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这是阐释者跟逐暗者吧?”道道子好奇打量手工室墙上的展示柜,询问道,“能拿下来玩玩看吗?”

“可以。”陈闻伸手将两柄剑取下来,给道道子戴上剑带,然后将剑插进剑带里。

于是道道子立马化身背负双剑的邋遢侠客,在手工室的空地上比了两个手势,就欲将身后的双剑拔出——

结果拔到一半卡住了。

“拉胯拉胯!”吃荤的兔子和司角姬在一边鼓掌大笑,“整段垮掉,太挫了!”

道道子悻悻拿下背后的剑,重新放回展柜:“这种长度对我太不友好了。”

“这个是你在做的魔刀千刃?”司角姬凑到乱糟糟的手工桌前,看着满桌的滴胶碎片问道。

“嗯。”陈闻想了一下,把手工室的灯关了,然后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

手工室的窗帘很厚,一拉上,整个房间顿时没了光亮,只剩下桌上的碎片散发出莹莹紫光,映照在几人的脸上。

“我靠!”

“牛逼啊,会发光的?”

“这是要再把它们一个一个粘起来吗?”

陈闻重新把窗帘拉开,来到手工桌前说道:“得把这些碎片一个个标记好数字,然后重新拼起来,用502粘合。”

“然后再用滴胶填补缝隙,可能还得用真空泵,不然会有气泡,很容易断。”

“剑柄也在做了,刚弄好花纹,还得继续打磨。”

三人组听得半懂不懂,点点头晃悠了一圈,就打算出去等外卖。

这时候,走在最后面的道道子突然叫住陈闻,问道:“你这把刀大概什么时候能做好?”

陈闻愣了一下:“大概月底吧,快一点应该二十五六号左右。”

“那我到时候来找你拍段视频可以不?顺便借用一下这把刀。”道道子说道,“我最近在跟陌陌合作自闭挑战,你这个刀我有点灵感。”

陈闻沉默片刻,想到姜秋以之前的叮嘱,于是点了下头:“可以,需要的话联系我。”

几人走出手工室,因为外卖还没到,就在沙发上坐了会儿。

闲聊片刻,顺带刷B站的司角姬突然“嗯?”了一声,抬头看向陈闻,又低头看了看手机。

“你咋啦?”旁边的兔子好奇。

“呃……这个是孤闻吧?”司角姬把手机展示给其他人看,上面是一个视频——

【男友儿童节送礼送匕首,上一次送的是五三……】

up主——小以跟她的木头。

“这个昵称,秋秋原名是叫姜秋以吧?这是你小号?”道道子看向姜秋以问道。

“咦?”刚换回正常衣服的姜秋以跑过来,顿时开心的笑起来,“对呀,这是上推荐了?”

“不清楚。”司角姬说道,“不过被推送到我手机首页了,播放量破万。”

“可以啊,这才第一个视频。”兔子感叹,“你大号没联动一下?”

“没有,你们也别说。”姜秋以摇头,“这个小号我就是玩一下,暂时没打算公开跟大号的关系。”

“你这是要开辟新领域啊,狗粮区顶流up主!”司角姬调侃道。

姜秋以坐到陈闻边上笑出声:“都发出去一天了,才一万播放量,顶流什么呀。”

“你这是新号第一个视频,意义不一样。”司角姬摇头点评,“我感觉这个方向确实有潜力可以挖一下。”

外卖到了。

几个人上餐桌吃饭。

姜秋以去洗手间上厕所,陈闻就把她的辣子鸡套餐打开,用筷子把里面的辣椒一点一点挑出来。

“这是干嘛?”道道子疑惑。

“她不吃辣椒,平常都要挑完了再吃。”陈闻应道。

“……”

司角姬摸了摸胳膊:“我感觉在这里吃中饭是个错误的决定。”

“确实。”兔子附和点头,“你们这狗粮,把我喂胖了我得找你俩算账啊。”

道道子拍拍司角姬:“狗粮吃撑得了胃病算不算工伤?”

“算,反正我也不报销。”

几个人插科打诨一番,很快就吃完了午饭,和陈闻姜秋以两人告辞离开,准备去下一站。

送走他们之后,两人回到卧室,打算午休一会儿。

躺在床上,姜秋以捧着手机,正在看小号视频的评论。

【一半痴迷卍两份疯癫】:你们说我是不是贱啊,一单身狗来看狗粮,还一脸姨母笑,我是不是病了?

【拂衣清风】:熟练的单身狗果然是会自己找狗粮来吃的。

【纣王爱妲己】:嗝~吃得很饱~

【龙LOL】:这不禁让我想起送我那三年级堂弟的口算题卡。(滑稽)

【北冥有熊啊】:礼物送匕首,荆轲刺秦王,两条毛腿肩上扛~(狗头)

【落主——雁羽飞鸿】:这男朋友,话题终结者,实锤!(猫猫震惊.JPG)

【APTX3869&缘】:小以:再也不玩这破游戏了!几分钟后,小以:哎呀真香~

【白糖不甜QAQ】:我懂了,我跟这位木头的差别,就是差了张脸,根本不是直不直男的问题!

姜秋以看着这些评论,脸上笑得很灿烂,很有成就感。

这种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大号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养大了的孩子,体量大了都不好折腾。

而小号就像是刚出生的宝宝,特别有让人逗弄的冲动。

“午睡了,手机放好。”

陈闻躺下来,盖上被子说道。

“你看你看。”姜秋以把手机摆在他面前,整个人都半靠到陈闻身上,“评论都好有趣。”

“……嗯。”陈闻无言以对。

他看了一眼数据,才那么半个多小时,播放量就已经两万了,估计是真的上了网站的某个推荐。

再看看这些评论……

真是奇怪,单身的人为什么要看这个视频呢?

想不通,陈闻拿过姜秋以的手机,给她放到床头,再帮她盖上被子:“午睡,下午我还得继续做魔刀千刃。”

“哦。”姜秋以拉过陈闻的手臂,把脑袋枕在上边,“另一只手给我。”

陈闻闭上眼睡觉,把右手放到胸口递给她。

姜秋以显然还没有太大的困意,两只小手捏住陈闻的大手,在上面圈圈画画。

摘下手上的戒指,姜秋以一只手捏住陈闻的手指,让他拿住戒指,另一只手伸出来,用陈闻的手慢慢给自己戴上。

重新戴上戒指之后,姜秋以缩在陈闻肩头偷笑一阵,觉得睡意上来后,就握着陈闻的手渐渐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