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长得不好看?”容卿卿突然双手环住他的颈项,凑近了些,危险地盯着他。

大有他说不好看,便一口咬死他的架式。

谢景润俊脸浮上薄红,抬头看着树顶,“好看又如何,不好看,又如何?”

容卿卿鄙视地看他一眼,“虚伪!”

如果她长得丑,这厮自己会凑上来吗?

这个世上,男人都一样,谢景润自然也不会例外。

“你说什么?”谢景润低头看着她。

容卿卿看着他眸底的危险,默默咽下了到嘴边的话,改口道:“那个,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什么?”谢景润闻言,眸中略带期待。

“你跟我来。”容卿卿松开环在他颈项上的手,改去握他的手。

看着女孩儿主动握上来的手,笑意在谢景润唇角荡开。

到了揽月居,容卿卿松开他的手,“你先坐一会儿。”

“嗯。”谢景润依言在窗边的软榻上坐了下来。

容卿卿进了内室。

不一会儿,她背着双手走了出来。

她轻咳一声,说道:“你可不能嫌弃哦。”

“是什么?”谢景润眸光动了动,“你先给我看。”

容卿卿虽然已经自我催眠过了,但想到一会儿他看到自己送的礼物,可能会露出的嫌弃表情,忍不住有些迟疑起来。

“还是算了,我重新再做一个好了,过几日再给你。”

谢景润闻言,越发好奇她送的东西了。

“给我看看。”他起身走了过去。

容卿卿刚要转身跑,谢景润长臂一探,轻易便从她背在身后的手里,将东西拿了出来。

容卿卿捂住脸,有些羞耻。

她刚刚是怎么有勇气,说要将东西送给他的?

她后悔了!

她干嘛要亲手去绣啊?

她的女红实在是烂得一匹!

早知道,她便将买来的那个蓝色香囊送给他的。

谢景润打量着手里青色缎面的香囊。

香囊的面料,看得出是用上等的布料裁的,只是上面的针脚,以及图案,就粗糙多了,尤其上面的祥云图案,针脚全挤在了一起,看起来不像祥云,一团挤在一起,也不知道像什么。

他瞥了眼垂着脑袋,一脸丧气的女孩儿,眸底划过浅笑。

“我很喜欢。”他说道。

容卿卿以为自己听错了,霍然抬头看着他,“可是,我绣得很丑……”

“不丑,它是独一无二的。”谢景润说完,低下头,将香囊挂在了腰侧。

看着他腰侧晃动的香囊,容卿卿面色一烫,伸手欲夺回来。

她实在不敢想象,谢景润戴着这个香囊,到处招摇的画面。

“这个不好,我重新再做一个给你。”

谢景润握住她的手,“你能保证下一个,就更好?”

容卿卿一愣,有些没底气地说:“但是,至少不会这么丑……”

谢景润没有说话,抓起她的手。

果见她左手的几根指腹上,都有好几个细小的针孔,他心里蓦然涌起一丝暖意。

“你根本不会女红,不用勉强自己,有这一个,就足够了,我会好好珍惜的。”谢景润温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