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中文网 >  冥公子 >   183 驱魔五十六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书海阁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男人名叫赵实, 跟他同伴周伟一道是省里一家小报社派来的记者。

最初到汶头村,两人是为了那口阎王井。

虽然汶头村里的人自古对阎王井心存忌讳,但随着时代变迁,尤其网络越来越发达的现在,年轻一辈对那些祖辈流传下来的规矩早就已经看得挺淡了, 所以碰上丘梅葬礼上的意外以及葬礼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就有好事者把这些绘声绘色写到了网上, 还偷偷拍了阎王井的照片, 以加强真实性。

本来应是写着玩的,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帖子一传十十传百,网络这东西就跟病毒似的,有个契机就广泛传播开来, 很快把汶头村和阎王井给炒火了,也引起了赵实他们报社的注意。

报社做策划的当时就想,这种灵异古怪的事情,是迷信, 大报社肯定是看不上眼的, 因为根本不会去做这种报道。倒是他们,或许可以借着这股风,做个专题, 没准能火一把。

所以不久之后, 赵实和周伟就被他们领导派到汶头村, 采集资料来了。

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 虽然关于这个村的那些灵异内容的确是本村人发上网的,但真的亲自过去做采访时,那个写帖子的人显然怂了,整个村子绕遍,没一个出来承认自己就是那篇‘阎王井秘事’的作者,更不要说带着他俩去阎王井采风。

一个个的在听到他俩介绍了此行的目的后,躲还来不及,跟帖子里写的一样,这整个村子的人只要一听到阎王井三个字,真如听到了什么洪水猛兽。

所以他们就只能自己找过去。

好在并不难找,虽然没人愿意亲自领他们过去,看在他俩塞的毛爷爷份上,路倒是愿意指的。因此在到达汶头寸的第二天,遵从了村里人给出的忠告,他们在中午阳光最盛的时候去了阎王井。

可让两人颇为失望的是,到了阎王井所在的地点,亲眼见到那口照片上被拍得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阎王井时,赵实和周伟感觉,照片上那种种阴森诡异的气氛,根本就没在这口‘井’上体现出来,它压根就只是道很普通的岩石缝隙而已啊,硬要说不寻常之处,无非是和很多装神弄鬼的景区一样,装模做样的在岩石缝上面压了盖子,拉了幡,还供着许多元宝蜡烛。

周伟是搞摄影的,扒拉着缝隙边缘,想从没被盖压到的地方拍点‘井’里的状况。

但纵然打了灯光,拍出来黑乎乎一团,除了石壁和一些纸钱,什么特别点的东西都没有。

所以当时两人的感觉是,网上那帖子一定是故弄玄虚,就跟什么闹**一样,是被人有心炒作出来给当地拉旅游资源的。

但就在两人意兴阑珊地准备收拾收拾离开时,一个消息留下了他们。

嫌疑犯王川被放回来了。

王川有谋杀妻子的嫌疑,但缺乏确凿的证据,又在关押期间突然出了精神问题,这三点无疑挺有新闻价值,比虚无缥缈的阎王井传说有价值得多。搞不好可以做成不那么三俗的正规大新闻,冲着这点,赵实和周伟觉得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在得知王川回到汶头村的当天,他们立刻找去了我叔叔家。

有记者证,打着采访村里风俗的名义,又塞了些钱,平时照应我叔叔的邻居很快就同意了他俩采访我叔叔以及王川的请求。

可是叔叔病得一天里没多少时间是清醒的,王川则痴痴傻傻,所以所谓的采访这对翁婿,根本不是两个人的目的。

他俩的目的只是能进入叔叔家那栋房子而已。

‘阎王井秘事’那个帖子,除了关于阎王井和汶头村的种种传闻,最吸引人的就是丘梅姐、王川、刘立清当年的三角关系,以及这段关系所引发的种种悲剧。但写帖子的人一来对内情了解不多,而来多多少少有些顾忌,所以对于那些事着墨不多,也没拿出什么现实的依据,因此最多只能当作故事来看。

赵实他们想,如能从我叔叔家找到关于当事人更多的信息和东西公之于众,让故事转回现实,那才能真正引爆热点,让这则新闻成为真正的新闻,而不是鬼话连篇。

所以当天晚上,得到了邻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后,他们在我叔叔家住了下来。

最初两天住得还挺好,收获也挺多。

叔叔家是套两层的小楼,地方挺大,以前丘梅姐活着时一家人住着刚好,但现在只剩下我叔和王川两个人,就显得过于空旷。平时大约邻居和我姑姑会时不时过去打理,所以挺干净,但就是冷。赵实说,一进门就能感觉到的冷,比屋外气温起码低了五六度,不过当时两人也没放在心上,只当是屋子空,屋里人气太少的关系。

自从我婶婶去世后,我叔就一直待在二楼不下来,王川也大概是在看守所和病房里关习惯了,很少走出自己卧室,所以这房子几乎感觉不到有人住。虽然格外清冷,却也无形间给了赵实和周伟很大的自由。他们俩一个是负责文字,一个负责照片,叔叔家空房多,所以就一人挑了一个房间,赵实住楼上方便随时去见见我叔叔和王川,周伟则住楼下,里里外外地把我叔叔家拍了个遍。

