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之城里再无往日的祥和淡定。不管是城墙上还是街道上,每个修士的脸上都挂着紧张莫名的神情。

这边正在等着化骨草入药炼制解毒丹,城外僵神在没有月无双阻拦之下,对乾坤无极阵进行猛烈的攻击。

僵神虽以灰雾之毒震退月无双,但他本身的实力依旧是半步化神。在僵神加入后,乾坤无极阵就算防御再强,也禁不住长时间的运行。

幽暗之城城府的地下密室内,这里是大阵乾坤无极阵的阵眼所在。

此时这个密室里站满了元婴修士,单单以极品灵石已经维持不了大阵的防御,还要靠修士不停输送灵力,方能抵挡僵神,骷髅王,幽灵王三大高手的凶猛攻击。

城外三者每合击一次,密室内必有一位元婴修士吐血退出。如此反复多次,密室内还能站着的已经少了大半。

月无双不在,月无眠作为月宗的宗主,自然在主持大局。

看着那些坐在地上打坐恢复伤势的同道,月无眠那刚毅的脸上挂着满满的忧愁,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若是坚持不到月无双回来,众元婴修士又个个带伤,万一大阵被破,如何抵挡?

“诸位,不能被动挨打,得有人出去拖住僵神三者,否则就算人再多也禁不起这么耗下去。”

蛮族族长闻言,粗矿的嗓音响起道:“僵神乃半步化神,我们这里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月无双宗主不在,火神也不在,那位情仙子也不在。谁去?”

却听狼族族长回道:“火神大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乾坤无极阵外,幽灵洪流将整个大阵上方遮掩得严严实实,正在不断攻击大阵,虽然效果甚微,可蚁多咬死象。渐渐地,大阵的上方开始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不大,确能让少量的幽灵从这里钻进城内。

“不好!大阵被破了道口子,有幽灵混入了城内,快速速前往消灭。”

正在主持大阵的月无眠率先察觉到不对,立即出声道。

一旁的狼族族长立即起身:“我去,我狼族以速度见长,对付那些幽灵最是有效。”

不等众元婴修士反应,狼族族长已然跨出了密室房门,朝大阵裂缝处而去。

狼族族长一离开,便有人问月无眠:“单凭狼族能抵挡得住吗?”

“莫要小看狼族,狼族族人单人可以一当十,而且他们有灭神阵这种组合作战方法,区区幽灵翻不起什么大浪,我们还是先将裂缝修补好吧。”

就跟月无眠说的那样,狼族族长带领族人赶到时,已经有不少幽灵杀入了幽暗之城内。整个幽暗之城遍地都是战场,那些幽灵简直比鬼魅还要诡异,不找修士杀,而专门捣乱,以阻止城内修士将矛头指向裂缝处。

狼族一来,其他修士立即放弃那些混入城内的幽灵,改道裂缝处。至于城内的幽灵,自然交给了狼族来清理。

这边的大战丝毫没有影响到桃源平静的生活。直到月无双将化骨草采回炼制出解毒丹,幽暗之城里的修士才再次出阵。

由于幽暗之城的拼命抵抗,僵神最终破城而入的想法失败。最后只能兵分两路,一部分继续破城,另一部分开始清理幽暗之城周围的地界。

战火也终于燃烧到了桃源附近。

虽然僵神知道桃源是巫婆婆的地盘,也极力避开此地。可附近的修士也是抓住这点,纷纷聚拢在桃花林外围。

“婆婆,为何桃花林最近来了好多陌生人?”

从未见过这么多外人的月美景很是好奇,那种渴望走出桃源的渴求,渐渐萌发;可她又不敢违背婆婆的忠告,所以才有一问。

对于眼前这个单纯的女子,巫婆婆是又爱又恨,尤其是当她用那双纯净的眸子注视着自己时,心里的负罪感越发的严重。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这个所谓的孙女能平安一世。

“美景,婆婆我....”

话还没说完,月良辰就风风火火闯了进来,“婆婆,有人踏入了桃花阵,要不要将他们赶出去?”

只是看到婆婆欲言又止的样子,再看着一旁的妹妹,月良辰有些不知所措。

“罢了,叫上萧小子,你我三人前去幽暗之城。”

不理会美景难过的表情,巫婆婆起身拄着拐杖走出了十年都未曾踏出过一步的屋子。

门口前,萧羽已经在等候。

看着月良辰搀扶着巫婆婆出来,知道自己终于可以出去了,心中终于有种解脱,要从见天日的感觉。不过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来到另一边。

明知故问道: “婆婆,为何召唤小子?”

