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高尚,并不代表一辈子都高尚。李权家里穷,现在还是实习期,没有工资,完全具备偷盗的动机。”

高远这是准备把小人当到底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帮着李权说话也就算了,居然还落井下石。

年长的警察已经亮出了银闪闪的冰冷手铐。

“李权,我们警察抓人,肯定已经掌握了一定证据,你最好配合一点。再说了,现在还只是调查阶段,如果你确实没偷,自会还你清白。”

警察冷喝着,直接把李权的双手给铐住了。

可能是李权比较配合,并无挣扎、逃跑之类的过激举动。所以并没有把他的手扭到后面反铐。

不然那可就受罪了。

“警察同志,我是李权的带教老师,也是惠尔医院的医学教授。你们请他回警局配合调查时,能不能弄一件外套把他的双手遮挡一下?年轻人嘛,难免犯错,只要能改过自新,仍然可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如果让他戴着手铐出现在公众面前,他的前途也就彻底毁了。”

刘教授也没想到李修会干这种糊涂事,他感到无比痛惜。

本来,李权不出这个事,肯定可以留在惠尔医院工作。将来前途无量。

现在成为了小偷,留下了案底,惠尔医院绝不可能再收他。

实在太可惜了。

即便如此,刘教授仍然尽到了老师最大的义务,请求警察把李权手上的手铐用衣服挡住。

“您是一位好老师!您放心,我们会尽量保护他的**。”警察对刘教授也是肃然起敬。韩东急忙取来一件外套,盖在李权的双手上。

这也算是一块遮羞布吧。

“李权,需要戴上头套吗?”警察也为李权自毁前途的行为感到痛心。

“不需要!我做人一向堂堂正正,问心无愧。相信你们调查清楚后,一定会还我一个清白。”李权昂着头,挺直了腰杆。

他相信正义,相信警察。

刘教授在旁边看得有些触动,再次请求道“警察同志,你们看这样可以吗?我把他送到你们警车上,你们先走,或者在后面监视,都行。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他绝不会逃跑。你们穿着警服,无论用哪种方式把他带到警车上,都会对他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被两个警察押着,让医院的同事怎么看他?让病患怎么看他?

现在自媒体非常发达,如果有人把这个画面拍下来,传到网上,那就更加不得了。

刘教授的请求,让李权无比感动。

他的眼睛湿润了。

人只有在落难的时候,才知道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这个……”

年长的警察有些为难。

因为这不符合正常程序。

“警察同志,我也可以替他担保!”

韩东不愧是铁哥们,义无反顾的站出来,替李权担保。

要知道,担这个保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因为李权真的逃跑掉,警察就会把韩东与刘教授请回警局喝茶。

不是铁哥们,谁愿意冒这个风险?

别看唐晗、吴兰等人平时与李权的关系也不错,但是此刻并没有站出来。甚至帮着李权说句好话都没有。

年长的警察犹豫了几秒,最终也是考虑到穿着警服押着李权上警车,会给李权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他决定人性化执法。

“好吧,请您带着他到医院的停车坪,我在后面跟着。”说完后,年长的警察转头对另一名警察道“王超,你去打开车门。”

“好!”

年轻警察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刘教授也是暗松一口气。他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帮李权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看着李权被带走,高远的嘴角露出一丝森冷笑容。

这次,李权注定要被惠尔医院扫地出门。

……

警局内,李权被请进了审讯室。

这地方阴森森的,让人很不舒服。

“李权,现在会问你一些问题,希望你老实交代。”年长的警察威严的喝道。

旁边多了一位年轻女警给他做口供记录。

“问吧!”

李权显得十分镇定,因为他根本没偷过谁的东西。

“你今天早上七点多,是否乘坐过开往图书市场的12路公交车?”

“坐了!”

“在车上有没有偷窃过一个姑娘的手机?”

“没有!”

听得李权否认,年长的警察脸上闪现出怒容。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气,继续审问。

“当时公交车刚靠站,你是否第一个抢着冲出了公交车,然后逃之夭夭?”

“警察同志,我认为您的用词不妥当。当时我到图书市场内购买医书,因为时间很紧,为了不迟到,所以我才会第一个冲下公交车,并且跑进了图书市场。至于您说的逃之夭夭,完全是无稽之谈。”

李权虽然年轻,但是肚子里有墨水。

有用词不当之处,立刻指出来。

“你到哪家买了图书?可有证据?”年长的警察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发现这个年轻人并不像偷东西的嫌疑人。

“我买的医书还放在办公室的抽屉内,一共有两本……”

李权把自己的行踪,清晰、准确的描述出来。

“好了,问话暂时告一段落,我们请你来警局,也只让你配合调查。如果真有误会,还请理解。你说的购买店铺,还有医书,我们会立刻去核实。现在你可以到旁边的房间休息一会。能够离开警局了,我会来通知你。”

年长的警察结束了问话。

李权被请进了旁边的房间,仍然有些森严,让人不舒服。

或许,警局就不是一个好地方,没人愿意进来。

……

等了约有四十多分钟,现在应该早就过了十二点,说不定快一点了。

他的肚子饿得咕咕叫。

早上就只吃了一杯豆浆,四个麻团,忙活了一上午,哪能不饿呢?

正当他等得焦躁时,门被人打开了。

“饿了吗?我刚才点盒饭时多点了一份,要不对付着吃点吧!”

那位负责记录口供的女警给李权送了一份盒饭。还有一杯水。

“谢谢!”李权觉得人民警察真心不错。

他被抓进来审讯了半天的怨气也消了大半。

“同志,我什么时候能够出去?”李权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