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进去了。”

“嗯,先等等。”

姜秋以缩在陈闻怀里,从口袋摸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就往他嘴里送。

“你吃吧。”

“我刚刚吃过了,这根是你的。”姜秋以把棒棒糖递到他嘴边,“啊~张嘴。”

陈闻无奈张嘴,把棒棒糖吃进嘴里。

葡萄味的,很甜。

松开把柄,姜秋以满意点头,抱着陈闻的手臂往别墅区走:“走吧~”

回到别墅,两人没急着进屋,在前院里的小花园闲逛了起来。

陈闻去拉姜秋以的手,被她小心躲开。

“徐姨在家吗?”

“跟我姐出去玩了。”

“那你家现在没人?”

“小宇在我姐房间里写作业。”

“他也在啊?”

“姐夫出差了,老姐带他过来陪老妈住两天。”

抱着陈闻的手臂,姜秋以拉着他往后院走去:“好久没仔细逛逛你家了,陈叔叔养的鸭子还在吗?”

“都卖掉了,基本都是亲戚朋友收的。”陈闻说道,“现在养了一窝小鸡。”

“还在泳池那边吗?”姜秋以眼睛一亮,“咱们去看看~”

两人一路穿过别墅旁边的小径,从前院走到后院,经过一个回廊后,就来到了被改造成鸡棚的泳池边上。

其实市区内是不让养鸡养鸭的。

不过这个规定主要是因为鸡鸭扰民,而且禽类的排泄物和饲料残渣容易堵塞下水道,还会污染空气。

但陈建华的这个鸡棚,是专门请人来弄的,每个操作流程都能对标正规的养殖场。

而且因为规模小,更容易精细化养殖,先前的鸭子卖出去之前,也都做过食品安全的鉴定。

放到市场上去售卖肯定不太可能,但私底下亲戚朋友间的交易,还没人会来故意管这个。

至于扰民……

只能说别墅够大。

“哇~”姜秋以看到毛茸茸的鸡仔,顿时被这些小东西给萌化了,“可不可以下去玩啊?”

“还是别了。”陈闻摇摇头,“你现在看着它们可爱,下去估计会被臭到,而且也脏。”

“好吧。”姜秋以蹲在泳池边,看着小鸡仔跑来跑去,不由笑起来,“也就陈叔叔会把这么漂亮的泳池弄成养鸡棚了。”

“是啊。”陈闻无奈笑笑,“五楼天台的露天泳道也被他改成菜棚了。”

“哈哈哈哈哈!”姜秋以忍不住捂着肚子大声笑出来,“不过陈叔叔最近出差了吧?平常谁来管这些?”

“基本都是李阿姨在弄,我妈无聊的时候也会来看看。”陈闻吸了口棒棒糖,随后应道。

起身提了一下裤腰,姜秋以拉着陈闻的衣袖继续在后院闲逛,慢慢走到了一个亭子旁。

“咦?”姜秋以疑惑的往亭子里张望,失笑问道,“这里怎么多了个麻将桌啊?以前的象棋石桌呢?”

“老妈觉得麻将室太闷了,就在这边放了一个。”陈闻走进亭子,往亭子另一边的草坪上指了指,“石桌被搬出去了。”

“好违和啊。”姜秋以捂嘴憋笑,看着古风味十足的亭子里的麻将机,怎么看怎么不对味。

“之前不是想玩秋千吗?那边就有。”陈闻带着她从亭子里走出来,往后院角落里的秋千走去。

姜秋以远远看到秋千,立马眼前一亮,小跑着来到秋千旁,迫不及待的坐了上去。

小腿在地上乱蹬,姜秋以使劲扭腰扭屁股,但因为不得要领,秋千始终摆不高。

见陈闻还在慢悠悠的往这边走,姜秋以立马朝他喊:“陈闻过来呀!帮我推一下~”

陈闻不急不缓的走过来,站到她身后,俯身按住姜秋以的细腰,咬着棒棒糖说道:“抓稳了。”

“嗯嗯。”

轻轻一推,姜秋以和秋千就往前荡了出去。

掉回来之后,陈闻就再稍微加了点力度。

这么一来一回好几次,姜秋以就越飞越高。

“哟吼~~~”姜秋以开心的笑起来,小手紧紧攥着铁链,双腿绷得笔直,披散的长发在空中飞扬。

这幅景象落入陈闻眼中。

很美。

这样荡了好几分钟,姜秋以玩够了,等秋千慢慢停下来后,就从上面跳下来,把陈闻按到秋千上。

“你也来,要我帮你推吗?”

“不用。”

陈闻握着铁链,双腿随着腰部开始前后摇晃。

秋千往前的时候,腿就向前伸,秋千往后退的时候,腿就向后弯曲。

这样一晃一晃,高度便越来越高,很轻松就摆到了最高处。

“哇!你怎么弄的?”姜秋以看着一脸羡慕,“我怎么不行?”

陈闻慢慢停下来:“动作掌握了就好。”

“你教我。”

“嗯。”

陈闻刚想起身,打算把位子让出来,就见姜秋以已经伸出腿,直接面对面跨坐进自己的怀里。

“等……”

“等什么啊?不是说教我吗?”坐在陈闻身上,姜秋以搂住陈闻的脖子,居高临下笑吟吟的看着他。

陈闻吸了一下差点掉出来的棒棒糖,双手抱住姜秋以的腰,扶稳她之后又把手放回两边铁链上。

“……你这样我怎么教?”

“你刚刚怎么荡起来的,现在就怎么荡呀。”

“这样真不一定荡的起来。”

“你在嫌我重?”

“……我试试吧。”陈闻无奈,“你抱紧了,等会儿别摔下去。”

“嗯嗯,你快动呀。”

陈闻动了。

但跟之前不一样,这次他的动作更加小心,幅度也不是很大。

毕竟身上还坐着个人,肯定不能像之前那样飞的老高。

但就是这样慢悠悠的前后晃动,就已经让姜秋以足够开心。

她两条腿盘在陈闻腰上,双手紧紧搂住陈闻的脖子,嘴巴贴到他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好刺激。”

陈闻身体顿时颤了一下,秋千的速度也随之更加放缓:“……你别乱来。”

因为还在秋千上,姜秋以也不敢太放肆,偷偷在陈闻脸上亲了一口,就继续抱着陈闻享受在空中的乐趣。

过了一会儿,姜秋以习惯了这种摆荡,身子便渐渐放松下来,低头看向陈闻笑嘻嘻问道:“棒棒糖好吃吗?”

“嗯,挺甜的。”

“张嘴我看看。”

陈闻疑惑抬头,但还是微微张嘴。

下一秒,棒棒糖就被姜秋以抢了过去,一口塞进了她红润的小嘴里。

“嗯~是挺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