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

陈闻:陆姨跟你说了吗?

我的亲亲小女友:你知道了?

陈闻:嗯,你也知道了?

我的亲亲小女友:(呜呜呜.JPG)

我的亲亲小女友:她们俩知道我们两个不知道她们知道了,然后就把想戏耍她们俩的我们两个给戏耍了一遍!

我的亲亲小女友:(啊啊啊!.JPG)

我的亲亲小女友:(我死了.JPG)

我的亲亲小女友:好尴尬啊!!!一想到她们俩提前知道了,然后一直在演我们,我就头皮发麻!

我的亲亲小女友:然后我还得剪视频……现在一看那个视频就浑身难受……

我的亲亲小女友:太傻了太傻了!!!

陈闻:嗯,你加油。

我的亲亲小女友:(?.JPG)

我的亲亲小女友:你都不安慰我!

陈闻:虽然不太懂vlog,但这种反转越多的视频,质量应该越好吧?你应该开心一点。

我的亲亲小女友:(…….JPG)

我的亲亲小女友:我这几天要闭关剪视频,没事不要找我,拜拜晚安。

陈闻:好的,晚安。

没察觉有什么不对劲,陈闻结束聊天,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然后又收到了道道子的消息。

道道子:视频上传了!记得来评论区占个座!

陈闻:好的。

随手打开B站,陈闻找到道道子的账号,点进他刚刚上传的视频。

视频内容他都知道,再看一次还是尴尬满满,自闭挑战名不虚传。

评论区的置顶评论里,道道子放上了陈闻魔刀千刃视频的链接。

陈闻想了一下,也复制了道道子这期视频的链接,放到自己评论区置顶。

干完这事儿之后,他才又逛了一下道道子的评论区。

【向阳北台】:梦幻联动?!刚看完那边的视频就刷到这个。

【华丽巅峰】:只见拉杠大叔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枪,轻蔑一笑:“大人,食大便啦!”

【名字真麻烦呀】:艹!这么帅一把刀,到你们手里怎么就这么沙雕了呢??

【黑猫的狂想曲】:看了道爷的视频,我决定去给孤闻投两个币(狗头)

陈闻看了一下评论区,没想到什么合适的措辞,最后就发了三个字:

“刀不错。”

陈闻没再继续看,给手机插上充电线,倒头便睡。

而他的评论被观众发现后,被留下一连串“针不戳”的评论回复,迅速来到热评第一的位置。

道道子和孤闻两人的视频,因为这次联动,迅速爆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化学反应,播放量等数据一路高歌猛进。

仅仅一个晚上过去,道道子的视频播放量就顺利突破四十万,而陈闻的魔刀千刃,在突破二百万播放量后,涨幅依旧没有停缓的趋势,仍然在各大排行榜上高歌猛进。

……

第二天醒来,陈闻惯例下楼晨跑,微信里叫了一声姜秋以,也没指望她能自己乖乖起床锻炼身体。

吃完早饭,尽量无视老妈笑吟吟的胜利者目光,陈闻回到卧室,给叔叔陈勇打了个电话。

“喂?小闻什么事儿?”

“叔叔,你这几天有没有不用的车间?我想做点东西。”

“你回来了啊?”

“嗯,前天刚回来。”

“那你想来随时来,提前打个电话,我给你安排一下就行。”

“行,谢谢叔叔。”

“哈哈,跟我还客气什么?我还有事儿挂了啊。”

沟通过后,陈闻找了几期构图软件的教程,一边学习一边琢磨图纸。

之前做完了四把动漫里的刀剑,他想先缓一缓,做点其他东西过渡一下。

但如果还是像自己最初那两期视频普普通通的做点东西,口味被养叼的粉丝还真不一定买账。

原本陈闻也没什么思路,但昨天下午和姜秋以逛街的时候,姜秋以却给了他一个很不错的点子——

可以随身携带,且随时随地能够用来坐的椅子。

别看思路简单,想要做出有实用性的东西,肯定是不容易的。

首先,“可以随身携带”,那可以是穿的,比如日常穿的衣服裤子鞋子帽子,尝试从这些东西下手。

除此之外,还可以往外延伸,把目光放到各种可以拎或背的包包,以及拐杖雨伞等能够拿在手上的东西。

确认了所有可能性之后,再慢慢的做减法,将可行性最大的几个方案确定下来。

难得放暑假,能有大把时间泡在叔叔的工厂里,陈闻肯定不会浪费这段宝贵的时间。

正好姜秋以叫自己没事不要去找她,让她好好剪视频,那他就做个椅子当做礼物送她好了。

那既然是送给女生的东西,陈闻便把目光先放在了女士包包上。

折叠是包包,展开是椅子。

这貌似是个不错的想法。

陈闻心情很好,忘我的在软件上修修改改,设计可行的可折叠版椅子包包图纸。

……

八点半,陈闻靠在椅背上稍微休息了会儿,卧室门便被敲响了。

李阿姨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两本册子,递到陈闻桌上:“我刚刚在打扫二楼,结果在影厅座位上发现这个。”

陈闻一看,《小学生暑假作业(五年级)》,一本数学 科学,一本语文 英语。

他翻开来,就看到“丁泽宇”的大名,以及“502班”。

“先放我这儿吧,我问问我姐。”

“好的,那我先下去了。”

李阿姨离开房间后,陈闻想了想,立即给二姐陈淑打了个电话。

丁泽宇发现自己的作业不见了,肯定非常慌张和失落。

自己这个做舅舅的,能帮当然要帮。

“喂?小闻怎么啦?”陈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李阿姨在二楼影厅找到了小宇落下的暑假作业,所以问问你们在不在家,在的话我给他送过去。”陈闻说道。

“暑假作业?”陈淑一听到这,顿时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简单,“你先等等。”

“小宇!你过来!”陈淑的大嗓门透过手机刺入陈闻耳膜。

没过一会儿,那边又传来小外甥丁泽宇的声音:“怎么啦?”

“你暑假作业带上了吧?别给忘了。”陈淑佯装叮嘱。

“都带了呀。”丁泽宇不耐烦道,“都已经装进行李箱了。”

“那行,去玩吧。”陈淑打发走儿子,语气顿时变得阴嗖嗖,“这臭小子,还给我来这套。”

“呃……”陈闻听到行李箱,不由问道,“你们要出去?”

“对啊,他不是放暑假了嘛,带他到海边玩几天。”陈淑有点生气,“你今天有空吗?我们下午的飞机。”

“有,现在就给你送过去吧,我正好顺便去叔叔的工厂里逛逛。”

“那行,你过来吧,中饭就在这儿吃。”陈淑说道,“哦对了,你把他暑假作业装袋子里给我,先不告诉他,等晚上到酒店了我再给他个惊喜。”

“好的。”

陈闻挂了电话,把两本暑假作业装进袋子,然后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