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副局长临走前,愣是厚着脸皮与米国专家们合了一张影。

他带来的那几个人,合影拍照时同样往上凑。

说白了,就是蹭照呗。

你问他们为什么厚着脸皮蹭照?

作秀、摆拍了解一下。

这些可都是他们将来升官的资本呐。对外可以宣传,米国专家来本国参与医学交流,杨副局长带队亲自接待云云。

合完影,杨局长带着手下匆匆离去。

不是他不想继续呆在这里,实在是因为这些米国专家们对他并不待见。呆在这里只会碍事,处境也颇有些尴尬。

主动识趣离开,是最明智的选择。

看着杨副局长匆匆忙忙离开时,眉宇间流露出的一抹忧虑,李权不禁暗自猜测,杨副局长很可能急着去医院做检测,验证一下是否真的得了血友病。

这人说话做事都很‘艺术’,你永远不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尽管李权与爱克斯恩都已经诊断出,他有血友病,但是他内心深处,应该仍然抱着一丝侥幸与怀疑。

只能说,当领导当到这个份上不容易,都已经把各种演技与心思通透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

与别人打交道,他永远都是那个最合格的——演员。

人活成这样,太累。

反正李权是不喜欢杨副局长这种活法。

陪着专家们吃过最纯正的中餐,没想到爱克斯恩主动提出要带着团队去惠尔医院帮李权的女友看病。

对此,李权自然是举双手欢迎。

花费大代价,把专家们请过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为的是什么?

就是为了给苏菲治病啊。

闵副院长一直没有离开古月楼酒店,由于担心引起李权的误会,他也没有凑过去与李权他们共餐。他老老实实的带着两个下属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喝茶。

虽然与手下的人员谈笑风声,可是他的眼睛却时不时的瞟向李权与外国专家们所在的餐厅区域。

见得李权带着米国专家们吃完饭,向酒店大门口走了过来。

闵副院长精神一振,赶紧站起身。

其他随从人员自然也是紧跟着站起身,均是看着走近的李权与爱克斯恩教授等人。

“李医师,我特意调了一辆中巴车过来。这位是司机,他可以二十四小时候命,任你差遣。”闵副院长的办事能力还是相当强的。

发现米国专家的人数众多,用商务车接送很不方便,于是特意租了一辆中巴车供李权使用。

“闵院长有心了。我现在准备带爱克斯恩教授等人前往惠尔医院,给我女朋友会诊,不知道医院那边是否方便?”

李权的身份毕竟只是一个规培医师,他把自己的地位摆得很正。

该请示的,那肯定要请示。

“啊……哈哈,当然可以啊!爱克斯恩教授他们能去咱们医院会诊,那是我们医院天大的荣幸。请!”

闵副院长简直喜出望外。

他在这里眼巴巴的等着,不就是盼着能把米国专家们接去医院‘参观’吗?

本以为至少要等到明天,甚至更久。

没想到这些米国专家们如此积极,这么快就要去惠尔医院,他简直乐坏了。

安排专家们上车后,闵副院长兴冲冲的拨通了谭院长的电话。

摄像师、记者都是提前安排到位。

到时候肯定要借机大肆炒作一番,为惠尔医院提升知名度与影响力。

谭院长接到电话后,自是兴奋不已,赶紧着手安排。

……

其实古月楼酒店距离惠尔医院并不远,最多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

李权看看手机,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二十七分。

也不知道苏菲早上抽了血,做的血常规检查结果如何?

还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他的手机响了,是苏炳然打来的。

“苏叔叔,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李权礼貌的问道。

“小李,你现在在哪?赶紧到惠尔医院来,我请的外国专家到了。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就会到惠尔医院。到时候,医院方面还要麻烦你打声招呼。”

苏炳然的语气很是急迫。

“嗯,好的,我正好也在赶往惠尔医院的路上。您只管带着专家去病房好了。”

李权觉得挺有意思。

自己请的米国专家是上午到的,苏炳然请的专家也是上午到的。

两波专家该不会坐的同一个航班吧?

挂完电话后,李权先向旁边的闵副院长汇报。

“闵院长,我女朋友的父亲也请来了米国专家,现在正赶往惠尔医院。您看能让他到咱们医院一起参加会诊吗?”

