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我剑宗弟子,真以为能逃得掉吗?”

望着那距离不远的林陨二人,余洪眼中杀机更盛几分,冰冷的声音贯彻虚空。

天宫境强者的速度非同小可,如果不是林陨身怀御剑术和液态真元,又是提前往地形复杂的山脉处奔逃,否则早就被追上了。

可即便如此,余洪和林陨二人之间的距离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缩短着!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不出一炷香的时间,林陨他们就要被追上了!到那时,林陨二人毫无疑问会死在愤怒的余洪手上!

项沛再怎么说也是北斗剑宗难得一见的剑道天才,深受宗门长辈栽培,余洪亲眼看见他被杀自然不可能会善罢甘休。最重要的是,林陨的手上居然足足有着四把璇玑剑!

几乎是瞬间的功夫,余洪就猜出了林陨的真实身份!在这世上,除了林陨这个连番杀害剑宗弟子的人以外,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手上会拥有如此之多的璇玑剑!

连杀剑宗三名绝顶天才,这份仇恨绝对是不死不休的!

“这老家伙跟的也太紧了!林陨,我们真能活着逃到太初寺吗?”

眼见着余洪那宛若实质般的杀机步步逼近,无嗔不禁打了个冷颤,担忧道:“按照我们的速度,最起码还得要半个时辰才能到达太初寺!你的伤势……”

说到这里,他就顿住了。

只因他看到此时此刻的林陨脸色苍白如纸,甚至有着大量的鲜血从衣衫内渗出,甚至就连他御剑的双脚都隐隐能够看出几分虚浮之感。

难以想象,他居然是以这种近乎虚脱般的状态,一直全力催动着真元进行逃跑。要知道,追杀他们的可是一位暴怒的天宫境强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嗔绝不会相信林陨竟是能够做到这一步。

“一柱香时间内,我们肯定会被追上!”

林陨强行压下了体内的伤势,沉声道:“虽然我还有一招底牌没用,但最多也只能再给我们拖上一炷香的时间!情况不容乐观,再用这种速度飞下去,我的伤势恐怕也快压制不住了!”

别看他能够一直以如此恐怖的速度御空飞行,可他早已是强弩之末,之所以能够支撑到现在,靠的全都是自己的意志力和系统源源不断的真元补充。

但凡是少了任何一点,他们都会立刻死在余洪的剑气之下。

“那我们不是马上就要玩完了?”

无嗔的脸直接绿了,急忙道:“怎么办?赶紧想办法啊!这老家伙一看就是下定决心要杀我们的,你可别指望他会手下留情!”

“不要慌!”

林陨沉声道:“人都还没追上来,你就自乱阵脚,那后面该怎么办?只要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还有绝地翻盘的可能性!”

“说的也对!”

无嗔咬了咬牙,有些不确定地道:“若是我不要命地催动秘法,大概,也许……勉强能够挡住他的一剑!不过,在那之后我不死也肯定是重伤,后面就得交给你了!我尽力帮你拖上两息的时间,你立刻找机会带我遁入隐秘的地方,就算不能到达太初寺,至少我们也能利用你的手段藏起来。”

对于林陨那神乎其技般的隐匿气息手段,无嗔是在了解不过的了。虽然他不知道林陨的气息模拟到底能不能躲过余洪的感知,但在这种危急关头下, 他也没法想那么多了。

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不打算放弃求生。

“随机应变!”

林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如果事情真到了那种地步,那他就算是舍弃逃往太初寺的机会,也会全力保障自己和无嗔的性命。以余洪目前表现出的修为来看,他大概率是做不到像宫星芷那样看穿他的气息模拟能力。只要气息模拟的能力不失效,他就肯定会有机会带着无嗔躲藏起来。

不得不说,林陨二人这次还真是被逼上绝路了,就连一向胆小怕事的无嗔都自告奋勇要拼死一搏,足以看得出此次危机的险峻程度。

“如果我没有受伤的话,何至于被逼到这种地步……”

林陨暗道。

接连两次的生死大战,让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疗伤,导致他的身体状况一直都很差。就算系统再怎么厉害,能够不断地补充他消耗的真元能量,也不可能在瞬息内将他的伤势治愈。

若是巅峰状态的林陨,拥有羽化境战力的他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就算不可能是余洪的对手,也有大把的机会可以全身而退。

反观现在,他就连最基本的站着都很是吃力了。若不是他的意志力极强顽强,那一**汹涌而来的疲惫感和无力感恐怕早就让他当场昏死过去了。

“两个小贼,准备受死吧!”

