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楼卧室里,徐雪静半躺在床上,正在手机上查看电梯的监控,嘴角忍不住扬起。

他们家的别墅,各种设备都能直接和手机联通。

门口有人按门铃时,徐雪静这边就会收到消息,知道有人来家里了。

原本徐雪静就是想看看秋秋上来没有。

结果一打开监控,就看到小情侣正在电梯里腻歪,让她一阵失笑摇头。

等会儿还得装作不知道他们俩谈恋爱的样子,想想还怪有意思的。

不一会儿,姜秋以跟着陈闻来到徐雪静卧室,一脸乖巧的向徐姨打招呼。

徐雪静笑眯眯从床上下来,拉着姜秋以到旁边的小沙发坐下,把陈闻晾在了一边。

见两人聊的欢,陈闻默默走出主卧,回到三楼自己的卧室去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姜秋以才来到陈闻这边,关上卧室门后,就扑进了陈闻怀里。

“怎么聊了这么久?”

“还好吧?”姜秋以看了眼时间,“也就一个多小时,就买了几件衣服。”

陈闻:“?”

“怎么啦?”姜秋以疑惑,“不是你跟徐姨说,让我帮忙挑衣服的吗?”

“……”

“放心放心,我的眼光可好了~”姜秋以嬉笑道,从陈闻怀里爬起来,“徐姨去做饭了,咱们先把摄像头放好。”

虽然和徐雪静聊的很开心,还帮陈闻买了几件新衣服,但姜秋以还是记得今天来这里的正事儿的。

在双方父母都不知道恋情的情况下,假装和男朋友在房间里亲热,然后突然被家长发现。

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

当初姜秋以就觉得这个策划很有意思,还为此准备了新的纽扣摄像头。

“就在对着门口的方向再放一台摄像机就行了。”陈闻说道,“走廊上和房间里都有监控,到时候可以把素材里面的给你。”

他们家里基本上每个房间都装了监控摄像头。

公共空间的摄像头,陈闻他们都能在手机上,输入公用密码就能看。

而陈闻房间的监控录像,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私人密码。

“嗯嗯。”姜秋以拿着摄像机,把它摆在对准卧室门口的书桌上,调整好角度后打开录制开关,“咱们先来演练一遍吧~”

“啊?”

“啊什么啊?”姜秋以爬上陈闻的床,拍拍被子催促道,“快上来呀,不演练一下,你等会儿露馅了怎么办?”

陈闻疑惑坐到床边:“不是假装躺一张床上,然后被我妈发现就好了吗?”

“然后呢?”

“什么然后?”陈闻有点摸不着头脑,“你不是说我只要装作有点惊讶又有点尴尬的样子就可以了?”

“那也得看你演不演得出来嘛。”姜秋以白了他一眼,“总感觉够呛。”

“那你想怎么样?”

“我昨晚想了想,可以换个方案,更刺激一点~”姜秋以露出狡黠的笑,拉着陈闻坐到床上。

“然后呢?”

“然后我躺下,你趴我身上来。”

“呃……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快点啦。”

趴到躺下的姜秋以身上,陈闻四肢撑在床上,没有碰到身下的女孩。

但说实话,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这样,在床上如此居高临下的看着姜秋以。

以前好像一直都是姜秋以主动往他身上挂着。

此时看着身下乌黑头发散落一枕头的姜秋以,陈闻莫名有点蠢蠢欲动。

姜秋以倒是没发现陈闻的异样,拉着陈闻的衣领让他往下靠,然后左右看看拍摄角度合不合适。

感觉这样好像太暴露了,于是姜秋以又拉过被子,把两个人都盖上。

“感觉怎么样?”姜秋以眼里带了点害羞,轻咬嘴唇问道。

“嗯……”陈闻拉了下被子,慢慢调整自己的姿势,把手肘撑到床上,“这样行吧?”

“嘶……痛!”姜秋以拉住陈闻的右手,眉头微皱,“压到头发了啦。”

“哦哦,抱歉。”陈闻帮姜秋以拢了一下柔顺的长发,然后重新把身体压了下去,“现在行了吧?”

“嗯。”姜秋以抿嘴盯着陈闻的脸,随后开心的笑起来,稍微抬起一下头,就在陈闻脸上啄了一口。

“这边。”陈闻扭过脸,把另一边对准姜秋以。

“mua~哈哈!”姜秋以又亲了一口,笑得乐不可支,随后也扭过小脸,“我也要~”

陈闻没有客气,低头在姜秋以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没等姜秋以提醒,就又亲了一口左边。

“总算变聪明一点了。”姜秋以眨着眼睛,小脸通红,一只手搭在陈闻肩膀上,另一只手摸上了红润的小嘴,“这里……也想要……”

听到这话,陈闻顿时一僵,手肘都差点没撑住,但身体还是下沉了一些,直接压到了姜秋以妙曼的身子。

“可以吗?”

姜秋以没有回答,但是两只手臂已经环绕住陈闻的脖子,小手轻轻按在他后脑勺上。

她的小脸已经像晚霞一样红透,甚至还感觉到小陈闻在使坏,但就是忍着没说话,生怕打断了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氛围。

什么拍视频啊,演练啊,都不重要。

借着这个机会正大光明的和陈闻在他卧室的床上腻歪,才是她的主要目的。

如果能让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就在陈闻喉咙动弹,慢慢低下头的时候,走廊外面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大概是太投入的缘故,两个人都没注意。

一直到脚步声已经接近卧室,两个人的嘴唇都快贴到一起的时候,陈闻才听到门外的异响。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卧室的门就被敲响,然后被推开了。

“秋秋,那个……”

徐雪静话说到一半,推门的姿势顿时僵直住了。

此时姜秋以正躺在床上,自家儿子就趴在人家女孩子身上。

被子盖着,里面还不知道穿没穿。

虽然她已经猜到这两个小家伙要搞事情,但没想到他们会玩这么大!

“呀!”

姜秋以短促的惊叫一声,满脸羞红的捂住脸颊,整个人都缩进了被窝里,不敢和徐雪静对视。

陈闻下意识撑起身体,被子从他身上脱落。

他有点不知所措,心想这剧本有点不对啊……于是整个人都僵在那里,扭过头和自家老妈尴尬对视了一眼。

“你、你们继续……注意安全啊……”徐雪静捂嘴憋笑,临走前还不忘帮忙把门关上,“等会儿记得下楼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