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道友,道尽了这二人半百的交情。

七颂身为中州的天之骄子,最初并不知道柳寻香这么个人,他去东域,纯粹是要躲陆北仓,结果却在哪里,阴差阳错受两禅寺一名香客所托,出手诛杀当时的大秦杀神千人骑少主柳寻香。

也就是在那一刻,二人的命运才有所交集。

本以为这将是一个十字线,交集的这个点过去后,便会各奔东西,此生不不遇,却不曾想,万雄关的那次交集,仅仅只是开始。

后来,二人一路打杀,七颂心怀慈悲心,欲要降妖除魔,可偏偏每次柳寻香的实力都刚好压他一线,而且还是竖着的一线,让他根本无法通达心念,完成这替天行道的壮举。

也正因如此,二人一起经历了灵宗之行,白骨渊之乱。

七颂,也因此在白骨渊中入了魔!

柳寻香并不知道白骨渊主人到底对七颂做了什么,会让一个拥有大好前程的堂堂佛子坠入魔道,甚至叛出宗门。

但这些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七颂的这句话。

这句,道友!

七颂以前,从来不会喊柳寻香道友的。

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

烟尘散去,魔气满天,七颂牵着小魔头缓缓走了出来。

依旧是那如月色般皎洁的白色袈裟,依旧是那张眉清目秀,干净白皙的面容,七颂嘴角挂着浅笑,模样与没去白骨渊时一模一样。

乍眼看去,丝毫没有半点入魔的样子。

唯独有一点不同的,那就是在七颂那洁白的眉心处,多了一颗豆子大小的红点,猩红刺目。

两禅寺的老祖们已经没有闲暇去搭理这二人,柳寻香借梵天镇魔钟的威力,震溃了两禅寺历代镇压邪魔佛林塔,使得下面的魔修罪修纷纷逃出升天。

若是现在不抓住这些四处逃窜的魔头,等他们恢复元气卷土重来之时,对两禅寺来说,将是个不小的麻烦。

“柳道友,你似乎又惹祸了。”七颂含笑道。

此刻的他,面对无瞳状态下的柳寻香,眼中却没有半点诧异,仿佛在他面前,柳寻香还是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宛如旧友。

小魔头则颇有些忌惮现在的柳寻香,扎着两根马尾辫晃了晃,稍稍往七颂身边凑了凑。

柳寻香反手将一道欲要夺舍他的不开眼的黑气魔修抽散,随意道:“有你一半。”

他是要救七颂,才孤身闯佛门圣地的。

七颂牵着小魔头颔首浅笑,目光穿透柳寻香,看向他身后一处,道:“既如此,何不闯的更为彻底些?”

柳寻香似有所感,微微挑眉,道:“掀了?”

“掀了!”

二人相视一笑。

柳寻香蓦然转身,大喝一声:“腥风!”

杀神神通再现,只是这次,腥风略有所不同。

无瞳真身下,柳寻香的掌心下,不在是一道龙卷风,而是....整整九道!

九道龙卷风如同屏障一字排开,狂暴的撕扯之地将佛林塔所在的大千世界直接撕碎,露出叠加在这一层大千世界背后的世界。

而在这三层大千界中,一名宽额大耳的僧人正在柳寻香面前,面带慈悲看着二人。

讲经首座!

柳寻香面色如常,即使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蕴象境巅峰的讲经首座,他也丝毫不惧!

除了万古冥帝这种活了万年的老鬼,他还真没怕过谁!

然,这还没完。

腥风之后,柳寻香双手变幻,符文印记在指尖跳跃,紧接着,猩红禁制,灰色禁制,青色禁制,蓝色禁制四大妖禁化作一轮轮明月,出现在柳寻香后面。

一边两轮,红,灰,青,四种颜色交相辉映,看上去既炫目又神秘。

四道禁制散发着各自不同的气息,气息相互胶着,最后在中央位置,凝聚起来。

一道新的圆形轮廓渐渐在四道禁制中央浮现出来,继四道妖禁后,第五道妖禁,也被柳寻香衍算推出。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二人也没闲着,小魔头张牙舞爪,摇身一变,整个人化作一道黑雾,盘旋在了七颂身后。

黑雾中深不可测,当中传出一阵阵低沉的嘶吼,声音不大,却让周围其他逃出来的黑雾纷纷躲避,这些被镇压许久的魔修巨孽,似乎很怕小魔头。

七颂双手合十,鼓荡周身灵气,一个紫黑色的“卍”字印记由小变大,出现在他背后,急速转动起来。

紫色的“卍”字印,没有金光璀璨,也没有庄严肃穆,但看上去却并不晓得邪气凌然,反而还有种给人很真实的感觉。

讲经首座面色波澜不惊,双目默默看着对自己出手的两名年轻人,眼中露出一丝失望和一丝……藏的极深的悲哀。三月中文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七颂,你是贫僧看着长大的,将你镇压在这佛塔中,是希望能消弭你的魔气,可你不仅没有回头,如今反而变本加厉,彻底堕入魔道.....”讲经首座缓缓闭眼:“你如此,对得起寺中对你的教导与栽培吗?”