一炷香的时间说快不快,但对于林陨他们来说却像是死神索命的倒计时。很快地,余洪就已经逐渐逼近了他们,只要再过片刻功夫,他那惊人的剑气就能斩向林陨二人!

来自北斗剑宗天宫境强者的全力一剑,其威力可想而知?就算是林陨全盛时期的肉身强度,也不可能接得下这一招!

毕竟,余洪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宫境强者!浸淫剑道多年的他,在剑道上的造诣之深,绝不是项沛这种年轻小辈可以比拟的。跟那个专注于拉拢各方人脉,不注重修行和战斗的“高僧”慧悟不同,余洪的战力跟一般的天宫境三重强者比起来,绝对是只强不弱!

剑道,最重杀敌,一招一式都是为了将敌人斩杀才创造出来的!

“我的罗汉金身真能挡住他的剑吗?”

即便是隔着数里的距离,无嗔依旧能够感受到余洪身上那股惊天的冰冷剑意,他心中忍不住开始犯起了嘀咕。仅凭他的微薄修为,就算有号称防御力最强的罗汉金身加持,恐怕就连一分把握都没有……

咻!

就在无嗔失神之际,余洪已经踏着虚空,横剑斩来!

谁都没有想到,他居然在瞬间提快了御空速度,一举便是追上了林陨二人!他这一招可谓是打了林陨一个措手不及,甚至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无冥魔戒……”

林陨心中大惊,当即便是要用出自己最后的底牌!

可就在他即将激活无冥魔戒的这一刻,一道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浩瀚剑意竟是横空而来,化作一道惊天长虹蓦然挡在了他和无嗔的身前!

余洪的全力一剑斩在这道浩瀚剑意之上,竟是纹丝不动,根本就连林陨的毛都没有伤到!

这是何等浩瀚博大的剑意,带着一股子极为纯粹的天地正气!

任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能够使出这等剑意的人,必定不可能会是邪魔外道!极大概率是一位十分纯正的正道人士,而且在剑道上还有着寻常人难以想象的高深造诣!

“何方鼠辈,竟敢拦老夫?!”

余洪当场大怒,直接爆喝出声。

如果不是这一道剑意半路杀出,以他的剑气之强,必定能够将林陨二人当场斩杀!这是他身为天宫境强者的绝对自信,若是他一剑都不能杀了两个连羽化境都不到的小辈,那他余洪岂不是白混了?

“前辈贵为剑宗强者,居然以大欺小对两个年轻人出手,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

伴随着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林陨二人的身前竟是凭空出现一柄造型古朴,剑身如雪一般的精致长剑。尤其是那剑柄处,居然还挂着一个由红绳编织而成的剑穗。

剑柄头部,隐约可以看见那里刻着两个锋芒毕露的小字:无名。

无名剑!

未见其人,先见其剑!

“无名剑?”

当看到这把白雪般的长剑之时,余洪瞳孔骤地一缩,惊呼道:“难道你是剑皇无尘的亲传弟子——荀翎?!”

“正是荀某。”

鬼魅般的白影掠过林陨三人的视线,一名面目清秀,五官端正的白衣青年竟是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无名剑身旁,他十分自然地握住了无名剑的剑柄。

当他握住无名剑的一刻,林陨眼中甚至产生出了一种天衣无缝的错觉,那种感觉就像是荀翎和那把无名剑仿佛原本就是一体的!

人剑合一,没有半点的排斥感,好像他们原本就该是同时存在的。

“好强的剑道意境!”

林陨心中震撼,甚至就连眼神都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黯然失色了。

仅仅是第一眼,他就看出来这个荀翎在剑道上的惊人造诣,与之相比,他所谓的剑道通神和剑心什么的,仿佛都变得不值一提了。

这完全就跟他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因为有系统的精神力加成,林陨在剑道上表现出的悟性和天赋一直都是相当的妖孽,虽然他深知这并不是自己的功劳,但也难免会有些沾沾自喜。

然而,在看到荀翎之后,他却发现自己原本引以为傲的这点剑道天赋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荀翎生得不算多么俊朗,甚至还不如林陨来得要清秀。但他脸上时不时挂起的那一抹温和笑意,却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尤其是他眉宇间时不时涌动的正气,更是让人忍不住生出钦佩之心。

就算他的外貌看上去不怎么出众,但他身上的气质却是十分独特。尤其是他握住无名剑的姿态,甚至能够给人产生一种侠气凛然的错觉。

“这人恐怕是一个天生的剑侠!”

林陨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