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时间,附近聚集了许多人,众人皆是议论纷纷,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附近灵气混乱,必定有人出手了!可妖帝大人为何一直不出现,这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房间内,狄秋风陷入了两难之境。

在美妇人的逼迫下,她面露苦涩,苦笑着,神情悲怆,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中,左臂深深抱着林天,“对不起,对不起~”

左手长剑刺入,自林天的身体直接刺入狄秋风的身体,二人串在一起,倒在地上。

林天看着女子,这一刻疼痛消失了,他的双手紧紧抱着女子,同那黄昏时刻一样,这是属于二人的迟暮。

也许,那不是一个梦。

此刻他的脑袋放空,宛若大梦一场一般,这修仙界真真假假,到底是什么左右着他,谁又是棋子,谁又是执棋人?

罢了罢了, 感知着散去的生命力,一切化为深深的叹息,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出乎意料的选择,老妇人赫然上前,绿色的生命之力印入二人的身体里,左手轻抚着女子的长发,缓缓着,“痴儿!”

美妇人没有阻止,她的眼睛微红,随即再度变回冷意。

没有一句话语,林天被老妇人打昏过去,美妇人没有说话,老妪深深叹息,随即三人破开虚空离去。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宛若从未发生过一般,在林天昏睡过去的时候,一道中年男子身影出现在房间里,盯着林天的面孔,看来上次自己没有看花眼,果然是像啊,“有趣的事情,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有趣的人族修士~”

没有对林天下手,中年男子大步离去,出现在门外,随即离去。

“看来妖帝大人已经处理完了!”

“我就说吗,妖帝大人不会不管的~”

“散了,散了~”

昏睡数个时辰后,林天清醒过来,他躺在地上,盯着房梁,脑海里闪烁着女子的眼睛,那是双怎样的眼睛,她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做出那种事情,“狄秋风~ ”

触碰着被治好的剑伤,以及被治疗好的胸骨。

这一掌,这一剑,都好痛,不过女子比他更难受,亲人的逼迫,妹妹的逝去,狄迪迪,活泼乱动的女孩子。

不过这一切于我有什么关系?

脑海里再度浮现天行者给的那副画像,会是和你有关吗?

中午时分,林天叹息,呼气,将悲愤、抑郁皆排出体外,随即起身大步朝朝外离去,只有在生死间徘徊才能极快的提升。

此时无上妖帝城迎来了三个身披金色袈裟,但没有剃发的男子,他们皆竖立着左手,显得虔诚,但冷酷的面容、霸道的气势,狂妄的走路姿势显得几人不同,若不是袈裟,没有人会将他们和佛门关联在一起。

个子不高,但一头紫发,模样很显年轻精炼的男子面露无趣,转过身子,抱着脑袋,后退着走路,“三弟啊,咱们为何不去虚无妖帝城,那里可是有着天骄榜,许多天骄都在那里,还有许多年龄超过50的天骄、绝世天骄,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旁边胖嘟嘟的青年,正是去佛门深造的元峰,他放荡不羁的中指转着珠子,眼睛转溜着, “大哥,你这就不懂了,无上妖帝城最近可是风头最盛,前段时间的秘境就在这里,可不是一般的秘境,乃是帝境。”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朝着那一直不说话的较高紫发青年说到,“当然,我和二哥说过,二哥也是清楚的,那夺得传承的便是上次于二哥旗鼓相当的飘渺宗对手~”

旁边稍高的紫发男子便是楚焱,他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同时心中对元峰的好感加一,小伙子不错~

想想当时被辰战那个家伙吊打,他便一阵心悸,现在听说辰战都排到前百了,他还在九百多转悠,气的牙痒痒。

“嘶,厉害啊~”男子搓着自己的紫发,满脸的震惊,“弟弟,那家伙居然和你旗鼓相当,好厉害啊!”

“切~”楚焱冷哼一声, 身子一抖,没有理会男子,一脸小意思的事情,打个平手不很正常吗,我的对手力压三大绝世夺得头筹不是很正常吗!

我特么的,凭什么,凭什么不是我!啊!!

砰,楚焱右拳打着左掌心,砰砰作响。

元峰望向无上妖帝城,数月未见,师弟成长的很快啊,绝世天骄,了不起!

抬头望向天空,火红的太阳高悬于空,一道红发虚影闪烁在元峰的眼中,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

城外一片雷霆嘶吼着,漫天无边的雷霆,它的偏僻地方,某个城镇内,四周皆是寂静,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传来,“二叔,还记得我吗!”

