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好了?”

“OK,开始吧。”

姜秋以走进自己屋子里,把门关上。

司角姬、道爷和兔子三人就站在电梯外的走廊里,工具人摄影师就站在一旁,镜头对准三人和姜秋以的门框。

陈闻站在自己屋子门口,在一边旁观他们的拍摄流程。

“OK,到了,这就是美少女家门口吗?”一头凌乱蘑菇头的道道子用夸张的语气问道。

“你看门上还贴着炮姐的图案,不愧是B站老二次元了。”吃荤的兔子拍手评价。

“哎呀,美少女二次元,来来来,先敲门先敲门。”司角姬手里抱着一颗猪头,上前敲门。

咚咚咚。

门打开了,“弗利萨”戴着墨镜,站在门前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看向三人。

吃荤的兔子下意识拉住门把手,把门又给关上了。

“我看错了吗?刚才是个人?”道道子抱胸缩到墙角,瑟瑟发抖。

“我们走错了?”兔子挠头问道。

司角姬一摊手:“没走错啊,她平时就是这样的啊。”

“啥?”道道子一惊一乍,“来之前你不是说弹钢琴的二次元美少女吗?”

“对啊。”司角姬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二次元美少女,不就应该穿着弗利萨的衣服弹钢琴吗?”

“这也行?”兔子无语失笑。

“来来来,再敲一次门。”

门再次被打开,双方打了招呼,就走进了姜秋以的屋子,工具人摄影师跟进。

陈闻跟在后面,在镜头的死角旁观全过程。

几个人在镜头前抛梗接梗,很有意思。

姜秋以或许是戴着墨镜,所以也看不出紧张的情绪。

三人一走进屋子,立马就化身三个神经病,看到一样东西就“哇~”一声,然后大喊:“这就是美少女的xxx吗?!”

姜秋以就在一旁做出嫌弃的表情。

当然,基本上都是事先说好的。

台词什么的都随意发挥,但视频风格肯定提前和姜秋以商量过。

否则这三位的浮夸风格还真容易吓到小姑娘。

很快,前面的部分拍完,姜秋以就拿着鬼灭之刃当中嘴平伊之助的狼头cos服走进卧室。

陈闻作为这个屋子的半个主人,请他们四位到沙发休息。

“所以秋秋还真脱单了啊。”道道子一脸惊奇,“你俩在一起多久了?”

“今年520在一起的。”陈闻老实回答。

“你们之前一直住对面对?”方块脸的兔子好奇问道。

“这个学期刚从学校搬出来。”

“然后正好住对面?”

“不是,我俩爸妈认识,看房子是一起的。”

“……”

四个人聊了不少,大多都围绕陈闻和姜秋以的事情,或者聊聊B站的趣事。

有司角姬和兔子这两个会说话的在场,气氛倒是很活跃。

道道子倒是和自己视频里开放的个性不太一样,私底下有点内向。

“我看了孤闻的视频,一个字,牛逼。”兔子比了比大拇指。

“现在有在做什么吗?”道道子好奇问道。

“嗯。”陈闻点头,“在做魔刀千刃。”

“刺客伍六七那把?”

“对。”

“我靠厉害呀!”道道子眼睛一亮,“是在你那边做的吗?还是在外面有工作室?”

“就在我屋子里,有个专门的手工室。”

“等会儿能去参观一下吗?”

“当然。”

旁边的司角姬低头看了看时间,提议道:“要不先点外卖在这里吃饭吧,吃完再去吱吱喵那边。”

“可以呀。”姜秋以抱着猪头从卧室走出来,“先点外卖吧,然后拍完就差不多送到了。”

众人扭头一看,姜秋以此时上身穿了件裸露的胶衣皮套,下身一件狼皮短裤,结果头上还戴着弗利萨的皮肤,不由一阵憋笑。

“快点外卖。”姜秋以来到陈闻身边,拿猪头拍了一下他屁股,“我要吃辣子鸡套餐。”

陈闻掏出手机,其余几人也各自拿出手机点外卖。

搞定之后,拍摄继续。

姜秋以带上猪头头套,扛着日轮刀走进镜头范围。

三人组后仰脑袋,发出惊叹。

“这真的是秋秋吗?”兔子摸着下巴不敢置信。

“看不出来……”道道子凑近打量,“你说她是陈锐我都信啊。”

“别瞎说!”司角姬拍他一下,“我们这视频还得审核呢!”

“哈哈哈!”兔子大笑,朝姜秋以比了个手势,“来,说句话看看?”

姜秋以没说话,扛着刀默默看着他们仨。

“不重要不重要,先让我来一段大升格~”司角姬掏出随身携带的相机,十分夸张的摆了几个拍照的动作。

但实际上,大升格的内容都是由工具人摄影师完成的。

这一段拍完后,接着刚才的剧情,几人继续。

“她这个样子,观众可能会觉得我们在骗他们。”道道子说道,“得想个办法证明一下。”

兔子拍手:“要不来一段才艺展示吧,不是说会弹钢琴的二次元美少女吗?”

“这个可以有。”司角姬连连点头。

于是接下来一行人转战钢琴室。

姜秋以坐在钢琴前,因为戴着猪头,只能从头套的鼻孔看东西,这个视角看不到琴键,所以只能盲弹。

下一刻,“黑人抬棺”的音乐响起。

三人组一听到这个音乐,立马毫无章法的舞动起来,活像三个得了羊癫疯的僵尸。

一曲奏毕,整活完之后,大家又重新回到客厅。

姜秋以摘下猪头,露出里面仍旧戴着墨镜和弗利萨头套的样子。

“那现在我们要去下一个美少女家里,得从你这儿拿一套衣服,怎么说?”司角姬问道。

“你们要拿什么?”姜秋以手臂搭在一起问道。

旁边的道道子举手:“就你身上这件弗利萨怎么样?”

姜秋以听闻,立马抱胸后退,警惕道:“这是我的皮肤,不是衣服。”

“我们这套猪皮肤送给你了,还你身上这套皮肤,皮肤换皮肤嘛。”司角姬提议道。

“行吧。”姜秋以勉强点头。

“要不这样吧。”兔子笑着建议,“本期视频如果点赞过20w的话,秋秋就穿着这套猪皮,弹一首鬼灭之刃的主题曲怎么样?”

姜秋以摊开双手一歪头,脑门上露出一个问号。

“诶可以可以!”道道子在一旁起哄。

司角姬假装看不见姜秋以的动作,摆摆手:“很好很好,她同意了。”

“OKOK,咱们去吱吱喵家吧。”

拍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