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正想问是谁废了他们的修为,却被萧羽开口打断道:“师侄,眼下还是尽快互送大家回临渊,若是敌人就在附近,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

他可不想再被女子抱着哭了,贼尴尬!

想想也是,予正这才止住话头,带着大家出了山洞。

直到走出树林,予正这才拿出信号放了出去。没多久,紫嫣带着另三人,急冲冲的御剑而来。

当看到众人的凄惨后,又是一通大骂,最后才跟着予正他们,互送这些弟子回了临渊。

此事自然在临渊城引起了轰动,这几天,无量仙宗不断有弟子失踪一事,其他宗门暗自庆幸之余,自然少不了幸灾乐祸。

如今,听闻无量仙宗找到了那些弟子,但修为却被废了之后。纷纷上门安慰,报以同情。顺便打听下消息,免得自家弟子步了后尘。

这些嘴脸,看得无玉道君脾气爆发,直接将人全都轰走后,怒气冲冲道:“究竟是谁干的?说!”

情况自然是被抓的弟子更了解,当下,凡庆便将自己等人,出城侦查到修为被废,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听完后,无玉道君瞪着萧羽几人,“你们是怎么发现那个山洞的?”

“我们...”予正刚开口,却被无玉道君制止,然后指着萧羽,道:“你来说!”

萧羽很想翻个白眼,但眼下他可不想触无玉的霉头,只好将经过叙述了一遍。

经过予正的再三确认,无玉道君终于放过了萧羽。

走出大厅,萧羽就纳闷了,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无常峰的峰主了。怎么跟只疯狗似的,咬住自己不放!

无玉道君刚才露出的敌意,他感受到了,而且还很强烈。要不是自己谨慎,这次还真不好糊弄过去。而大厅内,安抚完那些,情绪有些失控的弟子后,无极道君不满地对无玉道:“师兄,大家都很难过,但刚才你针对萧师侄,是不是过了?

我知道你一直很不喜他,但萧师侄这一来,就帮咱们找回了弟子,不是吗。”

无玉道君闻言,脸色有些不悦,沉声道:“师弟,并非我故意针对,这小子揣奸把猾不说,我们找了几天没任何收获。他一来就找到了,我不得不怀疑,再说,他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这次更加如此。”

无极翻了个白眼,小师妹这对师徒,到底哪不好了!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呢。

回到给自己安排好的房间,萧羽想着接下来的打算,无玉道君无端对他产生怀疑,给他提了个醒。

从纳戒里拿出一枚玉简,轻轻抚摸着,里面是有关老蛟王出山的消息,是他之前,特意让凤三把声音录进去的。

本来打算直接上缴给无极他们,但现在嘛。如果他真这么做了,那就怎么洗都洗不清了。

仙妖大战时期,自己却和凤三公主有交集。不用他脑补,就能想到无玉道君跳脚的样子了。

那怎么办呢?这可关系到他下一步的行动呢。想了想,最后,还是得靠回风雪来办这件事。

有了主意后,他也不急,就在房间里打坐修炼,等弟子被抓,这件事情的风头过了再做打算。

如今身在临渊城,魔元自然不能再修炼。他查看了一下,自己现在是炼气九层,魔元炼气六层。

差不多是临渊城里,修为最低的那个了!想想都有些脸疼。等玉简的事情办完后,自己一定要回风靡城,先把魔元筑基了再说。

确定接下来的计划后,萧羽这才盘腿坐下,稳定心神,开始修炼与祭剑,灵剑的品级可不能落下。

修真无岁月!

对于萧羽而言,他这种小虾米,完全引不起别人的注意,甚至予正他们,还巴不得萧羽就待在临渊城,别给他们惹麻烦什么的。

他这一入定就是一天,等他清醒之后,外面的妖族大军,已经再次发起了攻击。

在镇妖九曲大阵阵眼处,无极道君一边输送灵力,一边看着忙碌的法乘道:“大师,九曲大阵还能撑多久?

第二批援军,至少还要三天到达。若不能撑到第三天,下一个城市莫璇城,可阻挡不了妖族大军的步伐啊。”

“阿弥陀佛,若凤王不用凤临灭世,九曲尚可一挡。只是世事难料,唉!连普世祥云大阵都未能挡住他,九曲...”

法善可是修仙界,数一数二的元婴大圆满,连自家师兄都不是对手。法乘面对无极道君的问题,如何解答?

未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无极道君作为这次宗门的带队人,自然要想好后路。

数百弟子,可不能折在这里。听到城外杀声震天,无极道君也想赶往城墙上去,可眼下,他还要帮法乘维持大阵的运转...