明知道闵院长不会拒绝,李权还是以询问的语气汇报此事。

“你女友的父亲也请来了米国专家?厉害呀!只要他们愿意到咱们医院会诊,自然没问题,本院热烈欢迎这些国外的知名专家到本院交流医学,一起会诊。”

闵院长震惊之余,又感到欣喜。

连着来了两拨外国专家,惠尔医院建院以来都没有这么热闹过。

平时,惠尔医院也曾试着邀请过外国专家。只是很难请动。

每年都只能眼馋的看着远洋医院请来了外国专家站台,扩大知名度与影响力。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惠尔医院出一回名了。

他赶紧把这事向谭院长作了汇报。

谭院长同样很高兴。

这可是为医院扬名的好机会。

外国专家来的越多越好。

“小李,你行啊。不但你有大本事,把米国最顶级的血液病专家整支团队都给请来了。没想到你未来的岳父同样厉害,居然也请动了米国专家,这可是很不简单哟。”

闵院长由衷的夸赞道。

“呵~!闵院长过奖了,我女朋友的父亲为了请米国专家,把房子都给卖了,足足花了五千万。”李权说到这件事情时,语气有些低沉。

他总觉得苏炳然应该是受骗了。

不过现在没见到那位罗伯特专家,他也不敢妄下定论。

李权想到爱克斯恩来自米国,或许听过这位罗伯特的大名。

“嗨,爱克斯恩教授,能跟您打听一个人吗?”李权用中文跟他交流道。

“请说!”

爱克斯恩点点头。

他对闵副院长也好,对杨副局长也罢,都是态度冰冷、傲然。唯独对李权非常尊重。

刚才在车上,李权诊断出杨副局长有血友病,令爱克斯恩感到非常惊奇。

因为他是在李权提醒之后才诊断出来的。

无形中,比李权逊色了不少。

像他们这种搞医术研究的,就只服比自己更强更厉害的人。

“我女友的父亲也请了一位米国著名专家,名字叫罗伯特,您听过这人吗?”李权问道。

“罗伯特?”

爱克斯恩一脸茫然。

“也是血液病领域的专家?”

米国的医师非常多,专家也是不计其数。毕竟全世界的顶尖人才几乎都汇集在了米国。

另外,米国的大学也是非常多。

源源不断的培养出新的顶级医学人才,再加上它的工资待遇远超其它国家,能留住人才。所以米国的医学专家是最多的。

在华国,一位博士级别的医学生,那绝对是抢手货,十分稀有。

可是在米国,不说随处可见,却也不少见。

估计就跟国内的研究生一样普通常见。

“没错,这位罗伯特的出诊费贵得吓人,开口就要五千万。说是米国最顶尖的白血病专家,治愈过千人以上。”

李权点头确认。

又补充了一些关于罗伯特的资料。

“五千万的出诊费?呕卖嘎的。”爱克斯恩教授一脸震惊。“李,我从没听说过米国的血液病领域有一位叫罗伯特的著名医生。还有,他的出诊费贵得太过离谱,你要让你的岳父当心那人是个骗子。”

爱克斯恩善意的提醒着李权。

“嗯,我也怀疑那人是个骗子。不过如果那人真有本事,我也就不好说什么,毕竟人是我女朋友的父亲请来的。”

李权点点头,表示明白。

“你们谁知道罗伯特这个人吗?”爱克斯恩教授用英语,把罗伯特的资料介绍了一下,然后询问手下的医师们。

大多数人摇头。

有一位黑皮肤的女医生听了后,用英语回答道。

“咱们米国的血液病领域从没听说过有一个叫罗伯特的著名专家,我一位朋友在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工作,正好管人事档案。我可以请她查一下这个人。有那人的照片资料吗?”

“那就麻烦您了,我立刻想办法把那人的照片弄过来!”

李权用英语直接与这个黑人姑娘交流。

只是他的口语很一般,说了两遍人家才听懂。

弄得他好不尴尬。

现在苏炳然接到了人,想要那个罗伯特的照片还不简单?

李权直接打电话过去,接通后,可以听到有人在旁边用英文交流。

看来苏炳然请的米国专家就在车上。

“小李,有什么事吗?惠尔医院答应了吗?”

“嗯,答应了。”

李权要说的可不是这件小事。

“苏叔叔,您听我说,现在您不要惊动那位米国专家,您想办法拍一张他的照片给我。我请米国朋友查一查您请的这人的底细。”

李权压低声音道。

“好!”

