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五日,早晨七点。

陈闻待在手工室里,将昨晚取出的固体长条滴胶在桌上摆好,贴上早已画好的魔刀千刃图纸。

用台钳固定长条固体滴胶,陈闻拿出线锯,对准图纸上的线条进行切割。

虽说是魔刀千刃,但陈闻的图纸实际上只画了两三百个碎片——

要是真画出一千个碎片,先不说工作量的问题,因为碎片太小的缘故,很可能被线锯锯变形,而且也有掉落后找不到的情况出现。

锯到一半,陈闻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八点,估计司角姬他们快要来了。

但是听外面的动静,也不知道姜秋以起床没有。

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姜秋以撒娇的劲儿上来了,硬是缠着他折磨了好久。

两个人折腾到大概凌晨一点多,姜秋以才困意上头,趴他身上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所以今早六点钟晨跑完,姜秋以一回来就缩进被窝睡回笼觉,这会儿估计还跟小猪一样睡着。

于是陈闻停下手头的动作,摘下手套和口罩,走出手工室,来到卧室里。

果然,姜秋以正蒙着被子,只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头乌黑秀发,大概睡的正香。

陈闻敲敲卧室的门,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快八点了,起床吧,你还得化妆吧?”

“唔……”姜秋以在床上翻了个身,用被子又裹了一层,“再睡五分钟。”

陈闻沉默了五秒,又敲了敲门:“五分钟到了。”

“你骗人……”姜秋以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睡着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没骗你。”

“哼……”姜秋以哼唧一声,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床面,“过来。”

陈闻走过去,坐下,然后就被姜秋以一把抱住了腰。

像只蛆似的扭了扭身子,姜秋以蠕动到陈闻边上,整个人贴着他:“几点了?”

“八点。”

“具体时间,不许骗人。”

陈闻看了眼墙上的钟:“七点五十八分。”

“这不是还有两分钟嘛……”姜秋以迷迷糊糊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骗我说八点了,结果差了两分钟,一分钟换一个亲亲~”

“……”

陈闻低下头,几秒后又抬起来。

“好了,起床吧。”

姜秋以没起来,摸出手机解锁后扔到陈闻手里,又把脑袋缩进被子里继续睡了。

“之前就醒来过啦,司角姬说道爷联系不上,可能会晚点过来,到时候电话联系。”

陈闻低头一看,姜秋以手机上是“以衣换衣小分队”的群聊页面。

司角姬:道爷手机关机了,不知道咋回事儿。

吃荤的兔子:昨天他说要熬夜剪片,估计睡过头了。

司角姬:我俩先去道爷家里找找他,要是上午时间不够的话,吱吱喵就安排到下午了。

吱吱喵rou:OK,我今天一整天都有空。

陌陌momo:道爷昨天好像凌晨三点还没睡,直播间一直挂着。

养二哈的浅浅:那我先出去做个指甲,嘿嘿。

秋秋yiyi:我继续睡回笼觉啦,你们来了打个电话。

司角姬:OK。

“……”陈闻看完聊天记录,眼角抽搐,“那你还让我亲你。”

“这是惩罚你骗我,跟起不起床又没关系。”姜秋以蒙着被子笑嘻嘻,然后推了推陈闻,“先别吵我了,我要再睡会儿~”

陈闻把她手机放好,走到窗边拉上窗帘:“把头露出来,蒙着睡不好。”

“嗯。”

走出卧室,陈闻回到手工室,继续制作魔刀千刃。

因为每一块碎片都很小,所以陈闻只能降低切割的速度,尽量追求精准。

因为临近期末,平常他还得复习,有些课程还有期末作业,一些需要组队的作业,还得跟完全不熟悉的同学沟通。

有室友在的课程倒还好,但一些公共选修的课程,因为一个熟人都没有,只能和陌生同学组队。

以陈闻的性子……emmm……

总之,像周末这样珍贵的完整性时间,陈闻还是想好好珍惜的。

尽可能把麻烦的流程在周末搞定,平常工作日就可以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免得两头顾两头出错。

结果等他差不多切割完,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九点多了。

但是司角姬他们好像还没来?

陈闻甩了甩有点酸涩的手臂,打算休息一会儿,就听到外面走廊有声音,随后手工室的门被打开。

姜秋以小脑袋探进来:“司角姬他们在路上了,我先去隔壁换装。”

“等会儿他们三个到了之后,你也跟过来,和他们认识一下,就当交个朋友了。”

“到时候加个微信什么的,以后说不定就有机会合作一下。”

“嗯。”陈闻点头应了一声,“你去准备吧。”

姜秋以的心思他是知道的。

虽说如今他的视频挺火爆的,但如果后面视频质量不佳,在手工区也就是个几十万粉的up主。

即便他能保证后续期期爆款,受限于题材的单一,也未必能突破分类的天花板。

陈闻对自己倒是挺有自信的,而且对于粉丝量的多少,他其实不是很关心。

而姜秋以明显已经把up主这个职业,当做了她未来规划的一部分,所以自然而然也希望陈闻能跟她一起越来越好。

这个时候,如果可以和其他分类的著名up主合作,拍一点合作视频,说不定就能破圈到其他分类的受众当中。

这也是快速涨粉的一种有效手段。

陈闻摇摇头,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这种方式属于正当手段,陈闻倒是不排斥,只是觉得认识新的朋友有点麻烦而已。

不过既然人都要来了,那见一面也是应该的。

过了大半个小时,时间来到将近十点。

姜秋以换装完毕,顶着一张戴了墨镜的白脸走进来,身后肥硕的尾巴拖在地上。

大摇大摆走到陈闻面前,姜秋以突然哈哈哈笑起来,随后用压低嗓音的声调说道:“求饶是没用的。”

陈闻:“?”

“你的英勇善战还是值得表扬的。”姜秋以嘴角扬起,十分中二的看着陈闻。

“……你在说什么?”陈闻眼角抽搐。

“但毕竟你只是个赛亚人。”姜秋以握紧拳头,恶狠狠说道,“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把你碾成粉末!”

“……”陈闻扭过身去,继续摆弄他刚切割完的魔刀千刃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