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

道道子和陌陌站在手工室里,关上灯后抽出了散发着莹莹紫光的魔刀千刃。

在昏暗的环境下,这把刀确实有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除了不能像动漫里那样真的碎开来还能重组,其他方面可以说是百分百还原了。

“厉害啊。”道道子看着手上的魔刀千刃,啧啧惊叹。

虽然之前就看到过满桌会发光的碎片,但他没想到,成品制作完成后,竟然会有这么震撼的效果。

在参观一番闲聊几句后,道道子就准备正式进入拍摄环节。

这几天他们两边人又商量了一下。

因为陈闻确实没什么表演天赋,而且还要戴口罩,想要融入陌陌的自闭沙雕领域还真不太容易。

况且陈闻对于这种自闭挑战真没什么表现欲。

只要魔刀千刃能够出镜,给他的新视频引些流量就不错了。

他这个工具人存不存在都不重要。

于是乎,在敲定拍摄的细节后,道道子把夜间摄像头安装好,几人关上陈闻屋子里的灯,来到外面走廊上。

接下来,就是陌陌潜入神锻国(陈闻屋子),从千年恶灵(展柜)的保护下,夺得魔刀千刃的剧情。

所幸陌陌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心理建设,况且这边就几个人,她还不算太尴尬。

反倒是一直跟在后面观看陌陌现场表演的陈闻,从头到尾尴尬癌就没停止发作过。

尤其看陌陌一副谨慎小心,如同刺客一般走猫步的样子,他就觉得尴尬的要死。

终于,陌陌成功闯入手工室,在和千年恶灵一番搏斗后,艰难的握住了魔刀千刃。

下一刻,出鞘!

道道子连忙扛着摄像机拍了一段特写,最后完事儿收工,准备出门拍外景。

陈闻和姜秋以已经整理好明天回家要带的东西,所以也跟着出门,想见识一下别人拍vlog是怎么样的。

尤其是姜秋以,虽然在B站混迹多年,在拍摄和剪辑方面颇有一些心得。

但她也是自己瞎捉摸,而且钢琴视频依靠这方面的不多。

所以相比道道子这种老前辈,肯定是相对稚嫩多了。

走出电梯,两个女生手挽手走在前头,陈闻和道道子一个一个相机跟在后面。

“过几天我打算拍一期恋爱互动视频。”道道子边走边跟陈闻闲聊,“如果反馈不错,我打算做成一个系列。”

“和陌陌拍一系列的恋爱视频?”陈闻问道,“你俩在一起了?”

“……”道道子一脸无语,“你想多了。”

“每一期我都打算换不同的女嘉宾。”

“舞蹈区美少女那么多,不合作一下多浪费啊。”

陈闻点头,客气说道:“那挺好的。”

两个人在后面一通闲扯,前面两位姑娘也聊的很开心。

“你们小号视频我都看了,好甜啊~”陌陌搂着姜秋以的肩膀说道,“催更催更催更!”

姜秋以高兴的摇晃脑袋:“素材已经拍了一些了,明天回家看看能不能剪一点出来吧。”

说到这里,她就忍不住把今天地铁上拍视频的事情和陌陌分享了一下。

听完之后,陌陌顿时发出爽朗的笑声:“你可真是捡到了个宝。”

四人结伴一直走到小区附近的临湖公园,然后道道子就开始寻找“受害人”。

在公园里一路走走停停,避开了喧闹的广场舞大妈领地,几个人往旁边人少的地方前进。

大晚上的,公园里有不少爷爷奶奶在散步。

因为怕吓到老人家,所以道道子没把目标锁定在他们这群人身上。

于是四人一路走到公园东边锻炼身体的器材区,一位大叔正在拉单杠。

道道子眼睛一亮,拍拍陌陌的肩膀:“就那位拉杠的大叔,怎么样。”

陌陌看向那边,又四周扫了一圈,发现没有更加合适的人选了,于是只好深吸口气,一脸认命的表情说道:“来吧。”

