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闻最后还是上床了。

没有别的原因,单纯就是希望姜秋以能早点起来。

他也没完全躺下,只是半靠在床头。

姜秋以就抱着他的肚子,一条腿搭在他腿上,美滋滋的继续睡觉。

“还有十五分钟。”

“知道了,别说话。”

姜秋以拉过陈闻的手,放在自己脑袋上,像只小猫咪似的蹭了蹭。

触碰到姜秋以柔顺的长发,陈闻下意识抚摸了几下。

手感很舒服。

“好摸吗?”

“……嗯。”

“那让我再多睡五分钟好不好?”

陈闻没说话,默默把手抽了回来。

结果抽回到一半,姜秋以立马又把他的手抓了回去。

“好嘛好嘛,八点半叫我,哼。”

闭上眼睛,姜秋以这回是真的睡觉了。

陈闻轻轻摸着她的秀发,另一只手放在姜秋以环抱她肚子的那只胳膊上。

听着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慢慢跳动,陈闻突然感觉像是又回到了之前在沪市的日子。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

陈闻拍拍姜秋以的脸颊:“到时间了,该起床了。”

“你这样叫我,我起不来~”姜秋以在床上扭了几下,娇声说道。

已经在实战中有过战斗经验的陈闻,这次很快就有了动作,直接俯下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动作越来越熟练了。

“嘻嘻。”姜秋以侧过头,把另一边脸颊也露出来,“还有呢。”

陈闻又满足她。

“起来吧。”

“好哒~”

姜秋以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吊带睡衣被抬了起来,露出一圈光滑细嫩的腰肢,在窗帘缝隙间透射进来的细微阳光下,抹上了一层奶黄色的诱人色泽。

没有急着下床,姜秋以伸出脚,跨坐到了陈闻身上。

陈闻扶着姜秋以暴露出来的细腰,很快就被她在脸上盖了两个印章。

可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打开了——

“秋秋,我先……”

一身白衬衫十分干练的姜立民推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这一幕,当场顿立在原地。

一个男生就这样靠在床上,搂着自家女儿的腰。

自己女儿就跨坐在人家肚子上面,双手还搂着人家的脖子,一副亲昵可人的模样。

还是穿着睡衣!

“老爸?!”姜秋以一脸慌张的从陈闻身上跳下来,小脸涨红不知道说什么好。

“姜、姜叔叔好……”

陈闻尴尬的坐到床边,朝女朋友的老爸问好。

“嗯……我去研究所了。”姜立民看着两人,没有多说,“你们今天玩得开心,注意安全。”

说完,姜立民轻轻把门关上,走到客厅把公文包拎上,走到门边换鞋。

“怎么说?他俩干嘛呢?”陆芳梅蹲下身子帮他把鞋穿好,又起身整理了一下老公的衣领,好奇问道。

“就抱在一起,还能怎么样。”姜立民语气微酸,然后突然意识到,“你是猜到了所以才让我去打声招呼的是吧?”

“诶呀,迟早要面对的,早点看到也好。”陆芳梅捂嘴轻笑,替他拉开家门,“现在他俩还不敢太放肆,以后你要是还不敲门就进去,估计就得看到不该看的了。”

“你也不先提醒我一下。”姜立民有点不满,走到门口,又回过身,抱了抱自己老婆。

陆芳梅在自家老公脸上亲了一下,掸了掸他胸口,笑吟吟说道:“今天难得,临走前还会抱我。”

“老夫老妻的……今天是受刺激了。”姜立民叹了口气,摆摆手,出了家门。

坐电梯到了楼下,坐上来接自己的小夏的车,姜立民扭头看向窗外,望见自家女儿卧室的窗户。

之前虽然从老婆那里听说自己女儿找了陈闻当男朋友,但他其实没太放在心上。

他一向自诩冷静客观理智,否则也坐不到今天这个位置上。

甚至昨天他还给女儿包了个大红包,说了一大通道理。

结果今天看到这么个场景,一想到那一万块就要被女儿花在别的男人身上,姜立民第一次产生了某种淡淡的后悔和嫉妒的心理。

叹了口气,姜立民扭回头。

之前还没太大的感觉,现在他才真实的感觉到,自己女儿是真的长大了。

靠在车椅上微微呼出一口气。

这一刻,这个父亲的身影,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似的。

……

“啊啊啊……为什么每次都这样啊?”姜秋以嘟着嘴跪坐在床上,头发披散了一身,挠着脑袋无语道,“怎么每次都有人进来捣乱呢?你刚才进来也不锁门!”

“……”陈闻无言以对。

他刚才进来只是单纯为了叫她起床而已,哪里会想到,这床叫着叫着,就把他给叫到床上去了。

“我还就不信了。”姜秋以又扑到陈闻身上,小脸钻到他脖子上亲亲摸摸,“有本事就再进来个人呀,哼!”

“等等……”陈闻无奈,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去推她的脑袋,“你妈还在呢,要是……”

吱呀~

门打开了。

“你们怎么还不起……”陆芳梅探了个头进来,就看到自己女儿在啃人家脖子,不由愣住,“不是说只是抱一起吗……”

姜秋以听到声音,刷的从陈闻身上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老妈:“……这么灵验的吗?”

“什么灵验啊?”陆芳梅没好气道,“你俩悠着点啊,这还在家里呢。”

“不是说还要去看电影吗?这都几点了?快九点了都。”

“还吃不吃早饭了?路上堵车了怎么办?”

“知道啦。”姜秋以从陈闻身上爬下来,看了眼时间,不由抱怨道,“这不才八点四十嘛,哪里九点了。”

“八点四十这不就快九点了吗?我哪里说错了?”陆芳梅白了她一眼,“快点的,约个会还要小陈提前一个小时过来叫你,女孩子家家也不知道害臊。”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生日呢。”

“蒸饺在桌上,快点换好衣服洗漱一下,出来吃早饭。”

噼里啪啦一通话说完,陆芳梅就关上房门走了。

陈闻从床上下来,看着姜秋以:“好了,起床吧。”

“哦。”姜秋以慢吞吞的从旁边拿过衣服,又看向陈闻,“你不出去啊?”

“啊?”

“那你是要看吗?”姜秋以脸上露出羞涩的笑,两只手已经放到睡衣的衣摆,慢慢把睡衣提了起来,“不是不可以哦~”

陈闻身体僵了一下,脑海里顿时回想起了兔眼睛的模糊模样。

眼看姜秋以已经露出小肚子了,陈闻立马开门溜了出去。

“哼。”

“胆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