苏炳然挂断了电话。

没过几秒钟,一张照片发了过来。从拍摄角度来看,应该是偷拍的。

看来苏炳然倒也不是傻子,还挺机灵。

拿到了照片就好办了。

李权直接传给这位名叫安贝丽的黑人女医师。

“李,我现在就请朋友帮你查一下,不过可需要一点时间。”

她似乎对李权颇有好感,笑容特别亲切。

不知道是否因为有着黑皮肤映衬,李权总觉得她露出的牙齿格外洁白。

“伞丘~!”

李权连忙用英语道谢。

并不是每一位外国专家都能像爱克斯恩一样懂得中文。

中巴车的行驶速度并不快,即便道路很通畅,依然如此。李权知道司机很可能得了闵副院长暗中授意,故意用这种较为缓慢的速度行驶。

目的就是为了给惠尔医院多争取一些准备时间。

摄像机、记者要安排到位,肯定也是需要时间的。

十几分钟后,中班车慢慢驶近惠尔医院。

大门口,谭院长等人早就已经列好队,等着了。

国人就喜欢讲究排场。

也不完全是形式主义,把排场弄得十分盛大,可以讨好上级或者是贵宾,同时还可以用隆重的气氛大造声势。

另外由于国情本就是如此。

别人迎接领导、贵宾,都是大张旗鼓。唯独你迎接时遮遮掩掩,搞得冷冷清清,人家领导还以为你故意给他坐冷板凳呢?

谭院长与医院的主要领导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皆是脸带热情笑容的等着。

可以看到现场有记者、医院宣传部的职员,都已经准备好摄影机,随时准备把精彩画面录下来。

正当他们翘首以盼时。

一辆极为惹眼的加长林肯抢先驶进了医院。

到得门口时,加长林肯停了下来,车门打开。

苏炳然第一个下车后,赶紧打开后车门,恭敬的请后座的专家下车。

首先是一名黄头发,蓝眼睛的男子下了车。

紧跟着,一位打扮得很洋气的青年跟着走下车。

那名青年,如果李权在这里的话,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正是上次在苏菲生日宴会上,向苏菲强势求婚的洪颜俊。

不过后来被李权给比了下去。

最终灰头土脸的离场。

也不知道苏炳然怎么把洪颜俊也叫来了?难道仍然贼心不死,还想着为女儿找一个留过洋的女婿?

“哈哈,没想到惠尔医院搞的排场还挺大嘛!罗伯特先生,这都是用来迎接您的呢。”洪颜俊下车后,发现闪光灯对着自己一顿猛闪,眼睛都睁不开。

然后医院的领导们,一个个列队相迎。

他不禁大笑。

“顾的!顾的!”

罗伯特连连称赞,对惠尔医院用这种隆重至极的排场来接待他,感到十分满意。

谭院长等人却有些愕然。

本来是在这里等着迎接爱克斯恩教授等人的呀。

怎么先来的却是苏炳然请来的外国专家呢?

“院长,咱们现在怎么办?”

“先把人迎接进去,好好招待。”

谭院长到底是见过大风浪的人物。很快便镇定下来。

当即笑着上前热情的迎接。

“ome!”

谭院长好歹也是高级知识份子,来几句英语那是小儿科。

“谭院长,这位是我从米国请来的专家罗伯特医师。特意请他给我的女儿苏菲治疗白血病。他可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已经治好过不下千例病人。更是带来了先进的仪器与药物。”

苏炳然倒也认识谭院长。

连忙上前笑着介绍。

“欢迎欢迎!”谭院长热情的与罗伯特握手。

这时候,李权乘坐的中巴车也终于驶到了医院门口。

谭院长对这位罗伯特医师的底细不太清楚。但是李权请来的爱克斯恩教授,他是知道的,乃是米国最顶尖的血液病专家。

现在正主儿到了,肯定要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迎接正主儿上。

中巴车停下后,车门打开,外国专家们排着队的走下来。

旁边的洪颜俊看傻了眼。

这场景不对呀。

今儿个是怎么了?

一下子怎么来了这么多外国友人?

“不好意思,请把你们的车往里面开。我们要迎接一批更重要的外国专家。”谭院长对苏炳然说道。

“更重要的外国专家?”苏炳然心想,有什么专家比自己花五千万请来的更厉害?

再一看,十几位外国友人从中巴车内走下来。

最后下车的那位,居然是他的准女婿。

苏炳然有些傻眼。