“你是?”一灰袍方脸男子略显不解,房间里到处散落着酒罐,桌子上有着几道刻痕,依稀可见的是于衣、于玲、于沙,地板上层层递进着数十上百道刀痕,长刀横插在地面,当来者走进,男子慢慢站起身来,凝视着来者,“寂灭,是你吧~”

“不,应该说是于天吧!”

于天一顿,面具下眼睛眯起,“哈哈哈,你比我那呆傻的父亲要聪明一些,居然能猜到我!”

男子正是于天的二叔,他探手拔出旁边的长刀,侧身长刀指向于天,“我应该早一点猜到的,邪君府的溶血魔功,所以你需要吞噬,但我没想到一个野种居然能走到如此地步!”

“野种!哈哈哈,我的好二叔,我可是你的侄儿啊!”于天倚在门前,青筋乍起,像是回忆着不好的事情,“当年于家对我没有任何恩情!所以你今天必死,如那于沙一般!”

“哈哈哈~!”果真如此,大哥你死在他的手中了吗,于壁闭上双眸,“你应该见过玲儿了吧,你认为她做的事情我不知道?”

“嗯?!”于天皱起眉头。

于壁看到于天神情错乱,大致明白了一切,长刀挥舞,“你的心乱了,多说无益,堕魔谷已经放弃了我,来吧侄儿!战一场!”

于壁说完,却猛然朝后砍去,身后正是于天的师傅,那灰衣老者。

铮的一生,老者探手直接抓住于壁的长刀,在老者恐怖力道下,长刀不能向前分寸,“于壁,你是个聪明人,若是自杀的话,我倒是可以留下你的妻、子!”

这种事情于天自然无法参与,他纵深后退,倚在某处,耳边传来了嘤嘤哭叫声,还有妇人畏惧、斥责的声音。

于壁没有回答,突然缓慢而有节奏的脚步声传来,三人看向门外,那是一高贵、曼妙的女人。

于壁跪倒在地,叩首砰砰作响,祈求着,“谷主大人,希望你能留我妻儿一命!我于家兄弟为您服务了近十年时间,还请开恩!”

老者和于天皆低头不语,女子的身影不再上前,盯着于壁片刻,转过身去,沉声道,“准!”但是只能留一个~

“谢谷主!”没有多余废话,于壁拿起长刀直接划过脖颈,控制着体内灵液远离伤口处,很快,于壁倒地气息全无。

而于天身后的房间里传来了妇人的低声垂泣声。

“处理干净,将孩子送往附近的城镇好生看养!”

老者的脑海里传来女子的身影。

于天朝外望去,女子踏空已经离去。

老者低头,“是!”

待到女子身影消失,老者看了一眼于天,“做自己的事情,不要想太多~”

宛如父亲般的关怀,使得于天冰封的心开化了,他怎么也想不通老者对他为何如此好,从进入堕魔谷后,关怀、引荐、帮助、教导等等,他以为老者对他图谋不轨,但细细想想他一穷二白,没天赋,没灵体,废柴一个,为什么?

无上妖帝城外,恐怖的妖兽聚集在某个山头,他们低吼着,嘲笑着。

“林天,出来吧!”

“快出来快出来,你叫声爷爷,也许爷爷们能给你留个全尸。”

“弱小的人族修士,滚出来!”

吼声震天,令人发聩,山中某处,一颗葱茂大树下林天叹息着,山下道山脚皆是密密麻麻的妖兽,洞虚境界的也有不少,天空也有着诸多妖兽徘徊,他们皆化为本体,以防林天放出。

林天秘境中的消息放出以后,穷奇一族记下了,为了以防林天会对他们构成威胁,他们决定直接派人斩杀林天,但是妖帝的命令使得他们不得派出洞虚境以上的存在,为期一年。

虽暗中可以操作,但明面上可不能胆大,毕竟不能直接抹了妖帝大人的面子,故穷奇族再度放出追杀令,同时悬赏甚足。

山脚下,已然围了不少人,大多都是化形的纯血妖兽,通天的、洞虚的,参杂一起,远处三道人影袭来,前面两人闲谈着,后面一头紫发的楚焱打着哈欠,叹道,“急匆匆的~”

三人奇装异服,妥妥佛门酒肉弟子,众妖虽心有疑虑,但完全不避讳,一青年模样男子隔着几个人,喝道,“挤什么挤,没看到你毕方大爷在这里吗!”

旁边亦传来同样的训斥声。

明显的挑事行为,“哎呦,你这傻鸟,化为人形两只脚走路不习惯吧,你这个杂毛畜生~”元峰不甘示弱,强势回击着。

“你看看你,一大把年纪了境界才洞虚,什么纯血妖兽,我呸~”

“还有你,能不能仔细点,你那猪鼻子、猪耳朵,简直一个猪头,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孤独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