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快点,就等你了!”

刘教授坐在一辆九座的黑色商务车内,对着李权招手。

平日里很难看到这种加长版的高档商务车。

刘教授的座驾是一辆黑色奔驰,李权见过很多次,甚至还有幸坐过两次。

他下意识的看向前排开车的司机。

是一个大胡子中年男人,还打着耳洞,戴着耳钉。脸上架着一副大号墨镜,看上去很酷。

惠尔医院的正式职工里面,肯定没有这么一个司机。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医学科研会的举办方派来的专车。

小跑着到得车旁边,只见后面已经坐了五个人。

“唐教授好!”

李权一眼就认出了前不久在手术室见过的内科主任,唐教授。

他与刘教授坐在同一排。

“好好!快上车吧!”唐教授笑着对他点头,十分友好。

商务车的前排就只坐了一个司机。

第二排坐的是两位女士。

右边那位年纪五十多岁的包菜头女士,李权在医院的名医墙上见过。是儿科的一级主任医师,谢教授。

别看她的年纪没有刘教授与唐教授那么大,但是取得的医学成就极高。

惠尔医院是大医院,主任医师非常多。

各个科室加起来,怕是有三十人以上。为了能让主任医师有一个上升空间,所以特意设置了一到三级主任医师。

最低的是三级主任医师,最高的是一级。

据李权所知,整个惠尔医院好像只有三人是一级主任医师。

妇产科的刘教授,内科的唐教授,还有这位儿科的谢教授。就只有他们三人评上了一级主任职称。

包括孙利敏教授都没能评上。

即便是与李权打赌的那位金医师,也仅仅只是级别最低的三级主任医师。

可想而知,想要评到一级主任医师有多难。

“谢教授好!”

李权拉开车门钻进去的时候,正好谢教授转头看向他。

李权自然而然的笑着打招呼。

“你好!”

谢教授显得有些高冷。

其实能够当上医学教授的人,没一个不高冷。

就像刘教授,那是公认的温和型好老师。在李权没有露头之前,刘教授对他可不是现在这个态度。不说高冷吧,至少一直保持着该有的威严。

坐在谢教授旁边的女孩很年轻,也很漂亮。

穿着白色带黑圆点的花边连衣裙,皮肤白皙,头发用发夹盘着,露出修长玉颈。

她转脸淡淡的扫了李权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仿佛在看路边一株小草。

不可否认,这个女孩即便只是侧颜,也美得让人砰然心动。很有灵气的那种美,仿佛瑶池的仙女下了凡尘。

真的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气质。

李权看过的美女也有不少了,却从没有看到过像她这么有灵气的美女。

包括唐晗、苏菲,都没有这种气质。

既然对方态度冰冷,李权肯定不会拿张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这个特别冷傲的气质美女,应该是谢教授的高徒。

是不是实习医生,还不好说。

反正李权不认识她。

最后排有三个座位。

只坐着一个与李权年纪相仿的青年,高瘦高瘦,戴着眼镜,显得很斯文。

第二排与第三排都坐满了,李权肯定只能坐第三排。

“你好!”

他笑着与这个斯文的高瘦青年打招呼。

“好!”

高瘦青年看似谦和,脸上却难掩傲气。

对李权微微点头回应后,再没有多余的表情与动作。

“王孙贵,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刘教授带的实习医生李权,他的本事非常厉害。以后有机会,你们可以多多交流。”

唐教授笑着给两人介绍。

这个高瘦青年肯定是唐教授的学生。

“王医师好,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李权表现得很谦逊。

“内科与妇产科不搭边,指教我可不敢。”王孙贵即便当着唐教授的面,也没给李权什么好脸色。甚至连起码的客套的没有。

“小王,怎么说话呢?瞧瞧人家李权多谦虚,多有气量,你别的方面都好,就是太过骄傲,这毛病得改改才行。”

唐教授训了两句,也就转回身没有再理两个小辈。

坐在前面的谢教授转头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了李权几眼。

“刘教授,这位小伙就是那个仅凭肉眼,便诊断出求诊的弟弟没病,反倒是看似无病的姐姐患有重病的实习生?”

“如假包换!”

刘教授看到得意门徒被王孙贵轻慢了,他略有些不爽。

不过辈分摆在那,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此刻谢教授提起李权的这件轶事,正好长长脸,让那个傲慢得鼻孔直哼哼的王孙贵明白明白,李权一点都不比他差。

内科是医学中最具技术含量的一个科室。

所以内科的医生总是带着优越感,格外骄傲。

他们总是瞧不起其它科室的医生。

“还真是他呀!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小伙够谦虚嘛!”谢教授对李权的态度悄然发生着改变。“小李,你知不知道,前天被你诊断出可能患有重病的那个小女孩真的得了重病。”

“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

李权想到那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孩,心也是为之揪紧。

“白血病!”

谢教授的语气变得沉重了许多。

“唉~!”李权听到这个结果,不禁长长叹息。“老天爷就是喜欢捉弄人,那么可爱的小女孩,得的却是号称为血癌的白血病,太可怜了。”

“可不是嘛!听说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在拿到诊断书时,瘫在椅子上半晌都没说话。小孩子遭罪,父母也是跟着受折磨。”

谢教授也是连连摇头叹息。

那个小女孩并不是在她那里诊断的,而是在黎曼姿教授那儿诊断的。

她也只是听说了这件事而已。

“没想到李医生不但医术高超,还有着一颗菩萨心肠,之前倒是小女子失敬了。我叫秦霜,很高兴认识你。目前,我是儿科的执业医师,正在接受规培。”

她伸出纤纤玉手,对着李权挥了挥。

因为中间隔着唐、刘两位教授,所以不好握手。

规培生一般都是医院对住院医师进行专业化培训。这也说明她的学历不低,肯定是研究生学历。

能够被谢教授这位儿科主任带在身边,很可能被当成了儿科的重点培养对象。

这位叫秦霜的女医生,前途无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