只可惜,他的话,并没有让七颂停下。

紫色的“卍”字印下,七颂依旧面带浅笑,双目平静道:“讲经师叔,宗门对七颂的栽培,七颂此生不敢忘,可师叔您还记得小时候您告诉我的话吗?

您说,朝闻道,夕死矣,弟子如今既窥得大道,便应当一往无前,死而后已,这才无愧于心,无愧于道,无愧于您对我的教导。”

讲经首座心中一颤,眼中的悲哀似乎更浓了几分。

“真作假时假亦真,这世间万物本就如梦幻泡影,人生百年更是大梦一场,你又何苦要执着于此?”讲经首座道。

七颂摇摇头,看向旁边已经蓄势待发的柳寻香,柳寻香道:“人活着,总归要执着一些东西,若什么都不执着,那如行尸走肉般活着与死有何区别。”

讲经首座闻言身子轻轻一僵。

七颂道:“师叔,柳道友的话,也是弟子的意,今日一战,不论成败,七颂都不在是两禅寺之人,亏欠宗门的,七颂只有来世再报。”

讲经首座双手合十,喧了句佛号,闭眼道:“给你们一次出手的机会,若能伤我,你们二人便就此离去。”

他没有说不能的后果,但柳寻香和七颂都心知肚明。

若不能,今日二人便要葬身于此!

“得罪了,师叔。”

柳寻香没说话,但身后第五道禁制已然成型,金光璀璨的禁制,使得这第五道禁制看上去比佛门神通还要正宗。

可就是这金光璀璨的第五道禁制,却在成型的瞬间,直接四周的鲜血全部汇聚在起来,滋养自身,借助鲜血,第五道禁制光芒大盛,释放出一股镇压之意。

金色禁制,镇压之禁!

十二妖禁,这是东域至尊国大秦万雄关朱红大门上的禁制阵法,当年被还是少年时的柳寻香学会,伴随至今。

随着柳寻香的修为不断提高,这些禁制的威力也逐渐被发挥出来,只是这发挥的过程中,他似乎感觉,这些禁制中差点什么。

当年他在金灵宗对战千人骑准骑赵极等人的时候,第一次推衍出猩红禁制,猩红禁制中是有一道人影的。

可后面,不管他怎么施展,亦或是新推衍出的禁制中,都再也没见过什么人影,这让柳寻香心中一直有些疑惑。

不过眼下,五道禁制以一种极为奇异的点位排列,竟形成一个五彩漩涡,漩涡转动,空间摇晃,自柳寻周围,地面开始寸寸化作湮粉,被这漩涡吸入。

且这化作湮粉的范围越来越大,顷刻间,便将一些远处的黑气和两禅寺的修士笼罩。

没有任何例外,这些人在被五彩漩涡笼罩后,连吭都没能吭一声,便消无声息的散座粉末,混合着泥土沙石,卷入了五彩漩涡。

这诡异的一幕,看的柳寻香这个始作俑者都有些心惊。

“这就是朱门禁制上的节点吗,若是将十二妖禁全部衍算出,凑齐大阵,威力又当如何....”

柳寻香心中念头闪过,手中却不曾闲散,直接将这五彩漩涡撞进九道腥风中,一起冲杀向前方的讲经首座。

与他一起出手的,还有七颂。

腥风夹杂着五彩漩涡,伴随着紫色的“卍”字诀,在讲经首座的瞳孔中瞬间放大。

然而讲经首座却没有半点慌乱,只是缓缓抬起眼睑,低声诵道:“阿弥陀佛....”

他背后,金灿灿的法相中传来一道钟声。

钟声之下,九道腥风瞬间全部炸开,五彩漩涡也被打的破碎不堪,紫黑色的“卍”字印更是震碎一地。

一招!

讲经首座只用一招,便破了二人神通!

神通被破,柳寻香和七颂二人齐齐喋血暴退,将地面拖出两道一指深的槽痕。

输了……

但七颂显然不打算坐以待毙,他以掌击地,止住后退的身子,低喝一声,道:“法相,出!”

只见在他背后凭空凝聚出一尊不输于讲经首座世尊法相的金色佛像,只是相比讲经首座的祥和佛祖像,七颂的佛像,就显得有些....邪气。

金身璀璨的佛像看上去如凡人寺庙中供奉的一般无二,慈眉善目,眼带悲悯,但唯一不同的是,这佛像的身上,还缠着黑色的锁链。

锁链如同千丈巨蟒缠绕在佛像身上,让人一时半会有些分不清,究竟是这锁链在囚禁佛像,还是佛像本就有着锁链。

不过此时并没人关注这些,因为讲经首座,已经朝二人走了过来。

“一招已过,你们二人没有机会了……”

在世尊法相的压力下,七颂七窍流血,身后的魔佛法相金身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金身也大片大片开始脱落。

但好在,同一时间,柳寻香的背后,无瞳真身的虚影同样化作万丈大小,出现了这天地间。

一时间,三尊法相矗立在天地之间,高大巍峨,远远看去,就如天人下凡,使得极远处的村落凡人们见状纷纷跪拜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