把手里的摄像机交到姜秋以手里,道道子拿出一根皮筋,给自己脑袋上扎了个小辫子。

姜秋以和陌陌顿时捂嘴偷笑出声。

虽说剧本里已经说的很清楚,陌陌扮演刺客伍六七,道道子扮演女主梅花十三。

但这时候还是忍不住笑场。

“别笑。”道道子摸着自己的小辫子说道,“等会儿我先过去,然后你走过来,把那句台词说完,然后拔剑就行了。”

“秋秋跟孤闻帮忙拍两个视角,一个对准我们俩,一个对准那位大叔。”

“都没问题吧?”

三个人点点头。

于是,道道子拍拍自己的脸,准备好之后,就一个飞奔,落到了那位拉杠大叔的面前。

那位大叔正拉着杠在那儿锻炼,看到一小伙儿窜出来,顿时一愣:“你要拉杠?”

为了保持剧情连贯性,道道子忍着尴尬,表情严肃,没有作答。

这时,一个手持一把刀的人低着头,缓缓从旁边入场。

看到小姑娘手里的凶器,大叔不由扭头多瞅了两眼。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这小姑娘一步一步走到面前这个小伙子身边,一把将小伙子搂进怀里。

大叔顿时瞪大眼睛,拉着杠的双手下意识松开,整个人落到地上。

“我今天就要带她走,”陌陌一张冷漠的脸抬起来,圆乎乎的脸型透着可爱的杀气,嘴里讲出有点蹩脚的粤语,“我看谁敢拦我。”

大叔:“啥玩意儿?”

陌陌没有理会,右手握住刀柄——

刷!

带着煌煌紫光的魔刀千刃霎时出鞘!

陌陌举刀指向对面一脸懵逼的大叔,一副视死如归杀气凌然的模样。

“噗——哈哈哈……”完成全部动作之后,陌陌终于忍不住了,直接笑场,蹲下来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姜秋以也在旁边憋着笑,连摄像机都差点拿不稳。

道道子一边尴尬的摸鼻子,一边上前和这位大叔解释,顺便希望得到对方的同意,把这位大叔剪进视频里去。

详细解释了一通,一听自己有机会被拍进视频,大叔顿时来了精神,连忙掏出手机问那个屁站APP怎么下载。

于是道道子有多花了点时间应付,顺便让在场四人的粉丝都多了一个。

要不是大叔提议想要再拍一遍,觉得自己刚才发挥的不够好,四人原本是打算再在公园里逛一会儿的。

这下子直接落荒而逃,没在公园里多做逗留。

“我感觉这个自闭挑战蛮有意思的。”回到租房后,姜秋以突然说道。

“?!”陈闻顿时警觉,立即拒绝,“只有这个,决定不行!”

“……好吧。”姜秋以看了眼时间,才晚上九点多,走几步扑进陈闻怀里蹭了蹭,“那今天早点洗澡上床。”

“嗯?怎么了?”

“明天就回家了,想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再久一点。”

半小时后,两人洗完澡躺床上。

姜秋以凑到陈闻怀里,仰起头在他脸上啄了一口:“明天是下午的车票吧?”

“嗯,下午两点。”

“那今天晚点睡好不好?”

“还得晨跑。”

“我不管。”姜秋以缩在陈闻怀里,小手摸着他的喉结跟下巴的胡渣,“还早呢。”

陈闻搂着姜秋以柔软的身子,低头看着月色下细腻的轮廓,想到明天就得各回各家,突然也有点不舍。

“你说七月底要回学校参加活动,具体是几号?”

“25号钢琴演出,28号钢琴展览会。”姜秋以说完后疑惑道,“怎么了?”

“那我们早点回来吧。”陈闻搂着她的手紧了紧,“二十号就回来。”

听到这里,姜秋以明显眼神一亮,脸上露出比月光还明媚的笑颜,眼睛顿时弯成了月牙儿。

“好鸭~说定了哦~”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