵儿。

尤其是那些修士,在凡人界,融合初期的伍毅樊就像一座大山,压得他们头都不敢抬。因为他们这些人,连筑基的门槛都没摸到过,穷极一生也就是一个炼气士。

别看萧羽,柳青青,宋灵儿等等,纷纷筑基成功,就觉得筑基容易。整个修真界有多少修士?能筑基成功的占百分之一,能结丹的占千分之一,而能成就元婴的,万中无一。

“微臣敬陛下和两位仙师一杯,微臣该死,未能早点看清国师那妖道的狼子野心。还好陛下贵为天子,得天独厚;今得两位仙师铲除祸害,实乃陛下之福,也是我殷朝之福。”

“陛下洪福!”

“陛下洪福!”

“......”

随着场面一片吹捧,皇帝陛下终于面带笑容,当着所有人的面,端起酒杯对萧羽两人,道:“朕敬两位仙师,请!”

喝完一杯酒,这才又道:“众爱卿随意。”

萧羽喝完一杯,就不再拿起酒杯,这些都是凡俗之物,喝多了反而对自身不好。所以,面对一个个前来示好的人,都是微笑摇头拒绝。

久而久之,萧羽和宋灵儿两人,就给了众人留下一副不好相处,拒人千里的感觉。

望着一些尤不死心,一直想要过来攀谈结交的人,萧羽对宋灵儿道:“师妹,你看看,众生百相,不管是凡人还是修士,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何解?”

宋灵儿沉思片刻,同样看着那些人道:“原因有二,其一:试探师兄对殷朝的态度,我们的突然出现,再加上国师伍毅樊之死,皇室一脉今后会不会得到宗门的庇护;其二:那些修士脱离宗门以后,虽然依旧可以为宗门培养下一代,但如今修仙界动荡,前途未知,所以...”

“没错,所以给他们造成了一种假象,也许将来不久,修真界的战火蔓延到了凡人界,他们的担忧也是情有可原的。”

一语成谶这句话,不久的将来还真发生了,因为有大量的鬼修妖修涌入凡人界祸害苍生,给凡人界造成了重大伤亡,甚至一些国家就此消失也不在话下,当然了,这是后话。

第二天

辞别皇帝李穆和清莲公主,萧羽带着宋灵儿返回修仙界。

春风十里不渡,白云万里漂泊。

踏着飞剑,望着碧蓝的天空,萧羽心生感慨。原以为这一趟回家会是久别重逢,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场别离!

生死有命,当你看透一切的时候,会发现人生最美好的事,是两个字-活着。

没错,活着!修士修仙,不就是为了逆天改命,摆脱生死;与天长生,与地同修。

成道,成道。

三千大道,我修的是仙道还是魔道?亦或是仙魔两道,然而众生皆说仙魔不两立。而我,能不能打破桎梏呢?

这一刻的萧羽有些迷茫了,自古没有一位修士能够做到的事,他能做到吗?

数万年前,或许更久,有多少修士大能死在这条道上?才有这句警世名言流传下来。

仙魔不两立,不单单是修仙界和修魔界之间的矛盾,也是仙道和魔道的冲突。两种截然不同的道,能不能因他而改变?

“师兄,你在想什么?我都叫你好几遍了!”

就在萧羽沉思之际,一旁的宋灵儿连叫了他好几声,语气有些不满。

“什么?”

萧羽转头不解地看着宋灵儿。

“前面有打斗声。”

随着宋灵儿的提醒,萧羽这才反应过来,暗道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如今整个修仙界都陷入了混战,这里是无量仙宗的地盘,自然不能幸免。

“走,去看看。”

萧羽带头朝发出声音的地方潜去,没过多久,就来到打斗之地的外围。两人收敛气息,躲在一颗大树后面朝场地看了过去;只见一团黑雾笼罩中,三男一女被困得死死的,伴随着一阵阵凄厉的鬼叫声,四人身上不断出现伤口。

尤其是站在最中间的那名女修,洁白的法衣早已被鲜血染红,脸色惨白一片,眼中布满了恐惧。

“是无暇峰的周师姐,快去帮忙。”宋灵儿一看到女修的脸,立刻认了出来,说完就要冲出去搭救。

却不想被萧羽拉住了手臂,顿时焦急道:“师兄,怎么了?先救人啊!”

看着那身白衣,萧羽就不想救人。但宋灵儿偏偏救人心切,所以并没有体会到萧羽的抗拒。

无奈,萧羽指着那团黑雾,一脸诚恳地道:“看清楚情况再动手不迟,那可是融合中期的鬼修,你去了只会白白送死。”

没错,黑雾正是一位融合中期的鬼修,而被困在其中的四人,修为最高的才不过筑基后期,差了整整三个小阶(筑基巅峰,融合初期,融合中期)

萧羽倒是能应付一二,关键是他看那身白衣不爽,所以就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