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楼晏看到掉下来救他的沈严,下意识的喊道。

君灵侧头看了一眼楼晏,随即在接近沈严时,一脚直接把人踹了上去。

在出口被关闭的那一刻,君灵和楼晏冲了出来,顺利的站在安全的地方。

君灵放开楼晏:“你可真是多灾多难的体质,我这一个没有注意,你就出事了。”

“多谢你又救了我。”楼晏拱手行礼,真诚的道谢。

“你还是待在我身边吧。”要不然在不小心出了什么事,直接黑化了可不好。

还是防患于未然,这样也能省去不少麻烦。

“咚……”

“排兵布阵,三炷为限,胜者晋级,败者淘汰。此关谋略。”

紧接着一道声音在山洞中响起,天顶上方有光亮打进来,照射到地面上。

“竟然是一个棋盘,可却没有一颗棋子。”

“这要怎么下?”

“唉,这是什么?”忽然有一人伸手接住了一条丝带,是红色的。

顿时众人纷纷的看向这人,随即接二连三的传来惊呼声。

“我这个是蓝色的。”

“快看,石壁上那里也有。”

君灵抬头看去,确实那里有一些红色或蓝色的丝带,顿时周围的人飞身而上去抢夺。

“你在这里待着,我去拿。”说着,君灵飞起,掠过众人,直接抢先拿到两条红色的丝带。

回到地面上,给了楼晏一条,随即推到一旁,看其他人在那里争夺的起劲。

期间也不是没有人过来抢夺,只是都被君灵收拾了一顿,故而就再也没人过来抢他们的。

毕竟抢君灵和楼晏的丝带,风险实在太大,不但打不过不说,还要被揍一顿,浪费了他们不少时间,相当的不划算。

没过多久,阵营分为两个,一方为红色阵营,另一方为蓝色阵营。

每个人代表一颗棋子,以人为棋走完全局,一方胜则全胜。

众人站定后,空中再次传来声音:“棋局一成,不守规矩者出局,超时不走出局,战局开始!”

进行了一番棋盘之上的厮杀,最后只有25人留下。

这局红方推荐楼晏为代表掌控全局,毕竟他的盛名不是浪得虚名,虽然没有武功,但学识渊博。

最后,可想而知是红方胜利。

最后一关生死各有天命,剩下的25人通过一片林子,回到广场后面的一栋楼里。

期间在路上又淘汰了不少人,最后来到塔楼的人也只有那么不到十个人。

“只要谁上到第九层,拿到‘盟主印’即为此次新一任盟主。”

“比赛开始!”

顿时,各个握着自己的兵器,防备着彼此,却没有一个人第一个动手,都僵持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楼晏稍稍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即看了一眼旁边,便若无其事的站在君灵的身后。

突然,一阵虫蚁涌现而出,直接就向着对面那几人包围,顿时惨叫声不断。

“楚玥,你太卑鄙了。”被包围的人拼命的驱赶,斩杀虫蚁。

楚玥舞动着双手,神情冷然:“都说了生死有命,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来这里就是过家家的吧。”

“你……”不一会儿,那人就直接的倒下了,浑身泛紫,七窍流血。

“走。”君灵实在觉得太耗时间,便带着楼晏飞身到第九层。

“哪里走?”有人看到,便紧随其后,甩出飞镖攻击君灵两人。

君灵一个闪躲,脚踩围栏,刚到第九层,就看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而在正前方一个台子上放着一个打开的锦盒,里面便是此次的盟主印。

被烛光一招,竟然还散发着阵阵光晕,洁白无瑕,都可以和玉玺一拼了。

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得到呢。

在他们身后上来之人,看到盟主印立马上去要拿走,之前想斗的两人一看就是随即关注着,所以三人便打成了一团。

第三人一看就是和卓昊一伙的,而另一个人便是君灵之前一脚踹上去的沈严,也就是楼晏的表哥。

眼看着沈严就要坚持不住了,楼晏就想要自己上前去拿盟主印,就在这时,楚玥上来加入了其中。

顿时沈严轻松不少,两方战的难舍难分,没有一方讨到好。

到了此时,君灵才行动起来,速度非常的快,还没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君灵已经拿到盟主印,回到了楼晏的身边。

眼睁睁的看着她把盟主印给了楼晏:“呶,给你了。”

楼晏诧异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盟主印,疑惑的抬头,看着君灵:“你,不要吗?”

“要来有什么用?”君灵一脸的嫌弃,这般吃力不讨好的职位,给她都不要:“还是给你吧。”

卓昊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没想到这个楼晏竟然还有一手,真是让他们有些缩手不及。

隐晦的看了一眼站在楼晏身边的祝君灵,主子不是已经派人去祝月山庄了吗?

这个祝君灵为什么还是毫发无伤,继而来到了武林大会,那些人到底是干什么此的,竟然这般的没用。

卓昊随即给身边之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立马冲了过去:“把盟主印拿来。”

君灵直接挡在楼晏的身前,冷笑:“我给出的东西,你也敢抢。”

“有什么不敢抢的,你以为你是谁?”张解一脸的不以为然:“不过只是一个没有什么权力的长公主的女儿而已。”

“没有什么权力?”君灵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阴森森的:“你的主子也是这样认为?我看未必。”

“你该去好好的问一问,要不然为什么揪着我们祝月山庄不放呢?!”

虽然她知道的剧情中没有这方面的,但以此可以看出来,原主的母亲月华长公主手里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要不然,齐延不会这么追着祝月山庄不放。

没等张解反应过来,君灵就直接把他放到,一脚踩在他的背上,匪气十足。

张解不知哪来的自信,嚣张的说道:“你最好放了我,要不然主子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自信是好,但过于自信,那就是蠢。”君灵弯下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张解:“那你让他来,我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说完,君灵便一脚直接把张解踹了下去。

此时的君灵站在那里,神色默然的看着下面,那一刻让人莫名的觉得寒意森森。

缓缓地转过头,扫视了几人:“还有谁?我不建议帮他一把,让他下去的更快。”

顿时,几人都齐齐的打了一个寒颤,没想到原本看起来张扬嚣张的君灵,原来这么的深藏不露。

沈严和楚玥纷纷的站到楼晏的身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们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祝君灵竟然会直接把盟主印给了楼晏。

毕竟他们之前没有任何的交集。

总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怪异,但又感觉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