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四日,星期五,阴雨。

这个天气,和刚旅游完回来的丁泽宇的心情如出一辙。

丁泽宇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上楼,整个人都自带着悲伤的BGM,一如北国的风雪。

“喂?”陈淑刚下车,从地下车库走上来,正在接电话,“嗯,刚回到家,怎么了?”

“哦~视频剪好了啊?”

“那要不直接过来吧,晚饭就在这儿吃。”

“上次比较匆忙,都没跟秋秋好好聊聊。”

“行行行,那我先去准备晚饭。”

“知道了,女生这时候不能吃什么,我可比你清楚。”

挂了电话,陈淑从包包里拿出属于丁泽宇的手机,来到二楼儿子的卧室,敲门进去:“喏,手机拿着,今天就放一天假,晚上记得做一小时作业,没问题吧?”

能拿到手机,不管什么屈辱的不平等条约都是可以答应的,更别说只是一小时作业了。

于是丁泽宇的心情立马由阴转晴,屁颠屁颠跑过去答应下来,朝圣般双手接过手机:“没问题没问题!”

“哦对了。”陈淑刚走出去,又扭回头说道,“等会儿你舅舅还有秋秋阿姨要过来,记得下来问好。”

咔嚓!

一道闪电在丁泽宇心底劈落。

莫名怒火便在压抑中慢慢升腾而起。

舅舅!

你竟然还有脸面来见我?!

你知道我这几天都是怎么过来的吗?!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丁泽宇的表情瞬间由晴转阴,连手机都不香了。

“你这什么表情?”陈淑挑眉,“不许和你舅舅闹别扭啊,自己把暑假作业藏起来,别人大老远给你带过来,你还生气了?皮痒了是吧?”

感应到老妈身上散发出来的杀伐之气,丁泽宇连连后退,只得违心说道:“没有没有,舅舅对我最好了,怎么会怪他。”

老妈离开后,丁泽宇握紧拳头,脸上露出悲愤屈辱的表情。

这几天到海边旅游原本他都算盘打好了,白天玩水,晚上回酒店就能玩手机。

结果这几天下来,晚上一直都在做作业!

两本薄薄的暑假作业本,这都已经四分之一被他做完了。

而这导致的后果就是,他放了小芳的鸽子……

本来说好晚上一起打王者,带小芳上分的。

结果……

说多了都是泪……

……

下午四点,楼下的门铃响了,正在打游戏的丁泽宇瞬间抬头警觉,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楼梯口朝下面张望。

一楼门口,陈淑刚刚打开门,陈闻便被姜秋以抱着手臂走进室内。

“丁泽宇!客人来了还不快下来打招呼?”陈淑一眼瞅见二楼鬼鬼祟祟的臭小子,立马开口喊道。

被老妈抓了个正着,丁泽宇脸一黑,但也不好忤逆母上大人,只能慢吞吞的走下楼梯,闷闷的朝着两个帮凶问好。

姜秋以笑眯眯的摸了下丁泽宇的脑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塞到丁泽宇手里:“喏,上次见面没准备,今天给你补上,舅妈可没让你白叫~”

捏到厚厚的一叠红包,丁泽宇瞬间眼睛一亮,脸色就像晴雨表似的,立马又由阴转晴,咧开嘴角乐呵呵笑起来:“谢谢舅妈~”

“里面也有你舅舅一份的。”

“那也谢谢舅舅!”

“你俩也真是的,小孩子给什么红包呀。”陈淑在一旁摇头。

“没事,钱不多,意思一下而已。”陈闻带着姜秋以走进客厅,扯了一下衣领上的黑色纽扣,朝丁泽宇说道,“打开看看吧,专门去银行给你换的。”

“银行换的?”丁泽宇疑惑不解,低头拆开足有一指厚的红包,抽出里面的纸币,然后顿时脸色一黑。

纸币的确是一大叠,但却和红色无缘,上面醒目的数字“1”直直刺入丁泽宇的眼窝,让他说不出话来。

他还以为舅舅和舅妈真那么大方,一出手就是好几千呢!

结果竟然就一两百?

“收了红包还嫌少啊?要不要我帮你存起来?”陈淑在一旁瞅他一眼说道。

“不要!”丁泽宇匆匆收起红包,塞进自己口袋里捂得紧紧的。

几百块钱也是钱,进了老妈口袋可就再也拿不回来了。

白给的钱不拿白不拿。

“我去做饭,你们玩。”陈淑不再掺和,转身走进厨房。

姜秋以见丁泽宇已经收下了他俩精心准备的“片酬”,便朝他招招手,让他到沙发这边坐下。

“舅妈怎么了?打王者吗?”丁泽宇乖乖坐到沙发上,听候金主的指令。

“打王者先不急,过会儿再说。”姜秋以憋着笑,拍拍陈闻的大腿,“视频放给他看看。”

陈闻站起身,调整了一下身位,让自己的衣领上的纽扣可以正面对着自己的小外甥,然后蹲到两人面前,摸出手机打开了一个文件夹里的视频。

【“哈喽哈喽~各位小伙伴们好呀~现在我俩正在去他姐家的路上~”姜秋以的声音从里面穿出来,画面是正式行驶中的汽车副驾驶位第一视角。】

说完片头后,姜秋以就从旁边的袋子里取出了两本暑假作业,简单介绍了一下本期视频的主题。

当看到这两本暑假作业出现在视频当中时,丁泽宇顿时瞪大瞳孔,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向身边的舅舅和舅妈。

过分了吧!

这种事情你们竟然还提前录下来了?

“咳咳……别急别急,继续看嘛。”姜秋以安抚道,“有什么话等看完再说。”

视频继续播放,视角很快转换到丁泽宇的卧室里。

看着当初的自己,得到了地狱火皮肤后傻乎乎的笑那么开心,丁泽宇的小脸顿时黑的更加彻底。

卑鄙!

太卑鄙了!

原以为把暑假作业送回来就已经是你们做的最邪恶的事情了。

结果竟然还有更离谱的!

而当视频视角再度转换,转移到酒店里的场景时,丁泽宇瞬间傻愣在沙发上,仿佛一道闪电突然劈中似的。

老妈!!!

你们竟然都串通好了?!

就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丁泽宇的手掌隔着裤子紧紧攥住口袋里的红包,看着视频结尾自己苦逼做作业的凄凉背影,心里悲愤交加。

这红包,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