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陈,小陈,你立刻按照李权医生的要求准备银针!”赵会长已经向在场的所有医生求助过,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他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李权是唯一一个表示有办法稳住北柯教授病情的人。

“赵会长,您真相信这个姓李的鬼话吗?他一个实习医生,怕是连医师执业证都没有拿到。这么多专家、教授都治不了我老师的病,我不相信他能治,更不会冒险让他给我老师扎银针。”

庞青挡在北柯教授身前,态度十分坚决。

“我也认为立刻把北柯教授送医才是最正确的办法!中医本就不靠谱,由一个实习医生来施展中医的针灸,那就更是江湖郎中跳大神,糊弄鬼的。”

孙大圣与庞青并肩而立,仇视的瞪着李权。

两家医院争锋,李权反击得胜,不但把远洋医院年轻精英的脸给打肿了,更是把他们老师气到瘫痪。这个仇结大了。

“你们俩给老子闭嘴!家属都已经同意了,你们算个什么东西,在这里横加阻拦?”马先生这时候已经把情况给北柯教授的家属说了,家属肯定是救人要紧。

商人就是商人,以利益为重。

孙大圣与庞青这个时候拦着不让治,那不是摆明了要让这个事故变大吗?

马先生和气的时候,可以跟你客客气气。不和气的时候,只要有人触及他的利益,对他又没什么价值,他就敢指着对方的鼻子骂娘。

庞青与孙大圣哪曾被人指着鼻子像狗一样骂过?皆是大怒。

特别是庞青,那可是北柯教授带了几年的学生,他就更加拿自己当根葱。

“我是北柯教授的学生,我自然有这个权力阻止你们害我老师性命!”庞青气得脸都红了,唾沫星子四处飞。

“北柯教授是我们远洋医院的医生,肯定由我们做主。你个赞助商没资格在这里横加干涉。”孙大圣仗着背后有远洋医院当靠山,直接就跟马先生怼上了。

“保安,过来把这两人架开!”

马先生甚至都懒得跟两人再废话,直接粗暴的让保安上台把两人控制住。

这等做法让李权大赞不已。

他就喜欢这种不废话,雷厉风行的作风。

“李医生,现在家属已经同意了,你尽管放手施为便是!”马先生对庞青、孙大圣两人很粗暴,对李权却是异常客气。

甚至还陪上了笑脸。

“银针找来了,李权医师看看够用不?”赵会长从助手那儿接过银针包,一边擦着额头的汗,递到李权前面。

简易单架这时也已经制作好了。

下一步该怎么做,会场的工作人员等着赵会长、马先生做决定。

而这两位大会的举办者又等着李权来做决定。

“时间已经过去1分15秒,我给北柯教授的家属15秒时间,录下同意我给病人扎针,出了问题概不负责的视频。每担搁一秒,我施针封穴的意义就降一分。”

李权接过针包,入手颇沉,里面足有近百口银针。长短粗细皆有。

看这行头很专业。

应该是现场的众多医生里面正好有中医,这才救了急。

“施针封穴?赵某认识的中医不算少,只听过这门针技,却从未亲眼见过。李权医生如此气定神闲,本事定然不弱。马老板,赶紧让家属录视频。”

赵会长的双眼微亮,原本慌乱的神色居然镇定了一些。

他老于世故,这么卖力的夸赞李权,那是为了获取病人家属的信任。

“好,好!”

马先生的电话一直没挂断,还不等他开口,病人家属就已经非常配合的录制免责承诺视频,发了过来。

“李医生,免责视频已经录好了,请你立刻施术救人!”马先生挂了电话后,点开收到的小视频给李权看。

“发我手机上吧!”

刘教授极为老辣,像这等重要证据,只有掌握在自己人手里才放心。

他身为老师,自然要保护好学生。

不能让救人的英雄学生既流汗,又流泪。

“谢谢老师替我把关!”李权会心的笑着对刘教授眨眨眼。

马先生也是个人精,立刻加刘教授为好友,把视频发送了过去。

“赵会长、马先生,我的治疗方案是这样的,因为时间特别宝贵。我先在这里给病人扎四针控制出血量,然后立刻把病人转移到车上。送往医院途中,我再持续扎针封穴。”

李权已经蹲下身给北柯教授把脉。

这也是为了更精准的诊断出病灶所在。

望诊术与诊脉术相互辅助,不说无敌,至少诊断的精准度可以大幅提升。出现误诊、错诊的机率大大减小。

“姓李的,你个王八蛋,别碰我老师……”庞青被保安架住了,仍不老实。

见得李权蹲下身给北柯教授把脉,他挣扎着再次怒吼。

远洋医院的几位教授倒是没有失态的言行举止,都在静观事态发展。

他们对李权的针灸本领持怀疑态度。

因为在场的专家、教授们都看守北柯的病情,除了立刻手术,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他们实在难以相信,小小的几根银针就能够稳住北柯教授的病情。

主席台下,很多人都伸长了脖子观看李权的中医神技。

王孙贵看着李权出尽了风头,他仍有些不服气。他同样不相信李权的针灸能够凑效。

秦霜的美眸中难掩惊讶,一直盯着李权的身影就没有离开过。

“这个小伙子的切脉手法很老练,又准又稳,绝对有真材实料!”站在边上一直没说话的江都市中心医院,裘正海教授似乎对中医也有一定涉猎。

看到李权的切脉手法,情不自禁的夸赞。

“裘教授也是中医方面的行家,如此盛赞李权医师,我这心里啊,踏实多了!”赵会长对李权的针灸,不由更多了几分期待。

李权对这些夸赞充耳不闻,专心诊断北柯教授的病灶。

很快,他的眉头微松,已经确定了病灶所在。

当这行文字在他眼前浮现时,他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病灶肯定是那根动脉错不了。

看着神医技的升级条一下升了10个点,他特别高兴。照这个速度,诊脉术很快就能晋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