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日,清晨。

陈闻做梦梦到自己成了猴哥,被佛祖压在五指山下,不能动弹。

他感觉到胸口一阵憋闷,于是猛地睁眼,结果就看到姜秋以正趴在他身上,明媚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的脸庞。

姜秋以还穿着昨晚的露肩T恤。

从陈闻这个角度看过去,景色十分美好,让人流连忘返。

“mua!”姜秋以在陈闻额头上盖了个印章,然后双手撑住他的胸膛,红着脸坐起身,“起床啦~”

陈闻眼中的美景消失在T恤深处,让他回过神来。

看着坐在自己肚子上的女孩,他还是有点恍如梦中,但金箍棒已经无法被五指山压制,显出了它的原型。

“你先起来。”陈闻略有尴尬。

因为被姜秋以挡着,他没法调整自己的裤头,绷着有点难受。

姜秋以乖乖从陈闻身上爬下来。

结果下来的过程中,小腿蹭到了一个凸起,让她下意识扭头。

在看到和汽车人首领同名的兄弟后,姜秋以顿时羞红了脸,轻轻拍了一下陈闻:“你在想什么坏事呢……”

陈闻起身坐到床边,背对姜秋以调整了一下:“这是正常反应。”

两人洗漱完毕,照常下楼晨跑,吃早饭,然后姜秋以就回床上睡了回笼觉。

陈闻一个上午都在手工室里渡过,静静打磨他的闪烁之光。

中途休息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翻看B站,才发现自己的视频登上了B站首页的推荐,还在分类排行榜上暂时排到了第一名。

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播放量就已经突破了七万!

估计等到中午,十万播放量也不是问题。

而这距离视频发布,才不到12个小时。

对于现在只有六万多粉丝的陈闻而言,这一期视频无疑比上一期的戒指视频还要成功!

经过一个星期的酝酿,戒指视频的播放量已经突破了二十万大关。

而这期阐释者的视频,可能只需要一两天时间就能达到这个成就。

而且仍有潜力继续爆发!

不过这些对陈闻而言,也只是让他稍微高兴一点。

反倒是评论区里热评第一的这位,让他有点诧异。

【日当午的锄禾】:

“如果孤闻能看到这个评论的话,希望可以考虑给我一个置顶。”

“大家好,看我的ID,相信不少人眼熟我。”

“没错,我就是昨天傍晚发现了秋秋和孤闻之间可能存在恋情的那个人。”

“我的本职是摄影师和剪辑师,对视频的各种细节比较关注。”

“再加上前后三个视频都是两三天内看的,印象比较深,所以才能把几个线索穿插起来。”

“说实话,我没想到那个评论会受到这么多人关注,对两位up的影响这么大。”

“我看了一下,两位的评论区有很多人询问可能存在的恋情,希望得到确认或者否定的答案。”

“这本身其实没什么。”

“但有些人在还没有真正实锤的情况下,就说一些很难听的话,我觉得有点过了。”

“孤闻虽然只发布了四期视频,前三期也只是制作一些小玩意。”

“但今天的视频大家也看到了,质量过硬,诚意十足。”

“然后大家可以再去翻一翻秋秋这位up主的全部视频,清一色的钢琴视频。”

“不露脸,不露熊,偶尔会半露大腿,仅此而已。”

“每一期cos的角色都和钢琴曲有足够的关联,中间还会穿插少量相关的动漫MAD。”

“这样两位认真制作视频的up主,我觉得各位应该珍惜才对。”

“不要因为好奇up主的私人生活,就做出恶意攻击的事情来。”

“询问归询问,但回不回答都是up主自己的选择自由,没有人能因此指摘什么。”

“在此,我向两位up主道歉,贸然发布了影响恶劣的评论,希望你们可以原谅。”

“也希望各位能把注意力放在视频内容本身。”

“孤闻这期视频,虽然剪辑手法都比较青涩,但内容素材的质量高的没话说。”

“这年头愿意这么下功夫纯手工制作动漫刀剑的人本来就少,希望大家多多珍惜。”

“言尽于此,再次致歉。”

“(PS:说句真心话,孤闻你的剪辑手法真的不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以后联系我,剪辑完的成品包你满意)”

这么长的评论能成为热评第一,还是比较少见的。

下方还有很多人的回复。

“确实,有些人的评论很恶心人。”

“很多人玩梗不分场合,我已经忍了很久了。”

“现在B站用户越来越多,人早就变味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现实过得不如意,在网上就见不得别人好。”

“那么关注up**干嘛呢?是视频不好看,还是白嫖不香吗?又不是饭圈,别搞那么恶臭好嘛?”

如此,昨天傍晚的舆论局势,开始出现重大反转!

陈闻看完这些,反应倒是不大。

虽说这些人是在帮他说话,但有些内容依然带有部分偏见。

在网络上,想用少数几句话完整表达出自己理性的观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稍不注意,就会被人轻易带了节奏。

陈闻这样的性格,反而不容易被这些因素影响。

给这个【日当午的锄禾】的评论置顶,然后陈闻在下方回复:

“下个视频剪辑找你。”

放好手机,陈闻继续打磨闪烁之光,一直到中午。

和姜秋以吃完午饭,坐在沙发上温存了一会儿,姜秋以就准备出发和林萌汇合。

“下午你就在家里啊?”姜秋以依偎在陈闻怀里,仰头问道。

“嗯。”陈闻点头,“剑身打磨估计还要一两天。”

“那我就出发了。“姜秋以慢吞吞从陈闻身上爬起来,拎上包包,最后在冰箱里拿了根冰淇淋,才穿上鞋子和陈闻告别。

在门口又抱了一会儿,送姜秋以离开后,陈闻关上房门,回到手工室。

但他却没有立即继续打磨闪烁之光。

想起昨晚姜秋以和林萌的对话,说是想去银泰买个礼物,送给陈闻当做儿童节的惊喜。

既然如此,陈闻也想做个礼物回馈一下。

他平时沉默寡言,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

但如果是用手工品来表达自己的情感,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之前随意制作的戒指,姜秋以就很喜欢,还一直戴在手上。

这么想着,陈闻从多余的白桃木上截取了一块木料,略一构思,就迅速定型打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