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橘色反光条救生衣的海警,敲了敲出租车的玻璃门,中年司机随即摇下车窗,道:“警察先生,前方是封路了吗?”

“把驾驶证拿出来检查一下。”

海警人员没有废话,直接索要。驾驶证的个人信息,一般都是与公民身份证一致的,无论是籍贯还是出生年月甚至头像,几乎都是一致。

中年司机连忙打开驾驶台下方的小收纳盒,将驾驶证递给对方。

对方大略看了一眼,就交还给了司机,跟着又看下副驾驶座位上的陈飞,道:“把身份证拿出来检查一下。”

“海警同志,我是帝江武大的学生,这次是来执行任务的,武者证可以吗?”

到了这里,没有遇到卢局长安排前来接手的人,所以陈飞觉得还是亮明自己的武者身份,免得被当成无关紧要的人,被阻挡得无法入内,那任务可就没办法完成了。

“可以,请您出示下您的武者证!”

海警人员,顿时言语恭敬了几分。

“给!”

陈飞当即从背包里取出武者证,将上面的水汽擦拭掉,递给对方。

海警人员瞄了一眼,学校,学院班级,均是真实的,上面还有一行品阶信息:一品武者。

看到这字样,海警人员,再没有怀疑,开口询问道:“陈先生,您说执行任务,可有任务的通函?”

所谓的任务通函,指的是武者照公家机关到指定的区域执行任务时所颁发的一种文件凭证。

“这个,海警同志你认识卢克局长吗?”

陈飞只能是这么问道,因为这是蓝薇蕾指派给他的任务,哪里有什么任务通函?

“你稍等一下!”

海警人员说着,当即走远几部,拿出通讯器? 跟上头领队的人进行交接。

紧紧片刻? 便走了回来,海警人员? 认真道:“陈先生? 接你的人,马上过来? 在此之前,请两位在这边等待。”

“多谢!”

看着海警人员离去? 陈飞目光也顺着看到了远方的大海。

大雨滂沱? 远处的大海,黑压压的一片,海浪一波跟着一波,呼啸连连? 轰然作响? 如同是要暴发海啸一般,那场景,恐怕就是千吨级别的轮船都可以轻易掀翻。

“还是第一次看涨潮!”

陈飞看着远处缓缓移动过来的一大**浪,言语间感慨和震撼兼有。因为是亲眼所见,陈飞更加坚信? 这般波涛汹涌,快艇果然是断断出不去的。

在那波浪席卷而来的前方? 还有着几艘零散的渔船,正将引擎拉到最大? 轰鸣着赶往海岸。

“轰隆隆!”

一道足有二十米高的大浪,顷刻间拍打在最后一艘渔船上? 那看似飞快的渔船? 顷刻间被淹没? 当大浪过去时,第二波大浪再次拍打而来,一个翻卷,那渔船已然被卷入深海中去。

翻船了?

这一刻,周围的海岸,似乎都安静了,只有浪涛声一波连这一波,久久回荡着。

中年司机和陈飞在出租车内,也是面容震撼,久久没有舒缓过来。

许久,才舒缓了一口气。

我的天啊!

那一艘渔船,可不是微型渔船,而是中型渔船,船上起码有几十人,可顷刻间尽皆被大海吞没,连船体本身,都是彻底消失。

甚至,连呼喊声都是被惊涛骇浪给彻底得覆盖掉,如同幽灵一般,销声匿迹。

刚刚赶过去准备援救的海警快艇,也是茫然地,面对着这一幕。紧接着,面对第二波巨浪袭来,海警快艇,连调转船头,迅速撤回。

轰隆隆……

滚滚巨浪,席卷而来,海面震动,宛如是一条巨大的地毯,摇曳着,要掀掉一般。

“轰隆隆!”

巨浪席卷至海岸边,猛然拍打在海岸上,只听得轰然巨响,海岸边的道路,已经支离破碎,岸边的一些建筑,顷刻间倒塌。

路灯,栏杆,休息的亭子等等,一瞬间被破坏得干干净净。

几辆停在路边的僵尸车,同样如同是纸糊的一般,被轻易地卷入了大海。

此刻的大海,就像魔鬼一般,吞噬着周遭一切。

“请所有无关人员,迅速撤离海岸!”

洪亮的喇叭警示声,再一次响起,迅速驱赶着周围的人。

而这时候,远处一道矫健的身影,迅速地穿梭在公路上,朝着陈飞所在的出租车逼近。那奔跑的身影,颇为迅速,不似普通的上班族,而倒像似训练有素的运动员。

“陈飞同志?”

当矫健的身影出现在出租车旁边时,一眼就认出了副驾驶座位上的陈飞。

“你是便衣?”

陈飞嘴角含笑,试探道。

“对,卢局长说您会出面对付对方的武者人员,有劳了,请跟我来!”

便衣警察点了点头,这次为了逮捕这伙绑架的歹徒,他们也没闲着,早早地就赶了过来。

“好!”

陈飞说着,从双肩包里抽出黑杖,藏在怀中,迅步跟上便衣警员。至于潮湿的双肩包,陈飞则是放置在出租车里,这个时候背上一个潮湿沉重的双肩包,简直是给自己添加额外的负重,是危险的。

有了便衣警员带路,这一下子就没有其他阻碍了。

两人迅速地穿过众多被阻拦下来的车辆,没多久便是真正抵达了东河港口的海岸岸边。

“这……”

听着周围的海涛声,陈飞怔住了,在港口的海面上,到处都是渔船,密密麻麻,一艘一艘正朝着东河的河道往后退。

这歹徒乘坐的是哪一艘快艇啊?

陈飞承认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歹徒藏身快艇中,就算有警方人员的协助,也不是一时三刻就能找到的啊!

原来歹徒选择水路逃跑,居然还隐藏着这一道天然的迷惑。

“陈先生放心,对方所乘坐的是快艇,范围已经相当小了,我们也取得了海警的协助,可以暂时搜查这些渔船,这次在水面上,不怕歹徒还能跑得掉!”

便衣警员似乎看出了陈飞神色的担忧,便是微笑地解释道。

这时候,一艘快艇忽然直奔陈飞他们的位置,上面有着几位同样是便衣打扮的警员。

“老李!”

快艇上得警员,扯着嗓门喊道。不过,在这浪涛声中,显得无足轻重。

他叫了几声,陈飞旁边的老李警员这才察觉到。

“陈先生,我们上船吧!”

老李回头看下陈飞。

其实陈飞比他更早注意到快艇的靠近,只是这让他预感到了这一战的艰难。

在水面上,歹徒是无处藏身的,到时候反抗起来,必然异常激烈。

又是水上交战,陈飞反而有些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