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

穿着轻薄睡衣的姜秋以坐在他大腿上,让他连认真看书都做不到。

一直到十点多睡觉时间,他才从姜秋以的“镇压”之下脱身。

回到房间后,陈闻收到叔叔的微信信息,说是木料已经寄出去,估计一两天就能到。

陈闻道谢,然后便洗澡睡觉。

……

五月二十四日,周六。

陈闻收到一大箱叔叔寄来的木料。

他把箱子搬到手工室,拆开来后,将里面五份不同的木料一一摆放在长条高脚桌上。

其中三种木料——橡木、荷木、梨木。

这三种木材在家具中比较常见,硬度适中,如果用来制作木剑,相对应该会比较轻松。

但既然要制作阐释者,硬度方面肯定要精益求精。

于是陈闻将目光落向另外两种木料。

第一种是淡白带银的长条木料,按照陈闻叔叔的介绍,这种木料名叫白桃木,综合硬度足以排进全球前二十。

陈闻拿起来颠了两下,感觉有点轻便,不是很沉。

放下白桃木,陈闻又把目光移向旁边最后一种木料——紫檀木。

这种木料通体呈紫黑色,抚摸上去稍有粗糙,相比白桃木更沉一些。

在硬度方面,紫檀木也是不遑多让,经常可以排入全球木料硬度前十的行列。

更硬的木料陈闻叔叔当然还有,但那就太硬了,纯靠手工一点一点打磨,和折磨人也没什么区别。

实际上,光是白桃木和紫光檀这样的硬度,就已经超出了正常木工的范畴。

如果是新手的话,显然还是用上面那三种相对不太硬的木料来制作为好。

陈闻当然不会在意这个,拿起紫檀木掂量了一下。

按照这个木料的尺寸,如果没有太大失误的话,应该足够他制作出两柄剑。

这样正好,一把阐释者,一把逐暗者。

至于答应姜秋以的闪烁之光,就用白桃木好了。

决定好之后,陈闻把旁边准备好的摄像机打开,将这两天画好的设计图摊到桌面上。

带上口罩防止木屑进入口鼻,陈闻正式开始在紫檀木上动工。

制作木剑,在技巧上面其实没有太高的要求。

画辅助线,用锯子锯出最初的剑型,然后用台钳固定木料,使用黄金锉进行初步打磨。

这一步没有特别高的技巧要求,更多的还是对自身体力和耐力的考验。

因为紫檀木本身超高的硬度,也让这部分考验变得格外艰难。

所以哪怕是从小擅长木工的陈闻,也得分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打磨,才能让剑身慢慢成型。

当然,这和他平时还得上学也有关系。

除此之外,和普通的木剑不同,出自动漫的刀剑往往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形象上比较夸张。

阐释者的剑身前端还好,比较中规中矩,但是剑身末端有点夸张,呈一个带尖刺的弧形。

此外,它的剑柄也比较浮夸,尤其是剑格,也就是剑身和手柄之间突出的那个部位,是一个很奇特的形状半十字状。

这部分还需要他专门单独用一块木料去雕琢。

而在制作过程中,考虑到要制作成视频剪辑上传出去,所以有些关键步骤,陈闻还需要将摄像头视野拉近,拍摄特写。

这对整个制作流程有很大的干扰。

尤其有时候摄像机要摆在木料和陈闻身体之间的位置,让他打磨时候的姿势很难受,不太好发力。

所幸这些困难都是可以慢慢克服的,陈闻也乐在其中十分享受。

……

咚咚咚。

咚咚咚!

吱呀~

姜秋以的小脑袋从外面探进来,一阵刺啦刺啦的声音便传进她的耳中。

此时,手工室里的陈闻正站在桌前,台钳固定着一根长条状的紫黑色木料,手上的黄金锉正在木料上不断摩擦。

一簇又一簇的黑色木屑落在桌面和地面上,让房间显得很脏乱。

见陈闻还沉浸在木工的世界里,姜秋以没有打扰他,只是默默退出去拿了扫帚和簸箕,进来在旁边静静的打扫卫生。

时间渐渐来到傍晚六点多,房间里的光线逐渐昏暗。

姜秋以打开灯,骤然出现的明亮灯光让陈闻瞬间从自己的世界中清醒过来。

“几点了?”看到姜秋以后,陈闻看向窗外的天色问道。

“六点多啦,该吃晚饭了,阿嚏!”姜秋以浅笑道,然后突然打了个喷嚏。

“我给你准备个口罩,下次进来把口罩带上吧。”陈闻低头看到整洁的地面,眼神微动,嘴上叮嘱道。

以前陈闻只是做一些小玩意,木屑没太多。

今天第一次制作“大工程”,房间里的木屑乱飞,不戴口罩的话很容易吸进嘴巴和鼻子里。

“知道啦~”姜秋以拖着陈闻的身体往外走,“我今天买了食材,亲手下厨给你做晚饭哦~”

“你会做饭?”陈闻愣住。

在他的印象中,姜秋以可从来没有做饭的经历。

打小家里条件就十分优渥,再加上父母的各种疼爱,姜秋以压根就没有接触厨房的机会。

在这方面,陈闻的经验也基本等于零。

“我已经请教高人指点了。”姜秋以昂起光洁的下巴,“你就乖乖坐在客厅等着就行~”

陈闻皱眉:“注意安全。”

“知道啦~”姜秋以系上围裙走进厨房,扭头说道,“我的百万粉cos福利的视频已经上传了,你记得欣赏哦~”

关上厨房的玻璃门,姜秋以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寻求“高人”的帮助。

姜秋以:萌萌!我要开始烧面了!快帮我!

林萌:怎么拖到这么晚啊?之前不是五点多就买好东西回家了吗?

姜秋以:诶呀,我男友在工作,陪了他一会儿~(害羞)

林萌:(遭受暴击.JPG)

林萌:开视频吧,这样方便点。

“林萌”邀请你进行视频通话。

姜秋以接受邀请,把摄像头对准砧板,放上刚买回来的面条、西红柿、牛肉和鸡蛋。

而她的手机屏幕上也出现了“林萌”的妩媚脸蛋,以及远比姜秋以更加深不可测的凝望深渊。

“我要怎么做啊?”姜秋以拿起菜刀,小心翼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