且说萧羽刚入定醒来,就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意识到可能是妖族攻城,便连忙跑了出去。

尽管不愿意,但如今他作为修仙界宗门弟子,自然要有所表现。

刚赶到城墙之上,就看到,数量庞大到极致的妖族大军,疯狂撞击着城墙。而且有一处已经破了一个大洞,大量的妖兽从外往里冲。

那股声威,震撼莫名!就算是前世的他,因为喜欢独来独往,所以,都未曾见过如此壮观的攻城大战。

上天入地,法宝齐飞,法术耀天!**与城墙的碰撞,元婴修士之间的较量。

空间破碎,声势荡天。

直到被人推开,萧羽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他还在想,自己前世能做到以一敌百,也能做到万军丛中飘然而过。

然而与眼前的战场相比,犹如小巫见大巫也!

有一种力量,叫热血沸腾,就如他现在一样,他很想试试自己的仙魔之力,能否灭杀修为比他高几倍的敌人?

下意识的祭出雪白灵剑,有了百变术,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魔元会暴露。

妖修结了妖丹才能化形,也被称之为妖修,亦能口吐人言。但并不代表那些筑基,融合妖兽没有灵智。

它们的实力,比一般修士更强,**上的强横,是修士们难以企及的。

这也是妖兽们,敢顶着城墙上的攻击,疯狂攻击护城大阵的原因。

雪白灵剑划破长空,带着剑影,在仙魔之力的催使下,直击一只冲进城来的筑基妖兽。

也许,是发现萧羽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也敢对它动剑!怒气一上头,撒开脚丫子就撞了过来,完全忘了自己,也能释放法术这回事。

“噗呲!”

雪白灵剑带着浓浓杀机,刺中妖兽的脖子。妖兽惨叫一声,依旧不管不顾冲了过来。

却被一位融合期修士用法术击杀。再看到萧羽只是炼气修士后,脸上的惊讶表情瞬间放大,“炼气九层!能破筑基妖兽的防御,不错不错。”

说完之后,转身寻找自己的目标。

萧羽收起妖兽尸体,这可是宝,血液可以炼制丹药,皮毛可炼制防御法器。就连妖兽肉,都能卖给那些酒肆客栈做成灵材。

战场上每个人都在战斗,而他们脚下的妖兽尸体根本没人去管。所有人的想法是顶住洞口,不能让更多的妖兽冲进城。

平时也都是有空暇时间,才将自己杀死的妖兽,妖修收起来,或者安排自己宗门的人收拾战利品。但这一次,能不能守住都未知,哪还有心思管这些。

这下,可就便宜了萧羽。随手将脚下的尸体收起,然后抬头望了望四周,见没人注意到他。于是,在艰难斩杀一只筑基初期的妖兽后,收尸,顺便将旁边的几只也一并收了。

更可恶的是,他还顺便扯下了战死之人的储物袋!萧羽以为没人注意到他,但无玉道君可将他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这混子就不该出现在这里。修为低就该好好躲起来修炼,跑这里来逞能?

无玉道君对这种无耻的行为,表示唾弃之后,他很想过去扯下萧羽腰间的弟子令牌,然后大声告诉别人,这不是他无量仙宗的人。

这脸,他无量仙宗丢不起。但他如果真这么做了,估计以后,情月初也会找自己的麻烦吧!

撇过脸当作没看到,无玉道君只好将怒火撒在对手身上。

纳戒的空间够大,萧羽含泪收下妖兽尸体和储物袋。正美滋滋之际,突然一道寒芒划过。

下意识的后仰,待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因为太过专注,而忽略了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一只虎妖见自己一击未中,迅速从口中射出一道金芒。如此近距离下,萧羽凭着本能用灵剑挡在身前。

“叮!”

金芒与灵剑相击,发出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巨大的力道,直接将萧羽击退出去。

“蹬蹬蹬...”

一连退后四五步才将将刹住脚步,一滴冷汗从额头流下,萧羽暗道一声好险!

然后迅速注入仙魔之力,举起灵剑斩向飞扑过来的虎妖。

眼中狠戾之色一闪,脚下不退反进,带着冲劲竟要与虎妖比拼近身格斗。

仙魔之力有多强萧羽心里清楚,否则贸然上去就是找死。

“噗呲!”

带着一往无前的威势,萧羽一把将虎妖的两只前爪给斩了下来。

这可是筑基中期的妖兽!

鲜血飞洒间,虎妖发出凄厉的惨叫,但很快被混杂的战场打斗声,掩盖了下去。

萧羽见一击奏效,冷笑着看着虎妖,然后在它惊惧的目光中,将雪白灵剑插进它的后背。

白进红出,拔出灵剑之后,随手甩掉血迹,萧羽这才喘了口粗气。

这次让他对仙魔之力,有了更深的了解!炼气九层的灵力,加上炼气六层的魔元,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或许,自己以后,要好好发掘一下仙魔之力的潜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