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陈闻带进厂房后,姜秋以顿时满头黑线,心里也不知道是服气还是不服气……

“真亏你想得出来啊……要带我参观厂房吗?”姜秋以无语问道。

“嗯?”陈闻疑惑,“怎么可能,从中间穿过去比较顺路而已,带你去后面的小公园逛逛。”

“哦?这样啊~”姜秋以一听这话,总算感受好了点。

不知道为啥,刚开始以为真要被拉着参观厂房,现在一听只是去小公园,哪怕不是去其他好玩的地方,姜秋以也蛮高兴的。

这大概就是比较的力量吧。

“其实你想参观一下厂房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陈闻斟酌了一下后提议道,“这里面也有挺多好玩的东西。”

“……不必了。”姜秋以彻底败下阵来,抱着陈闻的手臂,让他快点走出去。

路上,因为厂房挺大,于是姜秋以趁着机会说道:“最近萌萌想做个礼物给她妈,看上你之前做过的嵌银手镯了,有点问题请教你。”

“哦,那让她直接问我好了。”陈闻没太放在心上,随口说道。

“她已经问我了,我就帮她问一下呗。”姜秋以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那个把图片贴在手镯上,然后拿一个东西刻图案的工具是什么啊?”

“我用的是核雕刀。”

“你家里有吗?借萌萌用一下呗?”

“嗯,我明天拿给你。”

“还有那个嵌银丝,给银丝回火是弄一点就要加热一次还是就一次?”

“一般一次性就好了,还是觉得太硬也可以一段一段来。”

“那用砂纸打磨的时候有没有不用手直接碰的方法啊?她说纯用手打磨,手磨的很疼。”

“明天我再带个辅助打磨的工具吧,或者你让她把手镯给你,直接带这边来用打磨机过一下就行。”

“你把工具带来吧,不是自己打磨的就没意义了。”

“行。”

聊完这些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穿过厂房,从西门走出来,往后面的小树林走去。

这里以前是个很大的公园,后来废弃了,变成郊区的工业用地,公园的地盘被一点点侵吞。

现在基本就只是一小块地方,周围厂里工人休息的时候,偶尔会来这里散散步抽抽烟扯扯屁。

现在正是下午工作的点,这里空无一人,陈闻和姜秋以的闯入顿时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怎么会想到来这种地方啊?”

姜秋以走进树荫下,抬头朝四周张望了一下。

明明是大热天,但这里茂密的树林让此处竟然有点幽静的气氛。

“近,方便。”陈闻伸手去牵姜秋以,“顺便测试一下椅子的野外稳固性。”

看到陈闻把手伸过来,姜秋以下意识想要握住,有立马惊觉的躲开,摸了摸自己的手掌,然后一把抱住了陈闻的手臂:“哼!那你就是没诚意,敷衍了事。”

“那你说想去哪里,以后带你去。”

“不知道呀,先欠着吧。”

两个人在小公园里闲逛,找到一处宽敞点的空地后,姜秋以便拉着他过去,把布袋包包展开成椅子放好,坐上去试了试。

“哈哈~感觉这个包包还真的挺方便诶?”姜秋以坐下又起来,绕着椅子走了一圈,“我觉得还得测试一下它的承受能力。”

“嗯?”

“你过来。”姜秋以拉着陈闻把他按下去,“坐下,腿并拢。”

陈闻听着指示照做,然后就看着姜秋以跨到他的大腿上,小心翼翼的坐下来:“应该不会塌吧?我东西还都放在里面呢。”

“理论上来说,我们俩的体重加起来大概250斤,基本不会塌。”陈闻搂住姜秋以半露出来的细腰,一本正经分析道。

“哪来的二百五?”姜秋以不满道,“我之前称体重才97!”

“之前是多久?你这段时间都没晨跑吧?肯定一百以上了。”陈闻抱着她,象征性的称了称分量后说道。

“住口!”姜秋以小手捂住陈闻嘴巴,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模样,“好不容易放假了,才不要晨跑!”

“别乱动。”陈闻掰开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腰,“测试过了,该下来了吧?”

“不要,再抱抱~”姜秋以搂住陈闻的脖子,在他脸上“mua~”一口,然后就把小脸埋进他的肩头,身子紧紧贴着陈闻,一脸满足的模样。

虽然比不上林萌养的巨熊,但姜秋以的身材也是凹凸有致,陈闻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胸口柔软的线条。

因为姜秋以靠得很近,陈闻下意识扶上了她两侧白花花的大长腿,细腻滑嫩的触感从手掌传来,顿时让他起了反应。

就坐在他腿上的姜秋以自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她红着脸,依然没有下来,还把嘴巴凑到陈闻耳边,吹了口气悄声说道:“这是正常反应对吧?”

“……”陈闻耳朵一痒,顿时颤了一下,但语气还是强自镇定,“别,好好说话。”

“哈!”姜秋以眼睛一亮,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又凑到他耳边吹了口热气,“我好像找到你的弱点了~”

嘶……

陈闻有点受不了了,耳朵根都一下子变得红润,脑袋下意识往后仰,想要躲开姜秋以的攻击。

结果坐姿的有点歪,陈闻裤子一侧的口袋倾斜了过来。

啪嗒。

一个蓝色小盒子落在地上,咕噜噜滚了两圈,就停在两个人触手可及的地方。

陈闻和姜秋以听到声音,下意识就往地上瞅了一眼。

看到小盒子后,姜秋以顿时小脸发烫,刷的从陈闻大腿上跳下来,不好意思的背对陈闻。

“……”陈闻默默捡起小盒子塞进口袋,心里考虑要不要给裤子口袋装个拉链什么的,免得以后再出问题。

“你平常就别带着这个了……”姜秋以小声说道,“现在又用不到……”

陈闻:“你不也带着吗?”

“我那是忘记了!”姜秋以鼓嘴强调道,小手便拧上了陈闻的腰子,“是你想干坏事吧?所以才随身携带作案道具。”

陈闻没法辩解,伸手去抓她的小手,姜秋以立马把手抽了回来,仿佛生怕被摸到似的:“走啦,再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