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火念头?众生念力?我没感觉啊,只是觉得神魂好痒,就像无数把小绒毛刷子在刷在挠我的灵魂一样。”

谢云天立刻把自己的感受说了出来,好让土地公了解更多,才能判断是什么情况。

毕竟他也担心,说不定这痒着痒着就出了大问题。

“什么,只是神魂觉得痒?好像被挠被刷一样?”

土地公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只有当神灵只见发生战争,一个神灵吞噬另一个神灵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因为他们已经身为神灵,所以并不会再次受到香火念头、众生念力的冲击。

只是因为吞噬另外一个神灵,所以那些并不属于他的香火念头、众生念力就会有些排斥,就像挠痒痒一样。

“小家伙,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是神灵?”土地公只能开口询问。

“我是不是神灵,你看不出来么?你可是堂堂六级神灵,相当于元婴期的高手啊!”

谢云天也是无奈啊,幸好慢慢的没那么痒了,自己已经能憋得住不再笑。

也是,土地公暗暗揣度,如果谢云天曾经在低级世界成就过神灵,那么自己不应该看不出来。

除非他已经是超越了六级神灵的存在,再配合特殊的秘法,才能让自己看不出来。

可是他如果已经是超越了六级神灵的存在,又何苦在封魔小天地摸爬滚打的努力拼搏?

土地公可是一直关注着谢云天,知道他不似作伪。而且谢云天玄门空间里面的东西土地公也都看到了的,对于超越了六级神灵的存在,那就是真的和垃圾一般啊。

那么这么看起来,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小子,没想到你还是远古大神的血脉后裔,所以在你的血脉中存在着天生的神灵真血,才能让你不被香火念头、众生念力冲击!”

这一刻,土地公总算是明白了,难怪这个小家伙能拥有一个带着空间的玄门,原来根源是在于血脉啊!

就好比女娲血脉和魔皇后裔,他们同样具有这样的天生神灵真血,可以轻松吞噬神灵,没有负担。

“不可能!”谢云天当然不信。

“我在血魔宗弟子试练中测量过血脉的,只是普通人族血脉,还只是勉强合格而已。”

“区区一个无主法器,就能保证测量精准?有些远古大神为了保护血脉后裔,就会给血脉加上封印,让人根本测不出来。”

土地公有着自己的推测。

“真的么?”

谢云天还是不相信,毕竟黑石血脉秤可不是一般的无主法器,它已经诞生出了器灵!

可惜,不管是谢云天还是土地公,实力都太低,所以根本没有感应到在谢云天面对天命之毒的时候,那根因果线的崩断。

唯一感受到一点因果味道的人,只有那位还在玄门之后出不来的上界魔道大能。

“不管真假了!反正你没有危险就是好事!”土地公也不再耐烦琢磨这样的事情。

可能涉及到远古大神的事情,土地公知道自己是在怎么琢磨都琢磨不明白的,当年他可是亲眼见过女娲血脉和魔皇后裔的厉害。

不过这个发现还是足以让土地公做出一些改变,那就是要对谢云天更好一点了,说不定谢云天就是哪个远古大神遗留在蓝星世界的血脉后裔。

万一将来蓝星世界能够安全的与上界沟通,比如那些正道宗门和上界取得联系,又或者谢云天自己打开通往上界的玄门通道,那说不定谢云天就会一飞冲天!

而自己就能跟着谢云天捞不少好处,毕竟现在就有人情债嘛。

一想到那可能的美好未来,土地公立刻用出自己最大的力气,帮助谢云天更好的融合神灵金身。

现在的他,比谢云天自己更不希望谢云天死去!菡萏文学

在那神魂的瘙痒已经渐渐消失之后,谢云天忽然觉得自己并不是置身在一个巨大的头颅里面,反而是那金光渐渐凝聚,化作金色丝绸一般裹在自己身上。

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金色头颅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有一件金光灿烂的衣服披在了谢云天的身上。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衣服,而是类似谢云天之前想要和血屠做生意,穿上的那严丝合缝的黑色夜行衣,除了两个眼睛,其他的地方都被遮住。

这一刻,谢云天比一般的神灵金身更像是神灵金身。

“完美的契合度!”

就连土地公都不得不赞叹,这样的契合度绝对完美!

谢云天已经可以完全操控神灵金身的力量,却又不会被神灵金身抢占主动权。

要知道,土地公之前其实还有第二层顾虑,那就是很多修士在与神灵金身融合的时候,虽然可以抵挡住神魂的冲击,但却不可避免的被神灵金身同化。

从此那个修士便只能专修神道,除非在神道领域做出一定突破,不然再也不能以人类的功法修行。

正因为神道和人道修行的鸿沟,所以像血族女王莉莉丝这样的双六级存在,才会显得尤为厉害。

而现在看起来,谢云天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顾虑。

这一刻,土地公更加确信谢云天绝对是上古大神的血脉后裔,不然不可能如此轻松融合神灵金身。

“好像搞定了?”

谢云天随手幻化出一面金色的镜子,对于现在自己这金光灿灿的造型还是比较满意。

当然,如果能露出自己帅气的脸庞,就更好了。

“搞定了,少年。”

土地公也是心情愉悦,言语轻松。

只要谢云天能完美的操控这六级神灵金身,那么保住命的概率将会大大提高。

“然后怎么办?”

谢云天恋恋不舍的再看了一眼金色镜子,这才撤回法术,望向天空的元婴战场。

“你又不是没用过神之规则,现在就用出神之规则,去战斗吧,少年!只要能够靠近玄门,你就知道怎么做了吧。”

土地公隐隐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情绪。

“我当然知道。”谢云天自信一笑。

源自血脉的玄门传承,他当然知道怎么强行关闭那天空中的玄门。

“我去也!”

谢云天朗声开口,只见一道金光一闪,顿时从这里消失。

这一刻,拥有着匹敌元婴的力量,他觉得自己能单手擎天!

听到他的话,土地公也是无语,自己就在你的玄门空间中,根本就离不开你,怎么说的像是在告别一样。

“来了?”

天空上的元婴战场,所有的人都真心觉得是莫名其妙。

之前他们都感受到了土地公的关注,所以通通暗自戒备,然而等了好久都不见这个六级神灵出现,后面竟然连那关注都消失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那关注的消失,正是因为谢云天正在融合土地公的神灵金身。

然而现在,这同样的关注再次出现,所有人还在想着土地公究竟会不会来,是不是又是虚晃一枪的时候,就看到一道金光闪耀,伴随着哇哇大叫声出场!

“闪开!闪开!大姐,我要撞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