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闭目泪流不止。

握着酒杯的手在不断哆嗦。

“李权,你一句错过就是错过把我打发了……这一生我要错过多少风景,才不会错过我爱的你啊?呜呜呜……”

说完,她趴在桌子上痛哭。

吴兰与另一名女生,离座相劝,安慰她。

“时候也不早了,都散了吧!小吴、小张,你们俩人把唐晗送回家,多照看一下。”刘教授摇头叹息。

“我去结账!”

李权站起身提前去收银台结账。

“我陪你一起去吧!”苏菲紧跟着站起身。

两人亲密的牵着手走出了包厢。收银台前没什么人。

这样也好,省去了排队的麻烦。

“你好,湘辣丛林包厢3号桌结账。”李权笑着对收银妹子道。

“您好,湘辣丛林3号桌酒水加菜品一共消费4678元。目前店内有优惠活动,打9折,一共收您4120元。”

身穿少数民族服氏的妹子甜甜的笑着道。

“啊……怎么这么贵?”

李权被吓了一大跳。

来之前,唐晗给出过预算,一千块左右。

现在打完折都超出了四倍有余,这让李权很难接受。

要不是看这家店各方面都很正规,李权真要怀疑进了黑店。

“先生,您付完款后可以看一下小票上的消费清单,我们店都是明明白白收费。”收银员上下打量了李权两眼,发现李权穿着一身的地摊货以后,她的态度就有了一丝变化。

客气中透着一丝鄙视。

仿佛在说,没钱就别来这种高档场所消费。

一顿饭小几千,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得起。

“来之前,我同事说最多一千左右,怎么超出好几倍呢?会不会搞错了?”李权家里没矿,刚转正,一分钱工资都没领过。

要他多付好几千,肯定不乐意。

至少要问明白,到底收的是些什么费?

“先生,您真幽默,我们店的收银都是电脑核算,根本不可能算错。能上我们店吃饭的人,一般都有点身家。说贵的人不说没有吧,至少您还是我遇到的第一位说贵的顾客。”

女服员这话怎么听着都有点刺耳。

李权的骨子里有着读书人的硬脾气。

认为不合理的条款,坚决不接受,不妥协。

“嘿,还真是巧了,你们这家店也是我吃过的第一家比五星级酒店还贵的饭馆。怪不得人这么少呢,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谁也不傻。先把收费清单给我看一遍,如果确实是正常的合理收费,我一分钱不会少你的。如果想要杀猪,那你怕是找错了对象。”

李权说完,还刻意抖了抖身上十几块钱一件的白色t恤衫。

由于洗的次数过多,衣领、袖口等地方都已经开始开裂了。

“有人想要吃霸王餐!”服务员直接按下对讲机,低声说了一句。

苏菲也知道男朋友并不富裕,还只是个实习医师,租房住。她担心起冲突,李权会吃亏。

急忙道“算了,我们先付款,如果有乱收费的地方,我们再到相关部门投诉。”说完,她直接递过去一张银行卡。

“刷卡吧!”

不等服务员伸手去接,李权一把抢了过来。

“苏菲,说了这顿饭我来出钱,你别管。这家店的收费明显有问题,如果不弄清楚就稀里糊涂付款,只会更加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

李权把卡还给苏菲。

“先生,我说了我们店是明明白白的收费。您点菜的时候不说贵,现在吃完了您说贵,不觉得过份吗?您如果不方便的话,其实让您女朋友付也是一样的。”

服务员的意思就是说,你要是没钱,又何必死要面子。

让女朋友帮你付,多好。

就在李权与服务员争执的时候,有人走进了店内。

“连顿饭钱都付不起的穷鬼,也就只能欺骗一下我们医院的单纯小护士。”

听这声音很是耳熟。

李权扭头看去,发现快康医院的贺医师还有两个穿着非常考究的夫妇一起走了过来。

这么晚了,贺医师怎么凑巧来这家店?李权暗叫晦气,在哪都能碰到这个品德败坏的贺医师。

“爸,妈,你们怎么来啦?”苏菲看到那对中年夫妇后,惊讶的打招呼。

爸妈?

李权的脑子一阵短路,这对贵气逼人的中年夫妇居然是苏菲的父母。

“叔叔阿姨好!”

面对未来的岳父岳母,李权一点准备都没有。

而且是在他和店员因为饭钱起争执的情况下,与苏菲的爸妈相遇。

多少有些出糗。

没办法,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

遇到了要是连招呼都不打,只会让苏菲的父母对他的印象更差。

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中年男子只是淡淡的扫了李权一眼,没有任何表情。

苏菲的母亲则是微微对着李权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

看到这一幕,李权的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苏菲的父母对自己极不待见啊,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爸,妈,我来介绍,他叫李权,是我的男朋友!”

苏菲尽管害羞,仍然鼓足勇气当着父母与众人的面,介绍李权的身份。

她说的不是朋友,而是男朋友。

“知道男朋友的含义吗?别随便叫任何人做男朋友。跟我回去。”苏菲的父亲沉着一张脸,很不高兴。

说话也是一点颜面都不给李权留。

当然,他并没有训斥李权,只是训斥他的女儿。

“爸,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是个成年人,知道自己想要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男人。李权是我认定的男人,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对他观察、接触后才做出的结论。请您尊重女儿的选择。”

苏菲站着没动,脸上满是倔强。

她表面上柔弱随和,骨子里却是非常倔强。有自己的原则与坚持。

“小菲,你还年轻,不懂事。这个男人是做什么的?有什么?你都了解过吗?女人找男人,不说非得要亿万富翁,至少也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你们以后的生活才能有保障。听话,跟爸妈回家。”

苏菲的母亲耐心的劝导着女儿。

“李权是一名医生!是,他是没有钱,但是他对女儿非常好,而且很有上进心,为人也特别正义、善良。女儿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以后跟他肯定能够幸福。”

苏菲极力为男友辩护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