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善寺和无量仙宗,一个在西一个在东。相隔这么远,法渡都能赶过来,看来事情不简单啊!

思索片刻,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这完全打乱了他的历练节奏。不过,萧羽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件事也许是个契机。

萧羽打算结账去看看,历练以后有的是机会。刚拿出储物袋,突然,眼光瞄到旁边的三人,正盯着自己的储物袋。

拿灵石的手一顿,接着不紧不慢的拿出十几枚晃了晃,像是在思考该用哪枚付账似的。

最后召来酒保,留下一枚灵石道:“大哥,我想问问,这附近哪有传送阵?”

接过灵石,酒保脸上笑开了花,“这附近没有,想坐传送阵那要去修河城,从这里一直往西,大概十天就到了。”

谢过酒保,萧羽收起储物袋出了酒肆。

直接走出了坊市,萧羽突然加快脚步,一路疾驰了近一刻钟后,突然窜进了一个小树林。

停下脚步四处打量了一番后,确定是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然后望着来时的路,过了半晌,三个身影出现在视野中。

将萧羽围住后,左边的小个子男人有些气喘,指着萧羽便骂:“小崽子挺能跑啊,追死爷三个了。识相的赶紧交出储物袋,否则,这小树林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三人中,两个跟他一样是炼气八层,高个的炼气十层。

萧羽有些疑惑,这里可是无量仙宗的范围,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打劫?

不过碰到他这个打劫祖宗,算这三人倒霉了。

祭出灵剑的那一刻,三人脸色骤变,互看了一眼后,同时发难。

高个的金系法术率先攻了过来,一道金光刚离手,便已经到了萧羽面前。

没有华丽的炫光,有的只是杀机。

萧羽急忙竖起灵剑挡在身前,只听“咚~”的一声巨响,灵剑被激起层层寒意,一圈圈灵力波动四散开来。

萧羽连退三步后,看着高个的男人,眼中一丝忌惮闪过。此人的攻击力好高,难怪敢在这里做勾当。

就在萧羽后退之际,一根藤蔓从他脚下钻了出来,迅速卷住他的脚踝。

不等萧羽反应,又是一根土刺直指他的胸口。

三人三道攻击,配合得天衣无缝。先击退,再缠住,再袭击。

萧羽用灵剑挡开刺过来的土刺后,冰寒的灵力冻住藤蔓,脚下用力,直接挣脱了束缚。

这一切发生不过一息的时间,望着高个的男人,萧羽露出一丝冷笑,这个男人最危险,只有先解决了此人,才有胜算,于是灵力全开。

霎时间,磅礴的灵力激荡而出,顺着一指,雪白灵剑划破长空,直指目标。

高个男人大惊,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刚到八层修为的人,气势会如此强大,那瞬间爆发的威势,带着死亡的气息萦绕整个小树林。

望着刺来的灵剑,高个男人将整个手臂裹上灵力,顿时,一条通体金黄的手爪狠狠抓向灵剑。

萧羽一边控制灵剑,一边注意脚下,可别再被缠住了,不然陷入被动可就麻烦了。

“吱~”

灵剑和金爪相击,电光火石,激射而出的灵力波荡,将周围的树木全都摧成了几断。

四人也被这股气势荡住了心神,连连后退。

高个男人停住脚步,望着这个修为只有八层的少年,眼神开始专注了起来。

金爪一收,一放,顿时,金色的灵力游荡在金爪之上,做完这一切后,高个男人冲着萧羽极速袭去。

快若闪电。

萧羽对高个男人的专注,一直都没放松过,眼见他快速朝自己袭来,脚下刚要踏出,却被突如其来的藤蔓裹住了小腿。

卧槽!

千防万防,最后还是一脚踏错了地方!

来不及思考,金爪已经到了胸前,萧羽只得腰部用力往后仰去。

“呲~”

金爪撕破衣服,在萧羽胸口处,留下五条深可见骨的爪痕,顿时,鲜血直流。

胸口的剧痛,让萧羽越发清醒,抬剑朝再次来袭的金爪削去。同时双腿一转,整个身子由前转到高个男人的背后。

手中灵剑在还没削中金爪时,突然改变方向,直接朝他后背狠狠刺了下去。

高个男人原本,还想趁着萧羽行动不便,来个乘胜追击,结果萧羽突然改变攻击方向,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眼看灵剑就要刺中要害,却被身后一根土枪,闪电般横扫过来。

萧羽大恨,但不得不用灵剑去格挡土枪。

高个男人趁机转身,金爪朝萧羽腰腹狠狠抓去,想要来个两面夹击。

前有狼后有虎,在这种生死关头,萧羽一咬牙,顾不得什么暴动了,仙魔之力注入灵剑之中。

霎时间,雪白灵剑白芒大放,耀眼的白光把高个男人,闪了个措手不及。

萧羽想也不想,握住灵剑削了过去...

“噗~”

高个男人的头颅瞬间起飞,如柱的鲜血喷洒而出。

而土枪这时也击中了萧羽,腰腹间一股大力袭来,直接将萧羽击飞出数丈之远。

“砰~”与地面相击,萧羽的身子,带起了大片的泥土和草屑。

场面陷入了安静,小个子两人看着自己的同伴的尸体,一时间呆愣住了。

萧羽捂住腰腹,内视一看,得了,骨头断了几根。慢慢爬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看着还在发呆的两人,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笑声惊动了发呆的两人,两人相视一眼,突然被一股寒意激得打了个颤,眼中的惧意越来越大。

这是个疯子!

连炼气十层的大哥都被杀了,他们两个八层还怎么打?眼见不妙,两人飞速后退,转身就跑。

想跑?

萧羽手中剑诀一掐,雪白灵剑的速度,在仙魔之力的催动下快到了极限。

“噗,噗,啊,啊...”

两声惨叫过后,小树林陷入了死寂。捂着腰腹,萧羽慢慢来到高个男人的尸体旁,摘下储物袋,看也不看,随手拿出一个玉瓶。

撒上化尸粉,然后来到小个子两人旁边,拿储物袋,毁尸灭迹,一气呵成。

离开小树林后,萧羽直接找了个隐秘的地方疗伤。

三天过后

萧羽睁开眼睛,一道精光一闪而逝,这次因祸得福,不止伤势全好,八层的修为更是突破到了九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