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焰虽然和他们这些红二代三代不能算一个圈子,按理说他只是个商人哪怕再有权势以他们也不至于怕。

但帝都同辈的年轻人里,敢得罪阎焰的还真找不出两个来。

别看秦烟之前嚣张,她骨子里对阎焰这个人,还是怕的。

发生这事儿,她好几天都没能睡好觉,生怕阎焰来报复,又生怕云簌计较,给家里人带来麻烦。

心里同时也有些记恨罗念晴,没有早点告诉她云绮萝认识阎焰,甚至还和云簌关系匪浅这件事。

云绮萝对秦烟秦龙的道歉,是在当天晚上看到云簌发过来的消息,才知道的。

她心里没什么波动,对她来说怕是连秦烟的脸都记不住,完全就是个陌生人罢了。

这会儿她正腰酸背痛的躺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腰一边哀嚎,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骂着阎焰那个大禽兽。

大美人昨晚实在是太坏了!

她就不该跟着他从她爸妈那里回来,简直就是羊入狼窝!

阎焰出差了几天,再加上一回来她又在云簌和宋翰毅那里住了几天,压根没有碰着她的机会,别说不可描述的事情了,连亲热一下都得躲到几百米开外去。

他看着自制力很强,但怎么说到底也只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每天看着喜欢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晃还吃不着,就是一种折磨。

所以一回来,他就解放自我了。

可怜的就是云绮萝了,被欺负得死去活来的,哭着求他都不肯放过。

她越哭他还越起劲儿。

简直是个禽兽。

云绮萝趴在沙发上刷着微博时,都忍不住咬着嘴巴在心里骂他。

骂骂咧咧了一天,等阎焰晚上回来了,搂着她哄了好一会儿。

一开始萝萝还能坚持自我,不到几分钟,就又开始被美色所迷惑,迷迷糊糊被他抱回了房间。

最后又是精疲力竭腰酸背痛的云绮萝趴在床上,气哼哼的威胁道:“你再欺负我,我就搬去我爸妈那里住了!”

果然,找回亲生父母,有新的靠山了就是不一样。

都有底气威胁他了。

阎焰嗤笑一声,低头堵住她唇,十指相扣,哑着嗓音道:

“这哪叫欺负,这是在疼你。”

被堵着嘴的云绮萝欲哭无泪,你这也疼了太久了!

自打云绮萝和父母相认以后,云簌和宋翰毅对她是真的好。

夫妻俩在外界都是人人敬仰的大佬,但在云绮萝这一块上,就跟几百年没生过女儿一样,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她面前来。

云绮萝搬回了阎家的别墅住,夫妻俩便每天差人往这儿送东西,吃的包含但不仅限于各种生鲜糕点零食,用的也有各种衣服鞋子名牌包包。

除了市面上可见的一些奢侈大牌外,还有很多都是御用的东西,只有内部的人领得到的那些吃的用的,但凡是好东西,云绮萝就没少收到过。

还有一些充满了中国风的服装,全是私人订制的,都往她这里送来。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但凡是云簌或者宋翰毅觉得云绮萝会喜欢的,都给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