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车驶离了慕天集团,程依依盯着外面的风景,开口:“其实,在海岛那次,我们的结婚仪式就特别的有纪念意义,虽然婚纱不漂亮,但是,那是你亲手做的,虽然戒指是狗尾巴草,但是那是最特别的。”

“那我们不如举办海岛婚礼吧!”顾少卿一脸宠溺的看向了她。

“我要的不是一种形式,现在是非常时期,所以那些就不用买了,能省一点是一点,毕竟给付艳芝的那笔钱不是一个小数字。”程依依看向了顾少卿。

“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父母的朋友多,我商场上的朋友也不少,仪式不能太寒酸了,再者说,你看我像没钱人吗?那点钱,充其量也就是毛毛雨吧!”顾少卿回答的很轻松。

“在你看来是毛毛雨,但是,我一辈子都还不清。”程依依再次将视线瞥向了窗外。

“嫁给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到时候还用跟我分的那么清吗?”顾少卿轻笑了一下。

“婚纱,首饰,衣服我都有,照我说,什么都不用买了,都是现成的,现在我们需要做的事,就是赶紧将这件事解决了,其他都是次要的。”

在程依依看来,那些婚纱,首饰根本就不重要,再者说,她根本就不缺,付艳芝给她买了一套,慕楚君也给她买过,蔡丽芬也送给她一套,她仅仅就是一个人,根本戴不了那么多。

再者说,她本来就不喜欢那个玩意,那些东西都在家里闲置着,放着也是可惜,再买的话,只会白白的浪费钱。

“你虽然有,但是那些不是我送的,作为我最心爱的女人,我想亲自送一些东西给你,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就不要推辞了。”顾少卿执意道。

闻言,程依依只好不在言语,再说下去,倒是显得她有些小家子气了。

豪车在富豪商厦门口停了下来。

两人下车后,便朝着商场的入口走去。

忽然,在商场的一角,有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现在人们的生活都富裕了,街头竟然还会出现乞丐。

尤其在富豪商厦这么热闹的地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里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每天出入的人熙熙攘攘,难道就没有相关的人员看到吗?

“走吧!再看什么?”顾少卿感觉到她脚步的缓慢,顺着她的视线也看了过去。

“一个可怜人!”程依依顺口说道。

说话间,程依依还是将脚步转换了方向,径直朝着那个乞丐走去。

她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百元大钞,搁在了他的跟前。

他低着头,长而杂乱的头发黏贴在了一起。

她看不清他本来的面目。

看到跟前的百元大钞,他的身子纹丝不动,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程依依有些纳闷,之前她也施舍过一些乞丐,但是基本上都是好一阵感谢,像他这样木讷,看到别人的施舍没有一点反应的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个时候,顾少卿走了过来,轻言道:“时间不早了,赶紧走吧!”

对于程依依施舍之事,他不做任何判定,因为这样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去做,所以也不会持任何看法。

在他看来,那些乞丐都是咎由自取,自己有手有脚,不好好劳动赚钱,专门靠着坑蒙拐骗,装可怜,来博得人们的同情心,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好可怜,甚至于有些可恨。

程依依没有理会顾少卿,而是低眸仔细去看那个人,他是年轻人,不是老者。

“为什么年纪轻轻的不去干一些正经的事情?但凡有份工作也不至于沦落街头吧!”程依依不禁责怨道。

闻言,那人忽然站起身子,拔腿就跑了。

百元大钞好端端的躺在地上,他并没有去捡。

程依依顿觉纳闷,俯身捡起钱来,便径直追了出去。

“哎——!钱,给你钱!”

顾少卿一看这情形,立马喊道:“依依,不要多管闲事!”

此刻的程依依哪里听得进规劝,她的脚步不仅没有停歇,反而加快了速度。

她本来就是长跑冠军,那人本身就饥饿难耐,浑身乏力,哪里是她的对手。

在一处拐角处,程依依忽然不见了那人的身影,依照她的速度,没有人可以在她的眼皮底下溜走。

可是那人确实不见了踪迹,他应该是躲了起来。

程依依一眼瞥见了旁边的一个狗洞,他该不会从这里钻进去了吧!

她俯身看了看,这里倒是可以容纳一个人身子。

她又抬眸朝着周围环视了一下,这里是一处老旧街巷,家家户户关门闭户,他应该进不去。

如果他是这里的居民的话,但凡是有个住处,也不会这样蓬头垢面,衣着褴褛吧!

看来这有这个狗洞才是他的栖身之处。

想罢,程依依刚要钻进去,身后传来了一道男声。

“依依,你在干什么?”