就是这两天,赵实收集了不少有用的信息,信息大部分是从王川那儿得来的。

王川的病似乎并没有赵实打听来的那么严重,大概也是受了药物影响,通常他总一个人坐在房里发呆,有时候会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说些谁也听不清楚的话。

谁跟他说话他都没什么反应,就像我那个得了老年痴呆的叔叔一样,不过偶尔会比较清醒,这种时候,他看起来几乎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会和和气气地跟人打招呼,还会主动泡茶给人喝。

这种时候的王川似乎是非常容易相处的,问他什么答什么,虽然有时候会离题千里,而且叠叠不休。

就是靠着这样时不时的一些接触,赵实很容易地从王川那儿要到了丘梅的生活照。

客堂里放着丘梅姐和我婶的遗像照,但两人生活照在婶婶去世后就被我叔收了起来,赵实一心想弄到,因为只有两种照片都放上,才有生与死的对比,才能给人造成感官上的冲击。

又从王川和丘梅的结婚照上找出了两人貌合神离的表情,他对此很得意。

丘梅姐长得很漂亮,王川则是憨厚老实得放在人堆里就立刻找不到的类型。这两个不怎么般配的人结合到一起,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悲剧,本身就很让人浮想联翩。

所以有一次,趁着王川看起来略正常,赵实故意问他:“小王,你真没杀你老婆吗?那你说说会是谁害死她的,那个姓刘的?”

“就是他!”王川一边嘿嘿笑着看着窗外,一边回答,“小白脸杀的,小白脸不得好死。”

“那警察怎么不逮他偏偏逮了你?”

“就是小白脸杀的!小白脸不得好死!”

“你咋知道是他杀的,你有证据不?”

继续问,王川却不再给出清醒的回答,他开始对着窗外发呆,嘴里念念有词。

赵实也不再追问,他心满意足在专题里列出了新的一条:王川清醒时回忆,杀人犯是目前缺乏确凿证据的第三者,刘立清。

赵周二人入住我叔叔家的第三天,白天时跟前两天没什么区别,但到了傍晚,王川突然看起来状况好像格外地好。

似乎整个人完全清醒了,可就在赵实打开笔记本打算找话题跟他攀谈时,却发现,王川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仿佛他俩是第一次见面。

后来王川果然问了:“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

赵实感到有点不安,因为王川十分严肃。所以他立刻掏出记者证回答:“我是省里报社的记者,我叫赵实,那个在院子里拍照的叫周伟,我们得到了您亲友的同意暂住在这儿,想对您进行一些采访。”

“采访?”王川一听,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人老实,但不笨,清醒之后知道记者采访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接受采访,所以立刻把赵实的手一拉,指着房门请他离开:“没什么好采访的,我能交代的都跟警察交代了,他们放我回来说明我没罪,你们不要再来问我什么了!”

边说边就把赵实往门外推,赵实力气没他大,忙灵机一动抓紧了门框对他说道:“小王,你别急,我不是采访你媳妇的案子来的。你瞧见没,我们报社是以报导各种怪奇事件为主,我和同事被派来这儿,就是因为看到网上关于阎王井的帖子才来的,我们是为了做阎王井的专题。”

“做阎王井的专题那应该去阎王井,你们跑我家来采访什么??”

“因为听说,阎王井里的东西一旦出了井,会出事。后来我们报社有人打听到,说你媳妇的尸体被从阎王井拖出来后,那几个负责拖棺材的,都出事了。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啊。”王川一听,笑了:“你都没听说吗,那几个碰过我老婆尸体的,差不多全死啦。”

“真的??”

“亲眼瞧见的,还能是假。”

“不可能吧……你确定他们的死是跟碰过你媳妇的尸体有关?”

“你不信?”王川又笑,咧大了嘴笑得跟刹不住车似的,看得赵实有点发毛。“那没事啊,反正剩下的那个很快要来了,到时候你们见见呗,不就清楚了,别忘了带相机拍啊。”

“拍啥?”回屋时听见屋里提到跟自己有关的专业,周伟走进了客堂。

王川笑嘻嘻地抬起头,正要回答,猛看到周伟,不知怎得突然浑身抖了下。

然后扭头就走。

一口气跑上楼关了门,直到天黑,再也没出来过。

当晚,赵实睡得很不踏实。

总听见隔壁有脚步声,似乎是王川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迷迷糊糊睡到半夜时,他被一泡尿憋醒,路过王川房间,忽然听见王川屋里隐约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像在跟人压着声音在吵架,又像是在哭。

禁不住好奇,他走到王川房门口把门推开了一点,往里瞧。

只一眼,他一阵恶寒,因为他看到王川抱着条长凳趴在地上,一边做着活塞运动,一边呜咽着骂骂咧咧。

这并不是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王川身后站了个女人。

说是女人,但也就是一道轮廓,像是影子,可是又比影子立体。

那么一动不动站在王川身后,脚尖贴着王川的脚心,在赵实开门的一刹那,她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