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这个真不好说。如果调查之后,你的盗窃嫌疑洗清,立刻就会释放你。如果有新的证据证明你实施了盗窃犯罪,将会补充审讯后提请公检法机关逮捕你。”

女警对他的态度还算温和。

至少没有对待罪犯的那种冰冷。

李权点点头,眉宇间有着一丝愁容。

这可真是飞来横祸。

眼看着在惠尔医院的发展越来越好,留院工作的机会大增,没想到节骨眼上来了这么一出。

不就是下公交车的时候,跑得快点吗?

咋就被人误会成了小偷呢?

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会塞牙缝。

现在人已经被抓进来了,急也没用,先填饱肚子再说。

打开饭盒,香味扑鼻,李权也着实饿了,一顿狼吞虎咽。如同风卷残云般把饭菜吃了个精光,喝了两口水,他摸摸发胀的肚皮,打了个饱嗝。

“看看我的幼儿望诊术提升到了多少?”

李权查看自己的神医技能。

好家伙,望诊术后来者居上,技能熟练度居然提升到了21%。看来,每在一个病人身上,成功施展一次神医技能,就可以获得10个技能点。

他非常期待望诊术升级后的表现。

就拿现在来说,施展幼儿望诊术虽然能够诊断出幼儿是否生病,但是具体得的是什么病,却很难精准判断出来。

这是因为他的幼儿望诊术,现在还只是入门级别。

将来升级后,一眼就能精准诊断出幼儿的病情、病灶,那才是真的牛叉。

这次被警察当小偷给抓了,就算洗脱了嫌疑,恐怕也很难再留在惠尔医院工作。李权的心情有些失落。努力了那么久,他不是输给了自己,而是输给了意外。

想到父母、老师、亲友的殷殷期望,他感到十分惭愧。

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父母。

当初进惠尔医院实习的第一天,李权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还自信满满的夸下海口。说是将来要成为惠尔医院最顶级的教授。

等他在魔都买了房,就把父母接到城里享福。

可惜老天爷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一想到实习结束后,灰头土脸的背着行礼,回到贫困的家中。父母到时候该有多失望啊。

他们辛辛苦苦,拼命赚钱供李权读大学,就是希望李权将来有出息。不用再像他们一样,背朝黄土面朝天,干着最苦最累的活,拿着最少的血汗钱。

他们希望儿子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将来在城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

李权对自己的人生规划,也是如此。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

“李权,现在正式通知你,经过调查走访,你的盗窃嫌疑已经洗清。谢谢你配合我们公安的调查,现在你可以走了。这是你的无罪证明,回去后,或许用得上。对你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我们警局向你道歉。”

一张盖有红印章的无罪通知书交到了李权手中。

应该是考虑到对李权造成了不良影响,特意为他开了一张无罪通知书。

“我终于可以走了!”

李权激动得双手紧握通知书。

嫌疑洗清,他很高兴,也有着一丝担忧。

希望惠尔医院能够公平公正的看待他这件事情,不会对他的前途造成影响。

如果他是正式医师,肯定不怕。

关键现在还没转正,还在实习期。人家觉得他被公安传唤,这是一个污点,完全可以把他拒之门外。

“李权,如果需要我们公安到你单位消除影响,可以随时通知我。这上面有我的个人电话。”年长的警察追上来,递给李权一张个人名片。

梁警官,后面是一个电话号码。

“好的,谢谢!”

李权这次是真心道谢。

“路上注意安全!”

梁警官对他挥挥手,李权很快出了警局,消失不见。

出来的第一件事,李权就是给韩东报喜。

“东子,我无罪释放了。”

李权心情激动的发了一条短信给韩东这个铁哥们。

此刻,他的好心情需要找人分享。

肯定不能告诉家人。

想了想,李权决定还是告诉刘教授一声比较好。

他趁着等公交车的间隙,直接拔通了刘教授的手机。

响了三声后,电话接通。

“老师……我无罪释放啦!”李权的声音本来应该很高兴才对,没想到一开口,声音却有些哽咽。

或许是危急时刻,刘教授对他的关怀,让他把刘教授当成了一位至亲的长辈。

孩子受了委屈,只有在家长或亲人面前才会宣泄出来。

“好,好!我在办公室,你直接过来就行了。”刘教授听得李权无罪,也是异常高兴,声音激动得都变了调。

挂了电话,李权硬着头皮上了公交车。

说真的,他现在都有了心理阴影。

谁能想到,坐个公交车还能被人当成小偷。

……

半小时后,他回到了惠尔医院。

由于他身上还穿着暗绿色的手术服,所以格外惹眼。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李权敏锐的察觉到,一些医生、护士,甚至是医院的保洁、保安,看他的眼神带着异样。

甚至有人在悄悄的对他指指点点。

李权感到有些难受,很可能他被警察带走问话的事情,已经在医院传播开了。

如果这件事情不能澄清,以后让他怎么在同事面前做人?

别人肯定会在背地里骂他是小偷。

估计他很快就会被大部分医生孤立。

冷静下来后,李权回想着当时的情景。

他刚从手术室出来就被警察带走,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只有在场的几个人。刘教授与韩东还特意保护他,没让警察把他押到警车上。

也就是说,肯定有人故意在医院内部传播这件事情。

如果是胡女士的家属传播,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整座惠尔医院的医生都知道李权是小偷。

清者自清,先去见刘教授再说。

李权对刘教授十分信任。

人言可畏,被人戳脊梁骨的滋味真不好受。李权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产科二楼的办公室。

“哈哈,李权,你可终于平安的回来了,我就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一会下了班,我请你去撸羊肉串,以示庆祝。”

韩东笑着大声道。

唐晗等人也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李权,我们可担心死你了。”唐晗娇嗔着说道。

“呵呵,我这不是平安无事回来了吗?没什么好担心的。”李权通过这件事,也看出唐晗并没有表面那么清纯。

这个女人很漂亮,也挺有心机。

属于八面玲珑的类型。

李权被抓时,她不吭声。现在平安无事回来了,她说她担心死了,真拿李权当三岁小孩子在糊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