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到,请回答女孩得的是什么病?该做哪些对症治疗?”

赵会长的声音再次响起。

全场异常安静。

李权并没有儿科实战基础,只能尝试着施展幼儿望诊术,诊断这名小女孩的病灶所在。

也算是死马且当活马医吧。

很快,他有了发现。

莫非这个小女孩心肌有问题?

“你成功施展幼儿望诊术,技能点10。”

刚这样想着,就有一行光形数字在他眼前跳出。李权不禁大喜过望。看来自己的诊断是正确的。

诊病最难的就是确诊。

他有着望诊术,可以精准锁定病灶,相当于开挂。

幼儿望诊术用来诊断成年人,效果没那么好。用来诊断幼儿,就三个字,棒极了。

他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的秦霜。

只见她的秀眉紧蹙,双眼凝视着大屏幕,一副绞尽脑汁的思考表情。

看来别指望她了。

或许这次的题目确实有些复杂,就连远洋医院的五位年轻医生,也是集体哑了火。包括庞青那个抢答王,此刻也是异常‘低调’。

实力不允许,他想高调也高不起来。

“我有答案了。”

李权不假思索的举手站起身。

“哦,又是惠尔医院的李权医生抢答,不错!请说出你的答案。”

赵会长感到十分意外。

李权在妇产科方面有着过人表现,他虽然惊讶,却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刘教授乃是省内妇产科方面的权威,距离知名专家称号,只差那么一点点。

刘教授的学生在妇产科方面表现突出,合乎情理。

只是没想到这道高难度的儿科题,被李权秒速抢答。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根据女童表现出的现有症状,再辅以各种数据分析,我判断女童得的应该是心肌炎,应该立刻对症治疗。拖得越久,病童的死亡性就越大。”

李权暗道侥幸,如果不是借助幼儿望诊术,他绝不敢这么肯定。

“错!我认为病童得的应该是窦性心动过速、胃肠炎、轻度脱水。小孩子嘛,吃东西不讲卫生,发生胃肠炎十分常见。症状也与胃肠炎很相符。”

庞青站起身大声反对,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媒体记者的镜头纷纷对准了李权与庞青。

吃瓜的不怕事大。

媒体记者更是喜欢炒作一些流量新闻来获取关注。

庞青与李权争锋,在记者们眼里,无疑变成了热点新闻,甚至有着上头条的潜力。一个代表的是远洋医院的年轻医生,一个代表的是惠尔医院的年轻医生。

两人过招,劲爆十足。

“庞青医生,抢答要举手。你坐下。”赵会长对庞青喝道。

其实,他是一片好意。

不想让庞青太过丢人。

偏偏庞青领会不到,反而梗着脖子道“赵会长,我刚才没举手就抢答,确实有些不礼貌。不过我的答案一定是正确的。”

庞青不肯坐下,他怕别人抢他的答案。

“赵会长,公布答案吧!回去以后,我会教导庞青,让他以后时刻注意礼貌。”北柯教授发话了。

他是本省仅有的两位知名专家,身份尊贵,话语很有份量。

赵会长叹了一口气,既然远洋医院执迷不悟,非要丢脸丢到家,那他也没办法。

“我宣布,惠尔医院的李权医生回答正确,远洋医院的庞青医生回答错误。”赵会长大声宣布道。

正确答案一公布,原本自信心爆棚的庞青顿时傻了眼。

北柯教授也像是吃了只死苍蝇。

还是自己主动夹着塞进嘴里的那种。

“小李,好样的!”

刘教授与唐教授都是激动的握紧拳头,极为振奋。

特别是刘教授,激动得眼眶都红了。

李权连着两次杀败强大的对手,力挽狂澜,生生把惠尔医院输掉的两分挣了回来。这是刘教授想都不敢想的事。

最不看好的学生,在关键时刻,给了他最大的欣慰。

他哪能不激动呢。

“小李,惠尔医院因为有你而荣!”谢教授激动之下,把李权捧上了天。

“几位教授过誉了!为惠尔医院做出些许贡献,是我应该的。”李权即便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谦逊,真的非常不错。

“李权医生,你真的非常了不起,以后你就是我学习的榜样!”秦霜在不久前,因为李权看的医书是老古董医书,对李权产生了轻视。

现在,她感到十分羞愧。

李权只是妇产科的实习医生,而她却是儿科培养了三年的精英,刚才那道题,她连头绪都没有。

李权不但是秒答,而且答案完全正确。

不服不行。

她服气,不代表所有人都服气。

庞青就很不服气。

“赵会长,我仍然坚持我的答案是正确的。如果您判定李权的答案正确,请告诉我具体的病理分析。”庞青当轮转医生的时候,正好遇到过类似病例。

所以他坚信自己的答案正确。

“呵呵,不服气是吧!没关系,我出的每一道题目都是真实病例,我直接公布病例结果到大屏幕上。”赵会长也不废话。

本身病例诊断这种事情,就算是经验极为丰富的知名专家,也不敢百分百确诊。

惠尔医院也好,远洋医院也罢,每年不能确诊的病例至少超过千例以上。这还是保守估计。

“另外,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这位生病的女童很不幸,没能遇到李权医生这样的高明医生。她被误诊为窦性心动过速、肠胃炎、轻度脱水,经过治疗后,病情没有好转。最终死在手术台上。死后经解剖尸检,这才发现她得的是急性心肌炎。”

“我正好借这个病例,告诫在坐的所有医生,以后遇到病人呕吐、腹痛、心电图异常的情况,一定要高度警惕。不要再让类似的悲剧发生。”

赵会长的声音清晰的传遍整个会议室。

啪!

一记无声的大耳刮子,狠狠抽在庞青的脸上。

如果诊治这个小女孩的人是庞青,悲剧必定会再发生一次。

那可是一条鲜活的人命啊。

小女孩才12岁,花一样的年纪,祖国的未来。实在太可惜了。

病案分析、尸检结果等数据,也全部公布到了大屏幕上。

现场的医生们看完大屏幕的尸检结果后,不禁发出阵阵惊叹声。他们看向李权时,目中充满崇拜。

李权的医术本领已经惊艳了在座的所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