巫婆婆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老身本不予理会这种破事,可十年前受一人恩惠,此人如今在幽暗之城,恐有危险,这一趟,算是报了她的恩情吧。”

巫婆婆口中的恩惠,便是十年前自己前往埋骨之地时,不慎中了尸毒。这种尸毒不是僵尸之毒,而是糜涂。那是一种长在尸体上的花,汲取尸骨为养料,所产出的剧毒。这种剧毒虽比不上僵神的灰雾之毒,却也是世所罕见。不得已之下,巫婆婆才求救于毒仙子。

这次毒仙子在幽暗之城,巫婆婆料定她有一劫,为了报恩,才有这一出。

目送三人踏出桃源,美景更难过了。

萧羽转身看着美景,犹豫着要不要劝婆婆带上这个小美人。就听巫婆婆道:“别看了,走吧。”

不知道巫婆婆为何这么坚决,萧羽只好对月美景报以苦笑:“美景妹妹,好好在家呆着,萧哥哥很快回来。”

“恩!”

待三人来到桃花林,巫婆婆突然开口道:“你们是不是很疑惑,老身为何不让美景出世?”

萧羽和月良辰忽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看着巫婆婆。

巫婆婆道:“美景性子乖巧,老身之所以将她约束,是因为她身上有关系着我巫族的重大秘密,老身唯恐有什么闪失,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巫婆婆也就点到为止,萧羽却起了心思,巫族现在还有什么重大的秘密?巫术他已经学会,肯定不是这个,那么...

突然想到了其中的关键,莫非是轮回珠?

不可能!

萧羽为这种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也不敢再追问巫婆婆,免得又要挨揍。可疑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会在心里生根发芽。

“良辰,去将那些人赶出去。”

巫婆婆吩咐道。

“是,婆婆。”

月良辰一走,萧羽自然而然接手搀扶着巫婆婆。

其实,以巫婆婆的修为不必如此,但这也是一种尊重不是。

出了桃花林,萧羽有种久违的感觉。自己十年潜修,虽然修为仍停留在结丹中期,可自己的巫力却已经踏入了聚神境。

这里的聚神境可不是单单的巫术,还有法身。根据巫婆婆的要求,只有巫术和法身同步进入到一个境界,才不会留下破绽,否则将来要是突破化虚,必定会滋生心魔,且想要安然渡过心魔劫?几率不大。

也不知道情月初现在在哪?这段时间有没有寻过自己。没有自己的拖累,想必她过得更快活吧!

岂不知,萧羽一出桃花林,情月初便心生感应,留在他脑海中的那缕神识就给了情月初信息。

情月初想也不想,起身朝桃花林这方向而来。

巫婆婆看到萧羽的发呆,便突然调侃。

“快十年了,你那小媳妇快找过来了!倘若她与婆婆起了争执,你帮谁?”

萧羽想了片刻,忽略那句你小媳妇,既不说帮谁,而是道:“初儿不是蛮不讲理的人,纵然心中有气,那也是找小子算账,而不是婆婆。”

“这可说不准。”

对于萧羽的避重就轻,巫婆婆不屑,当初情月初那股追人的劲她可是深有体会。

两人等了片刻,月良辰回来了,同时到来的还有情月初。

当情月初看到萧羽安然无事,整个人顿时松了口气。虽然心里有了准备,储物戒里萧羽的魂牌一直也亮着;可没看到真人前,心里总不踏实。

如今萧羽就在眼前,纵有千言万语,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情月初这么快就出现了,这让萧羽始料不及。想也不想就传音过去:“初儿莫要动手,婆婆待我极好,还教了我巫术。更重要的是,我已经有轮回珠的线索了。”

最后那一句才是安抚情月初的关键。

果然,在听到轮回珠的刹那,情月初身上的灵力波动一闪而逝。

接着便道:“人没事就好。走吧!”

也不管巫婆婆和月良辰,竟要直接带萧羽走人。

巫婆婆看着萧羽的嘴皮子一动一动的,就知道他刚才在做什么。只是轻轻一笑,道:“仙子不怪老身拐跑这小子这么久吗?”

一旁的萧羽大感头疼,自己刚刚安抚好人,婆婆你又何必再起事端!

情月初只当没听到,瞥了眼月良辰,便直视萧羽,略带怒意道:“还不走?”

想想这十年来,自己没日没夜的寻人,可他倒好,温柔乡里温柔醉!若不是舍不得那旁边的美人?

月良辰被情月初那绝美的容颜怔住了,暗想这小子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外面有个这么美的女子,竟还敢打自己妹妹的注意,可恨!

却听巫婆婆对萧羽说道:“是走是留,你自己决定,老身不勉强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