原来顾少卿也追了过来。

“我进去看看!”话落,程依依便趴在地上,就要往进钻。

“不就是一个乞丐,有什么可在意的,再者说,他不是没拿钱吗?你干嘛穷追不舍?”

顾少卿一脸埋怨的看着她的背影,这个丫头不同于常人,做起事情来总是让人匪夷所思。

“你别说话!”程依依小声警告道。

她趴在地上,身子一点点的往里爬。人人读

忽然,一只猛犬朝着她咆哮起来,她着实吓了一大跳,赶紧要倒着爬出去的时候,这时才发现,那只狗是拴着绳子的。

她这才放心的爬了进去。

那只大狗一直冲她狂吠,似乎随时都会挣断绳索,定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程依依瞥了那只大狗一眼,心想,如果刚才那个人钻进来的话,那只猛犬一定会狂吠不止,可是她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看来她判断失误了。

正在她要移步查看究竟的时候,这个时候,从老旧的房屋里走出来一个手拿拐棍,白发苍苍的老人。

她看着她这个方向,询问:“是谁在我的院子里?”

“老奶奶,我是过来找一个人!”程依依朝着老奶奶走了过去。

这时,大狗也不叫了。

“找谁呀?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老奶奶蹒跚着步子,朝着她这里摸索了过来。

在两人靠近的时候,老奶奶停下了脚步,眼神呆滞无神,抬起那双苍老的手朝着她这个方向摸索着,开口:“姑娘,你要找谁?”

程依依感觉到不对劲儿,老奶奶好像看不见她,她下意识的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她并没有任何反应。

“奶奶,您的眼睛怎么了?”她还是疑惑的问道。

“奶奶的眼睛瞎了十几年了。”老奶奶的声音虽然苍老,但是精神头十足。

“奶奶,刚才好像有人闯进来了,我就过来看看!”程依依解释道。

“小姑娘,你在胡说什么?若是有人进来,大黄还会这么安静吗?”

老奶奶只听到程依依进来时,大黄在狂吠,所以她只认定是程依依打搅了大黄。

“奶奶,我能进去看看吗?若是那人真的进来了,我担心他对奶奶您造成伤害。”程依依故意说道。

她就是觉得那个男人进了这个小院,可是就这样走掉的话,反而有些可惜。

“奶奶说过,这个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姑娘,你还是赶紧走吧!”老奶奶直接下了逐客令。

“奶奶,我就看一眼,行吗?”程依依请求道。

“你这是私闯民宅懂吗?”老奶奶闻言,便不高兴了。

这时,门口响起了叩门声。

两人同时瞥向了门口。

“谁呀?”老奶奶冲门口喊道。

“过路的,想跟您讨杯水喝!”

程依依闻言,强忍着笑,她听得出来,那是顾少卿的声音。

竟然装路人!

“我这里没有水!”老奶奶没好气的冲门口喊道。

然后,老奶奶将视线看向了程依依,再次下逐客令:“姑娘,你若是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程依依无奈,只好说道:“奶奶,那打扰了!”

话落,她便朝着门口走去。

打开大门,她径直走了出去,然后抬手掩上了房门。

这时,顾少卿笔挺的站在她的面前,调侃道:“大侦探,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程依依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这么喜欢看人笑话。

“走啦!”

他们刚迈出没两步,忽然听到大门门栓响动的声音,程依依驻足,回眸看去。

原来老奶奶将门栓插上了。

“好一个谨慎的老奶奶,可能是这年头坏人多了,怪不得老奶奶都变的敏感起来。”程依依低声嘟囔了一句,便转身朝着胡同口走去。

当两人即将走出胡同口的时候,程依依忽然转身,又返了回来。

“你——,你要干什么?”顾少卿冲她的背影喊道。

程依依转身,朝着顾少卿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便蹑手蹑脚的朝着老奶奶的那处院子走去。

到了近前,她轻轻的俯身,爬在了狗洞口,大眼睛谨慎的看向了院子里。

这时,老奶奶站在门口,看着一处角落的方向,开口:“出来吧!”

程依依就这样一脸谨慎的看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忽然,从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走出来一个人。

程依依定睛一看,果然是那个乞丐。

难道两人认识吗?

那个男人依旧长发遮面,没有言语,冲老奶奶深鞠一躬。

“饿了吧!屋里有吃的。”老奶奶说道。

男人没有言语,朝着屋里走了过去。

难道两人认识?程依依的心里更加疑惑起来。

喜欢致命危妻不好宠请大家收藏:()致命危妻不好宠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